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死神冰炎高高在上的看著底下的擁擠城市,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年輕學生嘻笑著走過街頭,上班族行色匆匆的進入車站,婦女媽媽們站在菜攤旁邊跟老闆聊些生活瑣事。
  
  「找到了。」紅眼緊盯著其中一名長相平凡的男生,長的一張大眾臉,路邊隨手一把抓就有的路人甲樣子,一邊將書本塞進包包裡一邊匆忙的從校門衝出來,跟一位機車騎士打招呼後,扣上安全帽坐上後座。
  
  冰炎跟在他們身後,展著一白一黑的羽翼無聲無息的滑過街道,跟在那台機車的後面。
  
  「冥漾,你是趕著要去哪裡啊?」衛禹一邊盯著前方的路況一邊微微側過頭大聲問道。
  
  「你看前面啦!」褚冥漾有點緊張的拍拍友人的肩膀,怕前面的人聽不到,還靠到對方肩上,稍稍提高音量說:「我要去跟學長聚餐啦!」
  
  「學長?」衛禹顯然愣了一下,清明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明的情緒,然後漾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說道:「是那個日本學長啊?」
  
  「嗯,我要跟夏碎學長吃飯。」褚冥漾點點頭,然後笑著靠在友人肩上說:「嗯,好久沒見面了,難得來台灣,當然要吃個飯啊!千冬歲也會來。」
  
  「啊啊,日本學長的弟弟啊!」衛禹哈哈笑,然後停在紅燈前,嘴裡低喃了幾句,但是被附近的轟隆轟隆引擎聲蓋過去。
  
  冰炎振翅拉高自己與汽機車廢氣的距離,雖然對他不會造成影響,但是他不喜歡那種灰色的骯髒煙霧,錯過了衛禹的那句低喃。
  
  衛禹把褚冥漾載到一家和風餐廳,咧嘴笑著說:「幫我跟日本學長和弟弟問好啊!」
  
  褚冥漾拿下安全帽,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對友人揮揮手之後就進入餐廳,衛禹歛起笑容,看著褚冥漾有點單薄的背影,輕輕的吁了口氣,發動機車離去。
  
  冰炎淡然的看著衛禹離去,看著玻璃門內的侍者帶著微笑將褚冥漾領到一間小包廂,無聲的落在包廂的落地窗外,看見褚冥漾拉開拉門,笑著對所有人打招呼,然後在其中一個空位坐下。
  
  冰炎倚靠著窗檯,看著褚冥漾帶著有點無奈又開心的笑容跟隔壁的友人開始聊天,一雙黑眸閃閃發亮又柔和不已,冰炎將視線投往遠方,不再看褚冥漾的笑臉。
  
  一進入包廂,褚冥漾看見了許多好久不見的友人,出國遊學的朋友和許久沒見到、已畢業的學長姊們,他笑著坐了下來,注意到夏碎身邊有一個空位,偏頭想了一下,但是卻想不出來有誰還沒到,疑惑的問道:「還有誰沒到嗎?」
  
  夏碎只是笑笑的說:「嗯,等一下,可能會晚點到,褚要不要先點餐?」
  
  褚冥漾接過菜單,看著上面的價位,突然感到有點心寒,他這群朋友和學長姊們,身分家世不凡,對這點小錢根本不看在眼底,但是,對他這個中產階級的小老百姓來講,根本是要命的貴!
  
  「漾漾不要擔心喔!」特地從國外回來參加聚會的女性友人喵喵笑著拍拍他的肩膀,小小聲的說:「今天有人請客喔!」
  
  「咦?誰?」褚冥漾有點驚訝。
  
  「誰晚到就是誰請客。」千冬歲低低的說,推了下眼鏡,嘴角邊掛著一抹淺笑,明明是輕鬆的表情卻讓褚冥漾有點膽顫心驚。
  
  「是……我嗎?」褚冥漾吞吞口水問道,畢竟他剛剛遲到了一下。
  
  「……」千冬歲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他會這樣想,輕笑著說:「不是,是……」
  
  還沒講完,拉門被重重的扯開,聒噪大嗓門飆進來,一隻手重重的壓在褚冥漾肩頸上,眼角晃過一頭七彩的直立刺蝟頭。
  
  「嘿!本大爺的小弟這幾年過的怎樣?要不要考慮擺脫無聊的教職生活跟本大爺一起出去闖盪好萊塢啊!」笑的很囂張的臉出現在褚冥漾面前,十年如一日的問候大聲的竄進耳中。
  
  「啊、西瑞啊!」原來是西瑞還沒到啊!難怪覺得好像少了什麼!褚冥漾一邊捂著耳朵一邊想要閃躲西瑞的手。
  
  「不良少年別碰漾漾!而且你知道規矩吧?遲到就要請客,今天這頓你請定了!」千冬歲冷哼一聲,拉開西瑞的注意力,成功的拯救褚冥漾於魔爪下。
  
  「嘖!書呆還是一樣囉哩叭唆的!」西瑞掏掏耳朵,坐到另一邊去,一臉興致勃勃的看著菜單,最後竟然把所有的菜都點過一遍,過不久,桌上便堆滿了盤子和食物。
  
  「我的天啊……花錢如流水?春水東流,一去不復返啊!」褚冥漾將詩句亂湊亂湊,還跟眼前的情況莫名貼切,視線無意間瞥向窗外,看見一個模糊的輪廓,嚇了一跳,心臟跳的很快,再仔細一看,發現只是自己眼花。
  
  幸好!還以為自己已經衰到大白天都會見鬼了!
  
