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點完餐之後才發現冰炎什麼都沒點,正要開口問的時候,只見他端起一只瓷杯緩緩啜了一口,眉頭一皺,冰炎見了,開口說道:「這是紅茶,不是咖啡。」
  
  「咦?欸、噢。」褚冥漾搔搔臉,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反應過度了。
  
  服務生輕輕的彎身之後無聲的離去,他們之間除了茶香之外,就只剩下沉默、尷尬和侷促不安……好吧,只有他一個人在焦躁,冰炎看起來很閒適,悠哉的啜飲著紅茶。
  
  褚冥漾看著反射著陽光的潔淨桌面,看著旁邊的盆栽和擺設,看著窗外的行人和街景,什麼都看,就是沒勇氣看著冰炎。
  
  冰炎也不強迫他,靜靜的喝著紅茶,看著褚冥漾眼神不斷飄移,臉上露出一種不知所措的苦惱表情,垂下眼,盯著泛起漣漪的琥珀色茶水,倒映出自己冷靜的表情。
  
  只有給兩天果然是不夠的吧……還是說,就算給十天,對方的答案依然會一樣?
  
  冰炎輕輕的放下茶杯,抬眼看著褚冥漾顯得緊張不已的表情,和輕輕蠕動呢喃著什麼的紅唇,看起來真的不像是社會人士,倒像是個學生什麼的,這樣該說他適應社會的能力慢,還是該說他的氣質清純?
  
  侍者靜靜的上了餐點,看到雙層巧克力慕思蛋糕和蜂蜜鮮奶茶的精緻組合,褚冥漾的眼睛亮了起來,開心的拿起叉子嚐了一口,滿足的舔舔唇,好吃的慕思蛋糕讓他忘記了正事,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等到盤子裡最後一塊蛋糕進了他的肚子,褚冥漾才想起來他今天來不是為了吃蛋糕!
  
  悄悄的看了冰炎一眼,發現對方沒有不耐煩,依然沉靜的喝著茶,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淡漠的表情讓褚冥漾感到些微的慌亂,他卻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在慌張什麼。
  
  捏起裝著蜂蜜的小瓷瓶倒進奶白的茶水中,褚冥漾用眼角偷偷覷著垂眸專注看著茶水的冰炎,輕輕的咳了一下,對方沒有抬起頭,依舊注視著杯裡的紅茶,褚冥漾有點尷尬的開口:「那個……冰炎?」
  
  冰炎輕輕的抬眼,看著褚冥漾,瞬間,褚冥漾覺得剛剛準備好的話似乎都哽在喉嚨,一個字都講不出來,只能張著嘴,傻傻的看著冰炎。
  
  「你的手不酸嗎?」冰炎打破這詭異的沉默,看著褚冥漾維持著倒蜂蜜姿勢的右手問道。
  
  褚冥漾尷尬的放下瓷瓶收回手,在桌面下緊張的扭絞著十指,低頭看著映著自己倒影的玻璃蛋糕盤,吶吶的開口:「關於……嗯,你前天說的,我想……呃、我不討厭你,我還滿喜歡你的,冰炎,只是……我不覺得,嗯,這兩種喜歡是一樣的,所以……」所以多謝錯愛?褚冥漾突然很想一拳敲爛自己。
  
  「……嗯。」冰炎重新替自己添了一杯紅茶,舉至唇前,白白的霧氣掩住他的表情。
  
  「我想……呃、用你的標準來講的話,我是……不喜歡你的吧……」褚冥漾緊張的說。
  
  這句話一說出口,心裡微微的放鬆下來,褚冥漾小聲的補上一句:「抱、抱歉……」
  
  「嗯。」冰炎輕輕的應了一聲,放下瓷杯,看著褚冥漾,表情冷靜,但是心裡有種失落感。
  
  本來就是倉促而成的計畫,就算失敗了也沒什麼好失落,只要再重新修訂一個就好了,只是,這種事情還有辦法重來嗎?
  
  冰炎輕輕的皺起眉,思緒被這種惱人的情緒干擾,沒辦法好好的思考,要先放下這些討人厭的東西才能再繼續前進,他可是一點都不想拖著那些拉里拉雜的東西往前走。
  
  很久都沒有動靜,褚冥漾緊張的看著表情露出一點點失望的冰炎,感到罪惡感和許多他說不出口也分不清的複雜感覺交織而成的情緒──某種他沒辦法釐清的情緒。
  
  過了一段時間,冰炎輕輕的吐了口氣,再度抬起頭,臉上恢復一片平靜,只是那雙原本燦亮的紅眼黯淡了一些,不像平常總是晶紅有神的樣子,連那漂亮的銀髮似乎也跟著微微黯淡下來了。
  
  「嗯,既然如此,我已經跟爸爸和父親討論過了,我想一個人出去外面住。」冰炎淡淡的說,語氣非常平靜。
  
  「但是你還只是高中生這樣沒有監護人是不對的!」褚冥漾緊張的說,講話顛三倒四、語無倫次,雖然緊張,但是心裡卻又偷偷的鬆了口氣。
  
  「我會搬出去,在你的公寓那社區裡再找一間空房,這樣還是可以照顧的到的,我不會去修改學籍資料,所以我的學籍還是掛在你的名下,不用擔心。」冰炎放緩速度,慢慢的說給著急的褚冥漾聽。
  
  「我已經問過管理員了,他說空房還有很多,你住七樓不是嗎?十樓就有一間空房,我搬到十樓去,這樣就沒問題了。」冰炎看著褚冥漾有點擔心的表情,淡淡的、淺淺的微笑了,輕輕的說:「還有,該說抱歉的不是你,是我。」
  
  冰炎起身,套上薄外套拎起側背包,褚冥漾趕緊掏出口袋裡的兩折券要給冰炎,冰炎只是輕輕的推回去說:「我已經付過自己的了,你留著自己用。」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走出門口,然後剛剛的記憶快速的在腦內一遍遍播放,但是,畫面總是停在冰炎那有點失望的表情,然後又倒帶重來。
  
  褚冥漾緩緩的捧起茶杯啜了一口,裡頭溫熱的蜂蜜鮮奶茶已經涼掉了,味道變得過份甜膩,微微皺起眉,輕輕的咕噥了聲「好甜」後,伸手拿過冰炎的茶杯,灌了一大口,眉頭皺的更厲害。
  
  「冷掉了,好苦……」
  
  
  
  
  TBC
  
  
  * * *
  
  
  這就是冰炎搬家的原因。(燦笑)
  被拒絕了呢!(繼續燦笑)
  感謝鑑閱!(呵呵)
  (可以打上END嗎?←喂!!!)
  
  (有時候思考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容易鬼打牆的,所以別說他慢啊~~(苦笑))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