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有點恍惚的走回家,覺得事情解決完之後,反而有點空虛和茫然,有種不切實際的感覺。
  
  愣愣的站在家門外,決定偷偷的躲回房間,避開兩個大魔王的拷問,可惜自家老姊和母親早已堵在門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呃、我、我回來了。」褚冥漾有點氣虛的說,雙眼四處亂飄不敢看著自家姊姊和母親。
  
  褚冥玥和白鈴慈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褚冥漾,兩雙相似的驚人的漂亮黑眸直勾勾的盯著他,讓他感到頭皮發麻。
  
  在褚冥漾緊繃到最高點時,白鈴慈也有了動作,淡淡的說了聲「回來就好」後,轉身走進廚房,開始準備晚餐,褚冥玥只是揮揮手把他趕去樓上睡覺,兩人異常的反應讓褚冥漾不知所措。
  
  「還愣著幹麻?要我扛你到樓上嗎?」褚冥玥一邊說一邊扳起手指,好像是在說「你再不滾上樓我就把你打扁再丟上去」一樣!
  
  深怕下一秒褚冥玥就付諸行動,褚冥漾慌慌張張的跑上樓,錯過了褚冥玥有點無奈的嘆息。
  
  褚冥漾倒進床舖裡,這幾天來的疲倦和睡意急速湧上,沒多久他就睡著了,比起前兩天的頻夢和失眠,這個下午,他什麼夢都沒有做,一覺到天明。
  
  早晨的陽光透進房間,少了窗簾的阻擋,更顯得刺眼,褚冥漾眨了兩下眼睛,愣愣的看著窗外淡金色的暈黃晨曦,天空一如往常是清澈的淺藍,他爬起身,從窗戶瞄了下對面的房間,不透光的深色窗簾緊緊拉起,他不知道冰炎是不是還在睡覺,還是已經起床……
  
  褚冥漾感到一陣莫名的尷尬,伸手拉起窗廉,跑進浴室刷牙和洗澡,之後,當他帶著一身水氣踏出門口時,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假期已經結束,他等下還必須回去上班……等下坐車就要跟冰炎碰面了……
  
  有點煩悶的抓了抓溼漉漉的頭髮,滴了滿地的水珠,悶悶的抓起毛巾用力擦拭著溼答答的頭髮,一邊走下樓,悶悶的抓著母親做的饅頭夾蛋嚼著。
  
  「剛剛,凡斯來跟我說,冰炎已經回去了,搭早班的火車趕回去上課了。」白鈴慈看著自家兒子,淡淡的說道。
  
  突然聽見冰炎的名字讓褚冥漾嚇了一跳,一口饅頭差點鯁在喉嚨,只能瞪大眼睛看著白鈴慈,不知道該回應些什麼。
  
  「他們說,已經替冰炎搬好家了,你不用擔心那麼多。」白鈴慈淡淡的說道。
  
  「這麼快?!」這消息讓他全身僵硬。
  
  「昨晚就搬好了。」白鈴慈說完之後,開始轉而叨念起褚冥漾:「吃飽了就趕快去收拾一下,不是要上班?還愣著做什麼?等著我把你掃出門嗎?」迅速的把褚冥漾趕上樓收拾行李,看著他的背影,白鈴慈輕輕的嘆口氣。
  
  褚冥漾感到有點混亂,怎麼昨天才剛談完那種事,冰炎就馬上都處理好了?難道自己的回答也在他的預料中?所以才可以這麼迅速的做出……呃嗯,應對?
  
  褚冥漾背起包包,一邊思索著一邊走向大門,看見褚冥玥靠著牆壁,似乎在等他的樣子。
  
  「姊。」吶吶的叫了一聲,褚冥漾不知所措的站著。
  
  「不趕快出門你是要挑戰追火車嗎?」褚冥玥涼涼的說,看著自家弟弟有點慌張的套上鞋子,輕輕的哼了一聲。
  
  「我常常告訴你:『想好再做決定。』」褚冥玥平靜的開口。
  
  「什麼東西?」褚冥漾轉過頭,疑惑的問。
  
  「聽好了,你想怎麼做、想怎麼說,都要發自真心,你這次是真的有用心嗎?我只感覺到,你很混亂,你找不到自己要什麼。」褚冥玥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逕自說完想說的話之後就把他推出門,一腳把人踢進外面等候的計程車裡,探進車裡,跟司機說了聲「車站」,順手把車錢塞給褚冥漾,退出去,隨意的對他揮了揮手。
  
  褚冥漾專注的看著照後鏡那抹身影,不懂褚冥玥對他講的那些話,到底有什麼含義,是在暗示什麼嗎?
  
  帶著滿肚子的疑惑來到車站,褚冥漾小心的護好背包,看見各式各樣的制服和書包擠滿了月台,心不在焉的走上了車廂,坐在位置上愣愣的望著窗外開始發呆,也沒特別在想什麼,就只是看著窗外的風景,腦中也一幕幕的閃過跟冰炎相處的情景。
  
  腦中突然冒出褚冥玥那句「我只感覺到,你找不到自己要什麼。」讓他瞬間有種冷汗直流、心跳加速的感覺,但是他卻說不出為什麼。
  
  有種心虛感,但是,他是真的很認真的考慮過之後才拒絕的……不是嗎?
  
  褚冥漾也混亂了,認真的把讓他感到無比罪惡的那一天仔細的、反覆的想過好幾遍,但是他依然不知道究竟哪裡說錯話,假設、只是假設,如果這不是他認真想要的結果,那他原本期望的什麼?
  
  想的越多他越感到動搖,越感到心慌,如果,他連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說「不喜歡」都不確定,那、那……那麼,那一天下午又算是什麼?
  
  煩躁讓褚冥漾想大叫,但是他沒有,只是咬緊牙關,用力閉上眼,不讓那些混亂的東西干擾他的情緒,他已經做了決定了!
  
  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氣,感到莫名的惱怒。
  
  為什麼他要為那些話動搖?!那些、那些……根本是妖言惑眾的東西!呃、不!拜託我不是那個意思!請不要告訴老姊啊啊啊────
  
  褚冥漾感到一陣惡寒,馬上為自己這樣大逆不道的思想懺悔。
  
  褚冥漾真的困惑了,他不懂為什麼褚冥玥要講那種像是……呃嗯,惡意中傷的話,他明白自家姊姊嘴巴雖然不留情,但是從來不會講那種攻擊性的話語,雖然常常忽略他的人權,但是絕對不會干涉他做決定,但是為什麼這次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褚冥漾不懂,真的不懂。
  
  難道、難道……連在老姊心中,自己都比不上冰炎嗎?
  
  這理由真是太蠢了,蠢到他自己都想唾棄自己……但是,呃、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理由,那是為了什麼?
  
  
  
  
  TBC
  
  
  * * *
  
  
  開始思考了!(大笑)
  感謝鑑閱!(正色)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