  褚冥漾暗自鬆了口氣,繼續看著友人笑鬧,然後到處被人拉著聊天,臉上的笑容不曾消退過。
  
  「還真敏感……」
  
  冰炎站在窗外,淡然的看著裡頭歡樂的景象,剛剛褚冥漾似乎看見了自己,但是,又好像不是,幸好不是,畢竟看到自己可不是一件好事。
  
  褚冥漾笑笑的看著眼前熱鬧的畫面,感到有種滿足的愉悅,已經很久沒這麼快樂了,平常,因為他的運氣很差,老是會發生不好的事,所以沒什麼人願意接近他,只有超級幸運的衛禹不怕他的衰運,但是自從他上高中後,他開始交到朋友,還有許多學長姊幫助他,他真的感到很開心!
  
  高中畢業那天,喵喵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將當天訂為一年一度的聚會日子,每年都可以慶祝畢業,還可以聚會,每次聚會,他會想起當時喵喵哭的很悽慘的樣子,以校友的身分回來參加畢業典禮的庚學姊和夏碎學長,拼命的安慰她都沒辦法讓她停止大哭,最後只能讓她哭個痛快。
  
  眾人笑鬧到最後,夏碎笑瞇瞇的舉了舉杯子,所有人開始往杯子裡加茶添飲料倒酒,然後握住杯子,有默契的大喊:「為這一天乾杯!」
  
  褚冥漾不太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做,曾經問過喵喵,金髮的友人笑笑的說道:『為了慶祝我們可以再度相聚,以及為了明年的相聚作準備啊!』
  
  說著說著,喵喵的眼眶泛起了水光,讓褚冥漾不知所措到了極點,很怕被誤會是自己欺負她,後來庚學姊低聲安撫著喵喵,止住了她想哭的衝動。
  
  「『乾杯。』每年都這樣玩,真是玩不膩。」冰炎環胸倚著窗檯淡淡的說,隔著雙層厚玻璃看著褚冥漾笑的燦爛的臉,看著他和其他人又笑又鬧,轟轟烈烈的玩著慘烈的恐怖版金曲點播遊戲,直到眾人鬧夠了,才緩緩起身道別,結束這次的聚會。
  
  褚冥漾走向正在跟千冬歲說話的夏碎,正要道別時,瞄了一眼夏碎身邊的空位,疑惑的皺起眉,問道:「夏碎學長的朋友沒來嗎?」
  
  夏碎對上褚冥漾疑惑的眼神,淡笑著說:「他剛剛傳簡訊來說他有事沒辦法來了。」千冬歲輕推了下眼鏡,鏡片下的黑眸太沉靜,讓褚冥漾瞬間有種詭異的感受。
  
  「漾漾要怎麼回去?」千冬歲輕輕的開口問道,剛剛的詭異感受也消失了,褚冥漾只覺得是自己多心,沒再多想。
  
  「衛禹要來載我,而且我等下要跟他去買書……」褚冥漾抓抓臉說道,突然手機響起,一看來電顯示是衛禹,匆匆忙忙的說了聲再見後就離去。
  
  千冬歲和夏碎靜靜的看著褚冥漾有點慌張的背影,眼中浮起一層深深的憂傷。
  
  從頭看到尾的冰炎撇了撇嘴角,振翅追上門口離去的機車,沒想到才剛繞出轉角,一台車子從後頭衝了過來,撞上了前方的機車,褚冥漾被衝擊的力道撞的往前飛去,微微瞪大眼睛,閃過一絲疑惑和驚恐以及許多複雜不明的情緒,有些失焦的黑眸對上冰炎瞪大的紅眼,臉上的表情變得很驚訝,嘴裏呢喃了一句什麼。
  
  褚冥漾狠狠的摔在馬路上,衛禹則是飛到人行道上,滑出去的機車在地上旋轉出一個弧度,然後好幾聲碰碰碰,後頭的車子追撞上肇事車輛,造成連環車禍。
  
  過了一會兒,衛禹甩著頭緩緩爬起,褚冥漾則是動也不動,底下一片混亂,冰炎微微失了神,輕輕的皺起眉,紅眼緊盯著褚冥漾的靈魂從那軀殼脫離而出,緩慢的飄到他眼前,背後緩緩的伸展出一片白色羽翼,另一邊的黑色羽翼只有一半大,冰炎愣住了。
  
  他還以為他今天是來執行任務的,沒想到是來接一名新的死神,這情形讓他很意外,也有點不悅,他一向不喜歡事情出軌,如果是小小的失誤倒還無所謂,但是今天的事情已經太超過了。
  
  他的任務竟然是這個人。
  
  難怪,三位會直接把這任務交給他。
  
  
  
  
  TBC
  
  
  * * *
  
  
  已經寫好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時間發文~(汗)
  我只能說我這次這篇文的字數切的非常不均勻,所以有些可以到3000字,有些只有1500……(乾笑)
  總之,感謝鍵閱!
  (唔哇、結局薄弱改不好啊!(驚恐尖叫))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