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即使神經大條如他,就算是身為某人的男性情人,他還是有點介意這種事,因為對方是等級相貌都非常高貴一流的人,所以相較之下,他真的是很不起眼,而且又礙眼。
  
  褚冥漾趴在床上,腦子有一轉沒一轉的運作著,他偶爾也會思考一下兩人的差異和條件,他和冰炎,一個出身……咳、死老百姓一個,另一個是高貴血統,精靈王子和狼王族公主生的混血小王子,一個長相不怎樣還兼過目即忘,另一個漂亮到令人為之瘋狂一眼瞬間……啊、誤了誤了,總之差異大的跟彼岸水的寬度一樣,那麼 ──
  
  說真的,他魅力何在?
  
  比別人更加腦殘更加神經纖細更加心臟貧弱嗎?好慘!這就是他的魅力嗎?腦子比其他人還要殘……過分活躍?
  
  但是這不能怪他,他就不相信其他人不會亂想!要怪就怪那個喜歡搞竊聽又喜歡惱羞成怒巴人的那個!
  
  褚冥漾真的開始好奇起來了,到底在冰炎眼中自己的魅力在哪裡?但是他也知道,要是拿這種問題去問那個耐性不足還兼有暴力傾向的學長大人的話,只會被巴頭巴到腦死。
  
  翻了個身,褚冥漾看見窗外的昏黃陽光,有點驚訝自己竟然虛耗這麼久的時間在想魅力的事情,難怪會被說腦殘……
  
  不曉得拿這問題去問千冬歲他們的話會得到什麼結果?
  
  褚冥漾腦子裡冒出這個念頭,下一秒腦袋裡浮現千冬歲推著眼鏡長篇大論的樣子,莫名的打了個寒顫,突然有種「不要這麼找死好了」的想法,反正這個問題也不是那麼重要,只是突發奇想而已,想想就算了。
  
  翻身下床,褚冥漾決定去找找點東西來吃,那個問題就不用再思考了,反正也沒答案,大概這輩子也找不到答案。
  
  
  * * *
  
  
  今天只有他跟千冬歲一起吃飯,平常還會有喵喵的,不過今天喵喵去醫療班幫忙了,臨走前還一臉依依不捨的抱著他們哭著說不想去,萊恩最近跟莉莉亞走的很近,兩個人中午都會一起去吃飯糰餐,他們去打擾人家的話不用等到被馬踢就會先被莉莉亞殺死的。
  
  「漾漾……」千冬歲推了下眼鏡,問了一個很驚悚的問題:「你會覺得自己對冰炎學長沒有魅力嗎?」
  
  褚冥漾瞬間瞪著千冬歲看,一臉詭異的表情,對於友人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感到非常無言,難道是主神看不下去他的子民被妖師玷汙所以派千冬歲來打擊他嗎?
  
  「漾漾?」千冬歲推了下眼鏡,語氣有點擔憂,反光很嚴重的眼鏡讓他看不清楚千冬歲的表情,只能揮揮手表示自己沒事。
  
  「我想……不是我要貶低自己,應該是完全、沒有。」一點渣都沒有。褚冥漾為這個結論感到絕望,最悲慘的是他竟然被自己的想法打擊到了!
  
  「我覺得漾漾很真誠,是個可以結交的朋友,如果這算是一種魅力的話,漾漾一定是最有魅力的人。」千冬歲微笑著說
  
  褚冥漾表情微妙的瞪著千冬歲看,那直接的視線近乎粗魯,既然如此,那麼對方問這個問題是為了什麼?真的是主神派他來打擊自己的嗎?
  
  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沒有說話,過大的眼鏡掛在他臉上遮去了大半的表情,褚冥漾看著突然沉默下來的千冬歲,有點遲疑的開口:「千冬歲……最近跟夏碎學長有怎麼樣嗎?」
  
  「我覺得……夏碎哥他似乎……不喜歡我的臉。」千冬歲嚴重結巴外加遲疑不已,讓褚冥漾震驚的腦中一片空白。
  
  那個千冬歲欸!總是自信滿滿傲氣十足只有他打擊別人沒有人可以動搖他自信的雪野千冬歲欸!該說夏碎學長果然是千冬歲的剋星嗎?但是也不是這樣的剋法吧!
  
  「每次……的時候,摘下眼鏡,夏碎哥就……」千冬歲有些字眼講的特別小聲,甚至是含糊帶過,臉頰緩緩泛紅,小聲的說:「就會停下來……所以我才在想……是不是我的臉破壞了夏碎哥的……」
  
  他絕對沒有聽到最後兩個字是興致!他也不想知道千冬歲別有深意的加重後面兩個字是怎麼回事!
  
