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是指安因!
  
    
  
  * * *
  
  
  冰炎感覺到有一股氣息,令人討厭的、絕望的氣息,雖然微弱但是確實存在──是鬼族。
  
  這時間安因不在,跟賽塔在校園裡散步,如果能馬上解決的話,就直接做掉省得他們去騷擾安因。
  
  瞇起紅眼,冰炎輕巧的翻身下床,循著那股氣息來到褚冥漾的房間,是找錯房間還是要來對妖師下手的?還是鬼族派來的監視使役?總之,最好不要多給他惹麻煩!那腦子毫無營養可言的學弟根本還不知道自己的身分,雖然已經起疑了但是這件事能瞞就瞞,至少要等到他把事情完成了才能讓他知道!要不然情況會變得很棘手!
  
  冰炎撇撇嘴角,露出一個冷冰冰的笑,輕嗤了一聲,伸手在門把上輕碰了一下,門就解鎖了,無聲的緩緩敞開,冰炎歛著氣息,靜靜的走進褚冥漾房間,銳利的紅眼在客廳掃了一圈,沒發現任何異狀,毫不猶豫的走向房間,發現那股氣息變得濃厚了,推開房門,看見一頭焰色的長髮,那雙冷漠的金眸直勾勾的望著他。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講話,就這樣對望著,過了一會兒後,對方率先轉開視線,冷淡的金瞳望著床上睡到縮成一團的褚冥漾。
  
  冰炎皺起眉,有了不好的想法──
  
  殊那律恩也開始對妖師有興趣嗎?
  
  察覺到冰炎毫不掩飾的銳利視線,那有著一頭紅焰般長髮的男子只是淡淡的轉身,走向陽台,仰頭望著朦朧的銀色月亮,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冰炎瞇了瞇眼,保持戒備走向陽台,關起門窗,下了結界確保聲音不會外傳,這樣要做事要談話也比較方便。
  
  「我不知道殊那律恩對妖師也有興趣。」冰炎口吻冷淡,語氣犀利,大有「你說是我們就直接在這裡分個你死我活」的意思。
  
  「與妖師、與我王無關。」萊斯利亞的聲音平平淡淡、清清冷冷,就跟那雙毫無波動的金色眼眸一樣冷凝。
  
  冰炎看著萊斯利亞的側面,那張臉孔俊美的驚人,冰炎看過的漂亮面孔不在少數,由於任務的接觸,他看過各式各樣的美女或美男子,但是沒有一種是像萊斯利亞這樣,美的帶有妖氣的感覺,一種邪美的感覺,勾魂攝魄或許就是在形容他。
  
  兩人間陷入一片沉默,萊斯利亞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會回答他的問題也只是因為需要而非必要,冰炎也不是喜歡聊天的人,更別提談話的對象是鬼族的貴族。
  
  既然不是為了妖師而來,也不是衝著安因來的,那麼一個火焰貴族沒事在學院晃個什麼東西?賞月嗎?他不覺得。所以還是為了褚冥漾而來的吧,不過到底有什麼原因讓他特地來到這個學院來找褚冥漾?
  
  上述的問題冰炎都沒有答案,他感到有點不耐煩,不只是因為那些沒有解答的問題,萊斯利亞一直不走他也不能回去休息,更糟糕的是要是等一下安因回來察覺到鬼族的氣息的話,或許整個黑館的人都不用睡了。
  
  看著月亮的萊斯利亞察覺到冰炎的不耐煩,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沒有任何動作,淡然的開口:「殿下對景羅天的天使有興趣?」
  
  景羅天的天使?
  
  「請稱呼他為安因。」冰炎微微皺起眉,有點不悅的看著萊斯利亞,但對方只是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不為所動,眼神像是肯定了什麼。
  
  「那位天使,他一直都知道我在這邊,殿下不必擔心天使會跟我打起來……」萊斯利亞語氣淡然,一旁的冰炎瞇起眼。
  
  照他的話來講,安因早就知道萊斯利亞的存在了,卻默默的忍受,看來對方並不是針對安因來的,而且不只來一次了。
  
  萊斯利亞望著底下閃動著明滅光芒的森林,語調平淡沒有起伏的說著:「打起來我也不見得會輸,或許把天使抓去給景羅天也可以賣個情面。」
  
  對方難得多話,只不過,那番話語搭上他毫無情緒的語調,讓冰炎覺得有幾分毛骨悚然,心裡一把火翻上來,有種想要痛扁眼前人的衝動,但是真的打起來,即使有學院的結界削弱對方的力量,自己還是佔不到什麼便宜。
  
