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渾渾噩噩的回到公司,茫然的度過下午,完全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正事,腦中好像空白一片,但是又好像有很多東西塞在腦袋裡,覺得整個腦袋昏昏脹脹的,褚冥玥和千冬歲的那些話,不斷不斷在他腦海中響起,不停提醒他那天的事。
  
  那天他拒絕了冰炎,在腦筋混亂了兩天之後,好不容易解脫了卻被人說這樣不對、有欠周全,要傾聽心裡真正的聲音,不能這樣隨便亂來。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跑著螢幕保護程式的電腦,畫面上一張張的投影片,有小時候的冰炎不怎麼情願的獨照、家人的大合影、兩家人的出遊照片,最多的是小冰炎和自己的合照,雖然只是有點彆扭的笑著,但是看起來很開心,那雙紅眼從沒看著鏡頭,總是看著自己,而照片裡的自己總是在做著奇怪的事,像是滑倒、摔跤或是指著什麼尖叫,而冰炎只是一直看著、一直笑著。
  
  看樣子冰炎當時也不知道自己被偷拍吧!
  
  褚冥漾想起很久之前,去冰炎家找他玩的時候,亞那興高采烈的拿了一堆照片給他看的情形,冰炎只是臭著一張臉,倒也沒阻止自家父親的動作。
  
  『小時候感覺還沒這麼敏銳,長大了就不喜歡給人拍照啦!』亞那帶著感傷的老父笑容說道,手上拿著照片一張張的翻看著,低聲的咕噥著:『連好不容易拗到的獨照都是這種表情……難道就不能笑一笑嗎?』
  
  每一張、每一張獨照都是臭著臉,要不然就是陰沉著臉不看鏡頭。
  
  記得那時,自己從桌上的照片堆揀了幾張照片出來說:『有啊,這幾張就有笑啦!笑的很可愛!』
  
  亞那看了一下之後,露出奇怪的笑容說:『噢!這我倒是沒注意到呢!冰炎你看你笑的多開心啊!』一邊把照片遞到自家兒子面前,笑的一臉詭異,冰炎瞟了幾眼之後,撇過頭,淡淡的紅了臉。
  
  那時完全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表現這麼詭異,現在想想,自己挑出來的照片都是兩人的合照,要不然就是兩人相處時的樣子,冰炎身上的冷銳氣息就會少一點,變的有禮貌和主動,一直以為那是因為面對長輩的關係,但是現在想想似乎不是?
  
  褚冥漾瞇起眼,想起某次冰炎和自家姊姊吵架的事,忘記為什麼會變成那樣了,只記得兩人彼此冷冷的刺了幾句,氣氛非常不愉快,那聲「褚姊」怎麼聽怎麼諷刺,一點都沒有平常的禮貌和客氣。
  
  某些時候,對亞那的態度也沒有說……咳咳,尊重,叨唸亞那的功力比凡斯還厲害!
  
  褚冥漾翻遍腦海中的記憶,也只有第一次見面時冰炎的態度比較尖銳,還有升上國中那次叫自己不要再去接送他那次,從那之後就態度詭異,除此之外,都是相處融洽的,並沒有什麼摩擦和疙瘩。
  
  ……不對,怎麼變成照片回溯了?!
  
  褚冥漾整了整心神,但是過沒多久,又開始看著螢幕上秀出的照片發起呆來,在心裡默默的回想著那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拍攝的,甚至還記得當天的天氣!
  
  褚冥漾這才發現,他的生命中有一大半都是被冰炎佔去,他看著冰炎一路成長,冰炎伴著他一路走過來,彼此在生命中都佔了很大的比例,可以說是有他就有冰炎,有冰炎就有他。
  
  突然一張照片映入黑眸,褚冥漾驚訝的睜大眼睛,動了動滑鼠消去保護程式,從資料夾中找出剛剛那張照片,瞇眼看著一群瘋狂的大人後面的兩個影子,一個是冰炎一個是自己。
  
  看了看日期,照片是冰炎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拍的,那次是為了慶祝自家老姊的生日,所以兩家人一起出遊露營,照片中的冰炎握著烤肉刷,微微偏過頭看著自己,而自己正專心的把一片片的肉片小心的浸漬在醃醬裡。
  
  那雙紅眼專心的看著自己,就像看著很重要的什麼一樣。
  
  褚冥漾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點困窘,是因為冰炎說了那些話所以讓自己反應過度了,還是因為其他自己還沒想仔細的原因?
  
  回過神才發現已經到了下班時間,而自己卻還沒把今日的工作做完,幸好這些資料不是很急,可以帶回家處理。
  
  褚冥漾將所有的東西收進包包裡,關掉電腦,回家的路上都在想著那些照片,還有當時亞那笑瞇瞇的說了一句:『拍照的對象真的很重要!』
  
  當時自己笑笑的附和了,沒有想很多,只是單純的覺得拍照的對象真的很重要,現在想想亞那的話似乎別有深意,仔細想想之後感覺有點恐怖。
  
  這不就代表其實亞那從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嗎?那時候冰炎還這麼小,居然就……就有這種「覺悟」,該說是早熟還是什麼啊……
  
  冰炎一直對他很好,從小時候的善意到長大後的照顧,已經好到過了頭,但是自己因為適應了那種相處方式,所以一直沒注意到,還覺得很正常。
  
  自以為是的想像著有兄弟的氣氛應該就像那樣,不能相信其實兄弟就是打打鬧鬧的長大,而非照顧與付出,現在跳脫了那種環境氣氛之後,發現兩人間的相處真的有點詭異,自己也就這樣不知不覺間習慣了,真是要命!
  
  所以自己真的很笨,跟雪野老師說的一樣:有欠周全!根本完全沒有想清楚就講出那種話,然後還自以為可以解脫,卻沒有搞清楚狀況,所以真的很蠢,完全沒在狀況內,只顧著要擺脫這種尷尬的狀況而忽略了真正的想法和冰炎的心意,所以冰炎搬走是正確的……省得老是看了就會傷心……
  
  褚冥漾無力的走進樓梯間準備搭電梯,看見一個垂著頭看書的身影也站在電梯前,小心的排在他後面不去干擾對方,沒想到對方卻回過頭,低低的喚了一聲:「褚?」
  
  抬起頭對上那雙紅眼,褚冥漾瞬間大腦斷線了一下,結結巴巴的說:「啊、啊冰、冰炎啊……晚安。」
  
  「晚安。」冰炎只是淡淡的說道,然後伸手拿過褚冥漾手上的電腦袋,態度自然的像是之前一樣。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說,最想說的是「對不起」,但是總覺得說出這三個字之後反而會讓情況更糟糕,可是又想不出其他的話,總不能說謝謝你吧?
  
  「晚上打算吃什麼?」冰炎撇過頭看著他,問道。
  
  「呃、清蒸魚,老媽早上給了我一條魚。」褚冥漾反射般的回答道,但是後知後覺的想起來:自己忘記把魚冰進冰箱了!早就臭掉了吧!
  
  
  
  
  TBC
  
  
  * * *
  
  
  對!他們的愛情也臭掉了!(不對!)
  早上跨行匯款的時候把戶名寫錯,被郵局的人通知|||||(無言)
  我把 「波」看成「彼」,還偷偷嫌人家的名字奇怪……(完全是自己眼殘囧)
  感謝鍵閱&感謝收看廢話!(笑)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