  不過說到這對兄弟的臉他只會想到一件事……他們兩個本來就長的很像了,是因為長的太過相似所以破壞了……嗯、那件事情的樂趣嗎?
  
  所以夏碎學長對千冬歲的長相感到……不舒服?但是他自己也是長那樣欸!難道就是因為太像了所以才會特別感到……等等、不對!他現在根本是在鬼打牆!
  
  「我、我也不知道……」他當然不知道問他幹麻他又不是夏碎學長!要是他可以猜中他的心思他就可以去當黑袍了啊!何必當個默默無名的路人甲任某黑袍打罵巴踹?
  
  想到這裡褚冥漾突然感到很沮喪,或許就是因為他什麼魅力都沒有所以才會老是讓那個人打踹巴罵,臉皮平凡普通隨便一把抓的長相,最強技能就是腦殘,逃命都沒有某人順手抓來的快,最值得拿出來驕傲的竟然是他的衰運!難怪……他真的被自己徹底擊沉了!
  
  一瞬間氣氛沉滯下來,一個人不斷的自我打擊,另一個不斷的自我懷疑,兩個人都感到非常沮喪。
  
  這是自傳送陣踏出來的紫袍和黑袍看見的景象,如果是那名衰運特別強的黑髮孩子沮喪倒是情有可原,但是連同另一名自信滿分的黑髮孩子也在沮喪就非常耐人尋味了。
  
  冰炎大步走到褚冥漾身邊,看著對方一臉喪志的樣子,忍不住舉起手往他頭上巴下去,對方吃痛的抬起頭,看著冰炎一臉不耐的在他身邊坐下,很順手的抄起桌上的杯子將裡頭的飲料喝乾。
  
  「又怎麼了?」
  
  褚冥漾瞟了旁邊一眼,發現千冬歲早就不見人影了,連帶夏碎也不見了,兩兄弟不曉得跑哪邊約會談心去了。
  
  「千冬歲跟你講了什麼?」冰炎看見對方一臉怨婦的表情,腦子裡紛紛雜雜、亂七八糟,思緒雜亂無章、糾結成團,與其說是在跟他講事發經過不如說是在抱怨。
  
  「魅力?什麼魅力?講清楚!」冰炎很忍耐的問道,皺著眉吐了口氣,連日來的工作和善後讓他感到疲倦,腦袋有點昏昏脹脹的,很想好好的洗個澡睡個覺,但是褚冥漾已經很久沒表現的這麼喪氣,他覺得有點介意。
  
  褚冥漾看著冰炎一臉倦怠的樣子,無力的垮下肩膀,反正是個無關緊要的問題,他想辦法自己解決就好,不用再麻煩對方煩惱了,要不然等下被捏死棄屍就糟糕了。
  
  「學長我們先回去吧。」
  
  冰炎瞄了他一眼,點點頭,站起身踏了下地板,白色的光芒將兩人包住,瞬間就回到黑館,跟著冰炎走上樓梯,那些鬼東西只敢朝他扮鬼臉,不敢對他惡作劇,看來他們也很清楚黑館哪些人惹不得。
  
  「學長那我……」
  
  「你給我過來!」冰炎手一拉一扯,把褚冥漾揪進房間裡,扔到沙發上,略帶殺意的瞪著他,以絕對命令的語氣說:「待著,等一下我再問清楚。」
  
  褚冥漾用力點頭,乖乖坐在沙發上動也不敢動,一邊等著冰炎洗完澡,一邊想著剛剛的問題,不知不覺的過了十幾分鐘,冰炎帶著清醒許多的腦袋走出來,看見褚冥漾坐在沙發上,那些沒營養的東西又灌進他腦子裡。
  
  沒吵他,任對方轉動腦子,很忍耐的把他腦內那堆廢話聽完,直到最後真的忍無可忍,用力的將手上的毛巾揉成一球扔過去,打的對方腦子瞬間安靜下來。
  
  「學、學長?」褚冥漾轉過頭來,看著冰炎一臉隱忍的表情和額際上的青筋,吞了吞口水說道:「呃、學長你好了啊……」我怎麼都沒聽到聲音……
  
  「被你知道了我還要當黑袍嗎?」冰炎沒好氣的回答他,手隨意的扒了扒頭髮,原本濕潤的髮絲瞬間乾燥,還他一頭清爽,坐上褚冥漾身邊的空位,靠著扶手,懶洋洋的睨著他說:「就為了那種不重要的事煩惱?我本來還以為你這幾年終於有長進了呢褚。」
  
  褚冥漾嘆口氣,語氣難得煩躁:「我也不想啊,千冬歲看起來很煩惱!」
  
  「關我什麼事,他的情緒有夏碎去搞定。我在意他幹麻?我是說你!」冰炎皺眉,對於對方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感到無奈又有點火大。
  
