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慎入!被雷到絕對不管!
  「安」是指「安因」

  
    
  
  * * *
  
  
  「您好,木之天使安因。」冰炎有禮的欠身,從今天之後,自己跟安因就是四樓的住戶了,是鄰居了,打招呼和保持良好關係是必要的。
  
  「您好,殿下。」安因淡淡的說道,緩緩綻開一個微笑,讓那張原本冷漠淡然的臉變得柔和起來,燦金色的長髮和天空般的湛藍眼眸,身上有種舒爽輕柔的氣質。
  
  看著安因的笑容,冰炎不自覺的輕輕彎起嘴角,感覺上似乎是個溫柔而且值得信賴的人,是起來滿好相處的,大概是本性造就了個性吧。
  
  入住黑館的第一天晚上,冰炎馬上推翻自己的想法,見識到對方凶狠而且瘋狂的一面,下手非常不留情,幾乎把整個房間轟掉一半。
  
  房間外有細微的聲響傳來,伴隨著幾不可察的震動,突然一聲爆炸和衝破雲霄的怒吼,冰炎瞪大眼睛,認出了安因的聲音,開門一看,發現安因的房門微微敞開著,裡面還有一些灰塵和碎屑飄出來,帶著濃厚的血腥味和鬼族氣息。
  
  冰炎握緊幻武走近一看,發現安因的房間開了好大一個洞,牆壁上佈滿龜裂的痕跡,安因握著長刀站在大洞前,燦金色的長髮微微飄動,身上的黑色袍子翻飛著,湛藍色的眼眸在月光照射下變得透亮而且淺淡,手中的長刀泛著銀亮的冷光。
  
  那是一幅衝突性的畫面,但是,卻美的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殿下,抱歉,吵到您了。」安因半回過頭,聲音有點緊繃帶了點銳利,眼中的殺氣還沒全部歛去,那雙透明的冷淡藍眸對上冰炎的紅眼,霎那,冰炎不自覺屏息。
  
  那是像冰一樣的顏色,冷冷的,刺人的。
  
  冰炎沒想過,原來同一雙眼眸,可以這麼多變,可以溫柔,也可以冷然,冷漠而高傲的視線投射在腳邊的焦黑碎塊,溫潤的唇揚起一個傲然冷漠的弧度。
  
  過不到幾分鐘,房間就自動復原成原本的樣子,冰炎見對方不需要幫助,默默的收起武器,準備回房休息。
  
  「殿下。」安因的聲音不再冷漠尖銳,恢復成之前的溫和柔潤,帶著真心的感謝說道:「不好意思,驚動您特地過來。」
  
  冰炎頓了一下,回過身,看著安因有點苦澀的表情,淡淡的點點頭回道:「不會,還有,請別叫我殿下,稱我冰炎就好,論輩分、論智識,我都還比不上您。」
  
  安因看著冰炎認真的表情,彎了彎嘴角,從善如流的說:「冰炎。」
  
  那溫潤的嗓音溫柔的敲進冰炎心底,讓冰炎感到心臟重敲了一下。
  
  「也請稱我安因就好……」說著說著,安因輕輕的揚起嘴角,淡淡的說,表情變得很朦朧很模糊,讓人無法完全參透。
  
  「晚安。」安因在他轉過身的瞬間說道:「冰炎。」
  
  那低柔的呢喃,無聲的纏繞住冰炎,不斷地在腦海中迴盪著,餘音不絕。
  
  
  * * *
  
  
  冰炎站在樹洞前,將手伸進去,瞇起眼思考,不一會兒,樹洞裡掉出了好幾本書,瞇起紅眼看著那些書,稍稍翻了一下,發現並不是自己想要的,冰炎微微蹙起眉。
  
  「冰炎。」溫潤好聽的嗓音從後面傳來,冰炎頓了一下,轉頭一看,是安因,對方拿著一本書優雅的從樓梯那端走上來。
  
  「您好。」冰炎看著安因將書還回去,那雙湛藍的眸子看向自己手上的書,微微偏了偏頭。
  
  「符咒學嗎……」安因稍稍想了一下,然後展開一個漂亮的笑,說道:「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一起討論?」
  
  冰炎看著對方誠懇漂亮的臉,聽著對方柔潤的嗓音,覺得有點麻麻的感覺,不自覺的點點頭,坐到一旁的涼亭,安因攤開書本,低聲的跟冰炎一起研究、討論,冰炎聽著安因清雅的聲音,感覺到心情有點奇妙,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安因給他的感覺就像是春風一樣的感覺,微涼舒適又溫柔,平常的時候表情可以說是冷峻,連那頭燦爛的金色長髮都變得有些冷漠,但是,微笑起來的樣子讓人無法拒絕,湛藍的眼眸像是水一樣柔軟。
  
  連聲音都像是融化後的春水,雖然冰涼卻又清亮溫柔,而且透澈,像是洗滌了一切般,讓人感覺起來像是受了神的祝福般舒暢。
  
  但是,為什麼,三番兩次遭受鬼族的襲擊?黑館的結界會擋住不受到邀請的外來物,但是沒有人會邀請鬼族進來的,所以,這是為什麼呢?
  
  「冰炎?」安因有點疑惑、有點擔憂的看著有些恍神的冰炎,藍色的眼睛透著關心。
  
  「沒什麼,只是被別的思緒干擾了。」冰炎有點抱歉的說。
  
  「是嗎?」安因看著冰炎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微笑著闔起書本,將書全還了回去,邀請道:「不介意的話,願意跟我一起用餐嗎?」
  
  冰炎點點頭,看著對方揚的更高的嘴角和柔暖的藍眸,也忍不住回應了一個微笑。
  
  
  * * *
  
  
  「冰炎,搬新宿舍還習慣嗎?」夏碎一邊喝茶一邊問道,對於自家搭檔沒有對新宿舍多提任何事感到好奇,畢竟對方過去總是在搬進新宿舍後一臉不耐的樣子,似乎是老是有人偷偷的在房間裡動點手腳,讓搭檔感到非常不耐煩,甚至是厭惡。
  
  不過隨著實力增強、考上袍級、換新宿舍後,這種事就越來越少了,但也不是完全杜絕,這次難得什麼都沒有說,而且心平氣和,甚至是有點愉悅。
  
  「還不錯。」冰炎簡短的說。
  
  「喔?」夏碎對於對方的評論感到好奇,居然給出了這麼好的評價,可見黑袍的宿舍是非常適合他的。
  
  這叫適得其所吧,真有趣。夏碎呵呵笑著想道。
  
  冰炎想起安因溫潤的笑和柔和的藍眸,嘴角揚了揚。
  
  還不錯。
  
  
  
  
  END
  
  
  * * *
  
  
  標題有夠難下的!(攤死)
  所以最後就跟萊漾一樣,拿名字當做標題了!
  要不然我本來的標題叫「金包銀」,安因頭髮金色的啊,冰炎銀色的咩!多適合啊!(毆)
  感謝被用力雷到還拼老命看到這邊的朋友們!(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