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紅眼用力的瞪著那瓶黑色的噴漆罐,上面印著大大的三個字:殺蟲劑,冰炎抬手用力的往那慌張的學弟的後腦招呼過去,冷冷的說:「褚,你欠揍嗎?」
  
  你已經揍了!褚冥漾抱著後腦,眼前一片花白花白的小星星在閃爍。
  
  「你有意見嗎?」冰炎冷冷的反問,語氣中大有「如果你不要變出這種東西我也不會揍你所以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意味在。
  
  「呵呵,我倒覺得很符合意境,感覺上會有幫助呢。」夏碎輕笑著說,看著眼前到處亂鑽蠕動的黑色蟲子,微笑著叫出冬翎甩,將眼前的蟲揮開。
  
  謝謝你喔夏碎學長,但是你的言行如果合一的話我會更開心的!不過,至少比學長好多了!你那個無良的惡鬼搭檔只會把我推進火坑叫我自己想辦法爬出來!夏碎學長謝謝你的稱讚啊!
  
  「需要稱讚才有動力活下去?」冰炎不悅的瞪著那腦殘一堆的學弟,冷冷罵到:「褚你還沒斷奶嗎?」雖然早就知道在褚冥漾心中其他人都是好人,只有自己是頭頂著黑袍腳踩著某人的人權的無良惡鬼,但是聽見還是會覺得刺耳。
  
  褚冥漾摸摸鼻子,認命的拍了下手環喚出米納斯,順便請老頭公做了一個結界保護自己,省得到最後又壞事,然後又要被學長痛揍一頓。
  
  「褚,你還不算太笨嘛!」看著褚冥漾流暢的動作,冰炎挑挑眉,握著爆符槍衝上前將蟲子爆爛。
  
  噁,獸王族都是信奉暴力美學嗎?五色雞跟那棵混血的仙人掌都是這副德性,連有一半精靈血統的學長都這樣,獸王族的血統真是強勢的變態!
  
  「褚你可不可以安靜在後面做後勤就好?」冰炎咬牙切齒的桶爛一隻蟲之後,帶著兇狠的表情對褚冥漾說道,一旁的夏碎看著他們的互動,呵呵呵的輕笑著。
  
  褚冥漾摸摸鼻子,放空腦袋,專注在眼前的任務上,弄出了許多王水泡泡,把妄想撲上來的黑色怪蟲都腐蝕掉,合力殺光蟲子之後,冰炎彈了下手指一個銀色的傳送陣出現,一把揪起還在東張西望的褚冥漾,粗魯的丟進傳送陣裡,白光閃爍,人已經回到保健室。
  
  「唷!任務怎麼樣?」提爾一邊笑瞇瞇的問,一邊蹭過來想要碰碰冰炎,沒意外的被冰炎摔到牆壁上。
  
  「很不錯,多虧了褚的幫忙,這次任務很順利,而且毀損率大大下降了。」夏碎微笑著回道,紫眸看著那成長不少的學弟,有著欣慰和開心,再看向另一邊若有所思的彆扭搭檔,夏碎輕笑了兩聲。
  
  「啊,沒有啦……」被人這麼一說,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抓抓臉,偷偷瞄了冰炎一眼,一不小心對上那雙紅眼,迅速的將視線轉開。
  
  老是被抓去出不相干的任務,想要不成長很難吧?每次都被丟在旁邊,只留下一句「想辦法自保」人就衝上去殺敵砍怪了,我一個人不學著做點什麼哪天真的就要去跟阿嬤泡茶了!
  
  「褚,你今天特別有意見嘛!」冰炎帶著惡鬼般的表情冷笑說道,臉上冒著青筋,手握成拳,往褚冥漾後腦揮去,「叩」一聲非常響亮。
  
  「冰炎,你這樣總有一天會把人家小朋友腦袋打壞喔!」提爾看著抱著後腦、噴著眼淚的褚冥漾說道。
  
  「早就壞了不差我這幾下!」冰炎哼了一聲,把還蹲在地上哀哀叫的褚冥漾一腳踢進不知何時張開的傳送陣裡,聽著學弟的哀嚎,冰炎愉悅的說:「褚,我把目的地設在教室外,你要自己想辦法追教室啊!」
  
  褚冥漾驚恐的轉過頭,還來不及慘叫,就已經被傳到教室外了,看著眼前活蹦亂跳的教室,褚冥漾只覺得頭昏腦脹,氣數已盡!
  
  鼻尖聞到一股清淡的香氣,伸手摸向涼涼的後腦,指尖碰到了藥膏的滑膩感,褚冥漾想起剛剛被踢進傳送陣前,冰炎似乎迅速的摸了下自己的後腦,嘴角輕輕的彎起,正當他沉溺在冰炎難得的溫柔中時,眼前落下了一大片黑影,原來是被擋路擋的很不開心的教室高高跳起想把他重重壓扁。
  
  「啊啊啊────」尖叫著喚出米納斯,褚冥漾脫口而出那串被強迫記憶了許多次的教室名字:「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你再不停下來我就爆了你!」
  
  完了我跟學長學壞了!早就說不要加上這句啊啊啊────
  
  冰炎愉快的站在窗邊,看著那慌張掏出米納斯對著教室喊出一大串名字的學弟,嘴角勾起一抹笑說道:「還是有點進步嘛!」
  
  提爾看了那個笑容大為噴茶,夏碎曖昧的輕笑了下,看著冰炎臉上那種滿意又有點溫柔的笑容。
  
  
  
  
  END
  
  
  * * *
  
  
  啊啊,實際拿到灰灰的實體書我感到好感痛啊!(感動到口齒不清)
  (看到自己的贈文收在裡面的感覺好奇怪。(傻笑))
  最後,感謝鑑閱啊大家!(正色)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