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一下樓就看見冰炎坐在客廳裡,還來不及跑回房間躲起來,那雙紅眼抬起,視線交錯,瞬間讓他全身僵硬不知所措。
  
  為什麼一大清早就會看見冰炎?
  
  褚冥漾原本還有點昏沉的腦子瞬間清醒起來,以前所未見的高速開始運轉。
  
  今天就是……唔啊啊啊────就是今天!媽媽呀────
  
  褚冥漾臉色變得非常精采,整個人僵在樓梯上,眼神悄悄的往客廳內飄去,發現冰炎依然直勾勾的看著自己,褚冥漾整個緊張到腿軟。
  
  為什麼緊張的要命的是他啊?!怎麼罪魁禍首還可以這麼氣定神閒的坐著?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啊啊啊────
  
  「褚冥漾你要被我揪下來還是自己下來吃早餐,自己選一個!」不知何時白鈴慈瞇著一雙美目站在樓梯口,氣勢洶洶的瞪著樓梯上一動也不動的褚冥漾。
  
  褚冥漾趕緊奔下樓,縮著肩膀經過自家老媽身邊,被白鈴慈重重的敲了下後腦,掛著傻笑走進廚房,一時忘了冰炎的事,等到進了廚房之後,才發現老媽沒有跟在後面,進來的是不知道打哪出現的褚冥玥。
  
  「幹麻那張臉?」褚冥玥涼涼的拿了碗筷,伸手輕敲了一下自家老弟的額頭,坐到位置上,瞄了一下褚冥漾心神不寧的樣子,輕哼了一聲。
  
  「老媽早。」褚冥漾的視線飄向白鈴慈的後方,沒看到冰炎的身影,悄悄的鬆了口氣。
  
  「看什麼?找冰炎的話他回去了,哪,拿去。」白鈴慈把一張折的整齊的小紙條交給褚冥漾,又回到爐子前開始忙著準備午餐的滷肉。
  
  褚冥漾垂眼看著紙條,從那對折的龜毛折法很明顯的可以看出是誰要給自己的,但是他卻不敢打開。
  
  褚冥玥靜靜的吃著早餐,難得沒有開口調侃自家弟弟,那雙精明的黑眸慵懶的瞟了下褚冥漾,嘴角輕撇了下,說道:「你瞪再久那張紙條也不會消失,少在那邊拖拖拉拉的,早死還可以早超生。」
  
  褚冥漾有點無奈的嘆口氣,伸手攤開紙條,喃喃唸出紙條上的字句:「下午兩點,Atlantis咖啡廳。」
  
  「你給我吃完午餐再過去,現在,先把這碗稀飯吃掉。」聽見褚冥漾的低喃之後,白鈴慈轉過身,將裝著白粥的碗放到他面前,帶著一臉令人發毛的微笑說道。
  
  這兩天,要不是有白鈴慈盯著褚冥漾的作息和三餐,某個忙著苦惱終生大事的人是絕對不會按時吃飯的,肯定又是餓到肚子痛了才會想起來自己還沒吃飯。
  
  白鈴慈轉過身,看顧著爐火,輕輕的嘆了口氣,想到自己的笨兒子以後要是真的沒了冰炎照顧,是不是哪天就真的會把自己弄得送醫急救去了?
  
  平常罵歸罵,但是真的出了事情的時候,還是以自己的孩子為優先,雖然對冰炎感到很抱歉,可是在這種情況下,真的只能對他說抱歉了。
  
  白鈴慈淺淺的吁了口氣,有點疲憊的揉揉額頭。
  
  不管結果怎樣,她都會支持自家兒子的。
  
  白鈴慈心裡煩惱,褚冥漾也糾結,一想到下午就要跟冰炎見面說清楚講明白,他就覺得開始頭痛胃抽腳酸腿麻手軟肩無力,他真的覺得全身上下不管有病沒病,全都開始痛起來了!
  
  褚冥漾胡亂的吞掉稀飯,坐到沙發上開始發楞,再度嘗試要解開自己紊亂的思緒,一坐就坐到中午,重點是他的腦袋依然糾結的可以,結論也還沒出來!在這樣下去他下午就真的要開天窗了!
  
  ……不知道爽冰炎約會怎麼漾?
  
  食不知味的吃掉了午飯,緊張的情緒讓他吃下的飯菜像是一顆顆石頭在他胃裡翻攪個不停,撫著脹的有點難受的肚子,褚冥漾攤在椅子上,焦慮不安的扭絞著手指。
  
  褚冥漾焦躁難耐,完全坐不住,套上鞋子,想到外面走走順便繞繞,看看能不能減緩緊張的心情。
  
  「等等,這個。」褚冥玥突然冒出來叫住他,把兩張紙往他手裡塞,然後揮揮手逕自往客廳走去。
  
  褚冥漾看了看手裡的紙,居然是兩張Atlantis咖啡廳的兩折午茶券,帶著感動又有點無奈的笑,這大概又是哪個無緣的追求者奉上的,沒想到老姊會這麼輕易的就塞給別人吧……
  
  等等現在不是感動的時候!與其說是點心券……搭上現在的情況我根本就是拿著地獄入場券準備去地府逛一圈啊!
  
  褚冥漾捏著兩折券垮著臉出門了,已經好久沒這樣一個人出門了,更別說這樣悠閒的到處亂晃,以往不是被不知道哪裡飛來的球K到,就是被天上掉下來的鬼東西砸到,早就躺進醫院了,哪還有時間力氣到處跑……
  
  怎麼淨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褚冥漾緩緩的走過轉角,遠遠的就看到冰炎已經站在門口等了,長相中性又漂亮,身材纖細,只要站在那裡就好像會發光一樣,根本是會走路的燈泡……呃、發光體,很難讓人不注意。
  
  結果這樣的一個人居然對自己告白?
  
  褚冥漾愣著,站在轉角望著冰炎,距離遙遠他看不清楚冰炎的表情,但是那雙微微瞇起的漂亮紅眼,漫不經心的落在人群裡,像在找著什麼,不理會路人經驗的視線和議論,就這樣站在門口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潮,直到那雙紅眼突然轉過來,跟自己對上,那瞬間,那耀眼燦爛的紅色眼瞳,似乎又變得更加美麗了。
  
  冰炎靜靜的看了褚冥漾一會兒之後,就轉身踏進咖啡廳裡,褚冥漾愣了一下,雙腳自動自發的往前走,跟了進去,黑眸在店內游移了一圈,找到了坐在角落的冰炎,雙腳不受控制的走過去,然後落座。
  
  服務生一秒不差,以完美的笑容和姿態出現,問道:「請問需要什麼嗎?」
  
  我需要一杯喝了會上天堂的飲料!
  
  褚冥漾的腦中瞬間跑出這句莫名其妙的話。
  
  
  
  
  TBC
  
  
  * * *
  
  
  下一章就會來真的了XD
  這章是前奏XDD(前戲?←毆)
  哪哪、感謝鑑閱!(笑)
  (我發什麼瘋搞成日更神經病啊我!囧)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