  褚冥漾僵硬了一下,一雙黑眸直直的瞪著桌面,死都不敢轉頭看冰炎。
  
  「不是你問的嗎?沒有勇氣聽答案了?」冰炎嘲弄般的語氣,紅眼斜睨了褚冥漾僵硬的側臉一眼,冷哼一聲。
  
  褚冥漾吞吞口水,知道冰炎不高興了,用力的閉了閉眼,深吸了口氣,戰戰兢兢轉過頭看著冰炎,結結巴巴的說:「我、我我在聽了……」
  
  這幾年來他最大的進步就是被冰炎訓練的更聽話了,真是一種可悲的進步。
  
  「哼。」冰炎冷嗤了一聲,一頭倒在他的腿上,似乎沒有要開口的意思,長長的銀色頭髮覆蓋著褚冥漾的大腿,褚冥漾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冷冷涼涼又絲滑柔潤的觸感,他一直都很喜歡冰炎的頭髮。
  
  「只有頭髮?」
  
  好啦好啦全身上下由裡到外都喜歡的要命行不行?
  
  褚冥漾紅著臉沒好氣的想著,只有看不見對方那雙銳利的眼眸時,他會變得比較誠實。
  
  「想聽嗎?」冰炎突然說話了,不理會褚冥漾的遲疑和猶豫,逕自開口:「你最大的魅力就是──非常的純淨,而且真誠,不會口是心非,是個直線式思考的笨蛋,對自己沒信心但是有想要努力的決心,有強大的心意只是容易退縮。」
  
  褚冥漾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冰炎的話像是在誇獎他又像是在打擊他,讓他難以作出反應,而且感覺對方似乎沒有正面回應他的問題。
  
  「你的魅力不是一眼可見的。」那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冰炎低聲的說。
  
  褚冥漾紅了臉,這應該是對方最像情話的話了吧。
  
  「所以不要再想這種蠢死人的問題了!」聽著冰炎有點像是抱怨一樣的倦怠語氣,褚冥漾無聲的笑了起來,這大概是對方表現撒嬌的一種方式吧?
  
  冰炎當然不會老實說出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也沒有隱瞞,只是沒有講到重點而已,用很多矛盾的形容模糊了焦點,對方倒是很好打發,只不過再繼續追問下去就會露出馬腳了吧!這時候他就非常慶幸褚冥漾是個有點憨傻的遲鈍傢伙!
  
  對方的魅力可不是每個人都看的見的,要是隨隨便便就讓別人看走了他也會麻煩。
  
  對方最大的魅力在他的眼睛,那雙普通至極的黑眸裡總是蘊藏著豐沛的感情,純淨的讓人想占有,那雙黑眸在看向自己的時候,總是帶了很多感激,和、很多很多很多的喜歡,只要看著對方的眼眸,就可以知道他有多喜歡自己,所以──
  
  「下次再問這種問題就種了你!」冰炎語氣凶狠的說道。
  
  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END
  
  
  * * *
  
  
  《之所以不……》
  
  「夏碎哥……是不是不喜歡我的臉?」千冬歲被夏碎帶到白園,兩人坐著喝茶吹風了一會兒之後,他鼓起勇氣問道。
  
  「怎麼這麼想?」夏碎深深的看著那張為難猶豫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有這種想法。
  
  「因為,夏碎哥總是……一半就停下來,我想說是不是……臉……不喜歡……」千冬歲含糊的說著,但是夏碎聽懂了,露出無奈的表情,伸手摘掉對方眼鏡,露出那張與自己相似度極高的臉龐。
  
  「一點都不討厭,我,非常的、非常的喜歡喔。」夏碎低低的說,輕輕的抵著對方額頭,看見千冬歲有點不好意思的閉起眼睛,臉頰微紅,夏碎彎了彎嘴角,輕聲說道:「因為,千冬歲總是……」露出可愛的表情。
  
  夏碎輕輕的吻在他的唇上。
  
  一點都不討厭的,只是,當對方在接吻的時候露出那種喜歡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表情的時候,為了多看那表情一眼,就會忍不住停下來,不小心造成誤會了啊……
  
  只是因為自己貪看那表情罷了。
  
  
  
  
  END
  
  
  * * *
  
  
  (寒)
  好抖!甜蜜的過分了兩位!(指著尖叫)
  感謝鍵閱!(汗)
  (接下來就不會有日更這種事了大家死心吧。)
  (傘什麼時候才撐的起來?(嘆氣))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黃 敬淳
  • 好喜歡作者的自我吐槽~
    感覺布丁是個很可愛的人^^
  • 謝謝稱讚!!!!!!(害羞(欸#))
    因為不吐一下對不起自己嘛!

    布丁控 於 2011/07/08 19: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