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無聲無息的走進房間,看見褚冥漾呆呆的坐在床上,一張臉白的像抹太多粉一樣,不曉得是因為積蓄在眼眶裡的淚水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黑眸變得像是水晶一樣透明,輕輕的嘆口氣,伸手摸摸他的臉。
  
  「褚……我不後悔,所以別露出這種表情。」冰炎微微皺起眉,想狠狠一掌拍掉對方悲傷的好像要瘋掉的表情,但是,猶豫了一下之後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臉。
  
  雪上加霜不太好,要是一個不小心把對方拍成白癡的話他也很麻煩。
  
  褚冥漾呆呆的看著冰炎的臉,他沒辦法從那種震撼裡回過神,明明只是高中生,根本一點都不成熟,為什麼會有這麼深刻的感受?為什麼會覺得對方死掉是一件讓人難過的想一起去死的事?
  
  不是他要吐槽自己貶低自己,但是他真的覺得那樣的感情實在太恐怖了!
  
  冰炎深深的吐了口氣,無奈的把對方推倒在床上,以絕對命令的語氣說道:「睡覺。」
  
  可是我根本睡不著!
  
  冰炎忍住想招呼對方後腦的衝動,隨手一揮,放了個安眠咒就讓褚冥漾一秒陷入沉睡,睡眠有助於他整理記憶,即使那不是什麼愉快的記憶,一點都不愉快的記憶。
  
  褚冥漾陷入一片黑暗中,他看見亮晃晃的街燈,聽見深淺不一的喘息,鼻尖聞到一種味道,很血腥的味道,低頭一看,他看見冰炎的臉,好白好漂亮,只是有點狼狽,嘴唇開開闔闔的,似乎斷斷續續的說了些什麼,但是他聽不見,他只聽見那深淺不一、節奏不規律的喘息。
  
  「學長……」他開口叫道,淚水突然滑出來,讓他感到莫名其妙。
  
  冰炎皺起眉,像是很用力的在忍耐什麼,褚冥漾看著冰炎的頸子邊,有抹鮮紅的東西,他低下頭想看個仔細,但是一直流出來的淚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他只看見很紅很紅一片,冰炎的白色制服上、深色制服外套上全都紅紅的,但是他記得冰炎一向不穿鮮豔俗麗的衣服,只穿白色、黑色和中性色的衣服,更何況學校制服一律是白色的,那麼、這麼鮮豔的紅色是誰的衣服?
  
  「學長……」這次的聲音像是悲鳴一樣。
  
  褚冥漾看著那鮮紅的襯衫,他突然想起來了,今天是他的畢業典禮,冰炎還特地穿上高中制服回來跟他們祝賀,原本他們兩個是要一起回家的,但是路邊衝出來的混混還是不良少年什麼的,莫名其妙的把他們兩個也捲進去,自己想打到死也不關他們的事啊幹麻把他們扯進去?!
  
  那兩派莫名其妙的不良少年,突然發神經亂攻擊無辜的路人,然後不曉得是哪個白痴,一找就找上了冰炎,拿著刀子著他亂揮亂砍,冰炎眼見情況不對,伸手拉了他就閃人,結果跑到沒多遠,他狠狠的被自己的鞋帶絆倒,後面的神經病已經追上來,刀子一揮,然後就變成這樣了。
  
  依稀還聽見有個嗓音帶著笑意說道:「耶呂,你砍到人家了。」
  
  然後另一個聲音惡狠狠的回道:「安地爾你閉嘴!」
  
  啊、原來是外國人……褚冥漾看著那遠去的深藍色捲長髮,抱著冰炎傻傻的想著,低頭看著鮮血不斷湧出來,不管怎麼加壓都止不住,他一片空白的腦中突然跳出一個詞:動脈失血。
  
  啊、他想起來了,那個白痴砍到的地方是動脈,褚冥漾只能愣愣的睜眼看著鮮血淌滿整件襯衫,沾染到漂亮的銀髮。
  
  他清楚的明白──再清楚不過了──就算送醫也來不及了,更何況他根本想不起來手機丟到哪邊去了。
  
  街燈很明亮,映照出冰炎蒼白的臉,那開開闔闔的嘴唇似乎在說著什麼,但是他聽不見,他只聽見冰炎深深淺淺的、不規律的喘息。
  
  「學長……」淚水突然掉出來,他拼命的把淚水抹掉,想看清楚冰炎的唇型。
  
  「褚……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冰炎吃力的說著,然後闔起漂亮的紅眼,呼吸變得清淺而且薄弱。
  
  他忘記自己抱著冰炎跪坐了多久,應該是有人報警,然後,他跟冰炎一起被送醫,他呆愣的坐在急診室裡望著刺眼的日光燈,友人焦急的臉在眼前晃動,讓他看不清楚冰炎的臉,吵雜關心的話語幾乎要掩蓋冰炎微弱的聲音,那是冰炎的、最後的……一句話,他聽不到,所以他大吼著要他們閉嘴、要他們閃開,然後記憶徹底中斷,等他醒來之後就只記得他躺在病床上,看見老媽、老姊、一大票好友還有難得一見的老爸,他們說他在回家路上被不良少年砍到,所以緊急被送醫,但是他卻不覺得身上有哪裡痛──除了眼睛又酸又腫之外,之後就出了院。
  
  喵喵曾經說過一句話:『為了慶祝我們可以再度相聚,以及為了明年的相聚作準備啊!』現在,他終於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TBC
  
  
  * * *
  
  
  死了死了死了!(指指指)←不知道為什麼很興奮!囧
  我又墮落了!終於狠下心訂了家教的本子!(掩面)←但是很開心XDDDDD
  感謝鍵閱!(樂顛顛)
  話說那句「……看見冰炎的臉,好白好漂亮……」我會想到壽桃!!(口水)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