* * *
  
  
  「碰碰碰!」門板被拍了三下,褚冥漾睜開迷濛的雙眼,傻呼呼的看著那微微震動的門板,大腦還未上機運作,耳朵倒是先接收了一堆威脅。
  
  「褚冥漾你是豬嗎?!還不趕快起來!都已經中午了你是想睡到死嗎?快給我起床!」白鈴慈忍到現在還衝上來叫人,之前因為女兒的一番話,打消了挖人起床的念頭,煮過午飯之後她真的忍不住了。
  
  『媽,漾漾那笨蛋個性妳也清楚,那白痴昨晚根本就沒睡,一直翻來翻去、走來走去的。』褚冥玥對著正要爬上二樓的母親說道:『偶爾讓他睡晚一點吧。』
  
  白鈴慈一邊回想著冥玥的話一邊拍著褚冥漾的門板,裡頭靜悄悄的,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響,白鈴慈瞇起美眸,冷冷的說:「褚冥漾你再不起床我就把門板劈了,把你趕出去睡街頭!」
  
  下一秒,她聽見重物摔落的聲音,然後是慌慌張張的腳步聲,眼前的門板迅速的被打開,露出一張有點慌張又睡眠不足的蒼白臉孔。
  
  「媽……早。」聲音嚴重沙啞,氣色也明顯的比昨天差很多,眼睛下還有黑色的淡影。
  
  白鈴慈微微皺起眉頭說道:「先下來吃飯,吃完要睡再去睡。」
  
  褚冥漾昏昏沉沉的應了一聲之後,打著呵欠走進浴室裡盥洗,冷涼的水讓他清醒了一點,也想起了那糾纏了他一晚害他睡不好的問題。
  
  褚冥漾苦著一張臉吐掉嘴裡的泡泡,含了幾口水沖掉泡泡,拿了毛巾隨便的抹了幾下之後,繼續擺著一張苦瓜臉下樓。
  
  褚冥玥嘴角挑著一抹淺淺的冷笑,看著自家弟弟帶著一張苦到可以榨汁的臉從樓梯上緩緩的走下來,開口說道:「你想好要怎麼跟隔壁的小鬼說了嗎?」
  
  褚冥漾極其哀怨的瞪了有點幸災樂禍的姊姊一眼,低低的說:「姊妳別再笑了……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
  
  褚冥玥雙手環胸,輕哼一聲,淡淡的開口說道:「沒人可以強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我和老媽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們都會支持你,還沒想到該怎麼做,那就找個好地方讓自己腦袋放空想清楚之後再說!」
  
  說完,褚冥玥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張免費甜點餐券,丟給褚冥漾,看了看店名,是一家風評不錯的咖啡廳。
  
  「想清楚了再回來,少在家裡擺那張怨婦臉傷眼。」褚冥玥揮了揮手,把自家弟弟趕出去吃蛋糕順便釐清思緒。
  
  褚冥漾握著免費甜食餐券,緩緩的微笑了起來,其實事情也不是那麼糟糕啦!至少還有老姊老媽……
  
  「褚冥漾你再繼續擺花痴臉不滾出去,就等著被我踢出去!」褚冥玥額際冒著青筋,瞪著褚冥漾一臉傻笑開花的感動表情,惡狠狠的威脅道。
  
  褚冥漾笑著揮手上樓,換了衣服之後就出門了。
  
  「漾漾去哪?不先吃飯啊?」白鈴慈看著自家兒子一身便裝出門,有點擔心的皺起眉頭。
  
  「那笨蛋出門找他的腦子去了,我有打電話過去先讓咖啡廳準備好簡餐等他了。」褚冥玥關掉電視,走上樓,撇撇唇輕聲呢喃道:「自己睡不好就算了……走來走去吵死人了……」
  
  白鈴慈笑了笑,知道自家的女兒其實也跟冰炎一樣彆扭,關心擔憂卻什麼都不說,老是動手比動嘴快,明明擔心了褚冥漾一整夜,卻還是一張嘴不饒人,不先開口損人一頓是不會伸手幫他一把的,老是用惡作劇來掩飾關心疼愛……這孩子也太不誠實了點!
  