  感覺到冰炎的怒意,萊斯利亞依然保持平淡的語調說道:「我開玩笑的,以他為目標的是景羅天不是我王,跟我打起來沒有好處,你們也不想再跟另一個鬼王為敵吧。」一番話講的很直白,就是那死人語氣讓人討厭了一點,照他講的話,對方剛剛那番「抓天使獻鬼王」的言論根本是來氣自己的。
  
  冰炎心裡有種被耍弄的火氣直湧上,真的很想痛扁對方一頓。
  
  「你到底來做什麼的?」冰炎沒好氣的問,對方總不會是特地來聊天的吧!
  
  萊斯利亞直直的看著冰炎,金眸閃耀著某種妖美的光芒,有股淡淡的情緒流轉著,但是馬上就恢復成毫無起波動的樣子,用那冷冷的聲調說:「或許等我找到了理由再告訴殿下也不遲。」
  
  反手一揮,畫出一條空間的縫隙,萊斯利亞對冰炎欠了個身後,跨進了那黑暗的國度,那討厭的氣息、沉重的壓迫感消失了,冰炎面無表情的望著萊斯利亞消失的方向。
  
  『等我找到了理由再告訴殿下也不遲。』
  
  冰炎很在意這句話,就目前的局勢來講這句話很危險,他不得不先做好最壞的準備,跨上陽台扶手,輕輕一躍,落到自己房間的陽台進入房間後倒在床上,冰炎甩甩手,扭了扭肩頸,過度的緊繃讓他感到有點疲憊。
  
  「叩叩。」
  
  冰炎起身去開門,安因捧著托盤站在門外,看見冰炎有點疲倦的神色,微微皺起眉,湛藍的眼眸裡滑過一絲厭惡,溫潤的嗓音說道:「冰炎身上有鬼族的氣息,是景羅天嗎?」
  
  「不,不是,是萊斯利亞。」冰炎知道安因有多討厭鬼族,一點點的氣息都會讓對方感到不快。
  
  「嗯。」安因輕輕點點頭,劃開一抹微笑說道:「冰炎願意跟我喝一杯睡前茶嗎?」
  
  冰炎望著對方手上的托盤,兩杯冒著熱氣的睡前飲品和一些點心,淺淺的笑了,將門推開,讓對方進入。
  
  偶爾,安因會在睡前帶著溫茶或是熱牛奶,還有一些小點心過來跟他一起享用,據說有紓壓助眠的效果,但是與其說是飲料的效果,冰炎傾向覺得那是安因帶來的效果,湛藍的眼眸和柔和的笑意,都徹底的讓自己無法抗拒,鬆懈了心神。
  
  安因收拾了一下桌面,帶著淺笑說道:「冰炎最近很疲憊的樣子,所以我就帶著茶點過來打擾了,希望不會造成反效果。」
  
  「不會,一點都不會。」而且效果顯著。冰炎看著對方微彎的嘴角,不自禁的漾起一抹微笑,紅眼也柔和了下來。
  
  「晚安,冰炎,願你一夜安眠。」安因彎著一抹笑對冰炎說道,那金色的身影消失在門的那邊,冰炎吐了口氣,跟剛剛對上萊斯利亞的緊繃不同,跟安因單獨相處時,有種難以言喻的渴望,很想得到點什麼,為了抑制那種感覺,讓他不得不用力的克制著,於是緊繃、疲憊,但是一想到對方的溫潤笑容,就覺得疲憊減輕了。
  
  倒在床上,冰炎緩緩合起眼睛,那好聽的嗓音不斷在腦海裡迴盪著:『晚安了,冰炎。』
  
  
  
  
  END
  
  
  * * *
  
  
  好個三八的萊斯利亞!(汗)
  關於標題,我真的有標題障礙,所以不要捅我……(掩面)
  一開始是冰炎跟萊斯利亞的對話,然後是安因跟冰炎(據說是本文的主角),最後又以冰炎作結,所以標題取「冰炎」是再好不過了!整篇幾乎是冰炎中心嘛!(去你的)
  對上安因的冰炎好可愛,好像看到光光裡可愛又彆扭的那團小麻糬一樣!(傻媽媽)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