  轉身進去廚房處理剛熱好的飯菜,白鈴慈只希望那笨蛋兒子能夠在剩下的一天時間內好好想清楚,不要做出氣死大家的決定……不過照那孩子想東想西的退縮個性,兩天對他來說還是不夠,太趕了,或許事情不會像預期的那麼順利……
  
  
  * * *
  
  
  褚冥漾呆坐在咖啡廳一整個下午,能吃到高檔蛋糕的喜悅已經褪去,只剩下一片空白和茫然。
  
  靜靜看著窗外的人群來來去去,情侶勾肩搭背笑鬧著走過,臉上掛著甜蜜的閃光笑容,閃的褚冥漾差點想抬手遮一下。
  
  褚冥漾愣愣的繼續看著過往的行人發呆,而後,視線落在休閒椅上的一對情侶,親暱的靠著肩貼在一起,真奇怪他們在這大熱天居然不會覺得又黏又熱……
  
  褚冥漾試著將那對情侶的閃光模式套在自己和冰炎身上,還沒開始想像就感到全身惡寒。
  
  褚冥漾趕緊放空思緒,不敢再亂七八糟想一堆,再想下去他可能會直接一頭撞死在旁邊厚實的玻璃窗上。
  
  他是出來想事情的不是出來殉情……呃,總之,他是出來讓自己想開的,不是讓自己更想不開……
  
  等到褚冥漾回神的時候,他剛剛的腦內大暴走又佔去了十分鐘,輕輕的嘆口氣,知道自己是今天是絕對想不通的,就現在的情況來說,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給冰炎一個……嗯,解釋、答覆、回答,什麼都好啦不是重點!他連自己在想什麼都搞不懂了,怎麼可能給冰炎一個好的回應!?
  
  他到底是怎看待冰炎的?
  
  褚冥漾光這個問題就想了很久很久,他不知道自己把冰炎定位在哪裡,鄰居小孩、青梅竹馬、朋友或是其他什麼的……
  
  太複雜的關係從來就不是他想要的,那也不適合他,偏偏……冰炎把他們之間的關係瞬間複雜化了,就像是有人突然丟給他一團打結的毛線球,並且要在兩天內解開它一樣困難!
  
  褚冥漾咬著叉子,舔掉上面的奶油,雖然肚子被餵的飽飽的很滿足,但是腦袋裡的思緒卻依然糾結成團,無法釐清,難不成明天真的要跟冰炎講說「對不起他想不出來請再多給我五天」這樣嗎?
  
  就算再多個十天二十天也沒用吧!
  
  啜了口巧克力牛奶,褚冥漾重重的嘆口氣,而且,他以後還要跟冰炎住一起……同在一個屋簷下,那感覺怎麼想怎麼不自在!
  
  不管給了什麼答案,兩人的關係都會有重大改變,這種情況下還要住一起實在是……呃、總不能把冰炎趕出去吧?
  
  輕輕的皺起眉頭,褚冥漾從沒想過關係一旦開始崩裂改變,會變得如此麻煩,讓他感到非常困擾,像是小竹刺一樣,不去一根根拔除的話,就沒辦法解決這種搔麻感,但是,拔掉之後,小刺留下的傷口又是那樣礙眼,彷彿在召告著什麼。
  
  很煩悶!真的很煩悶!
  
  將額頭靠上冰冰涼涼的桌面,褚冥漾吁了口氣,再怎麼樣逼迫自己,他也沒辦法將亂七八糟的思緒釐清,越去思索反而越頭痛越是想不清。
  
  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TBC
  
  
  * * *
  
  
  其實這集就是看褚冥漾變臉,苦瓜臉→怨婦臉→花痴臉。
  感謝鑑閱!(笑)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