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學長!漾漾是學長特別的人嗎?」金髮的鳳凰族學妹喵喵蹦蹦跳跳的跑過來,帶著一臉愛慕的笑意看著自己。
  
  冰炎挑了下眉,不知道對方在打什麼主意,瞇眼稍稍思索了一下後說道:「不是。」
  
  喵喵愣住了,碧色的眼眸裡浮出不解和難過,支支吾吾的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回到千冬歲身邊,表情有點著急和傷心,綠色的眼裡浮出一層水霧,對自己投來怨懟的眼神,即使如此,冰炎依然一點感覺也沒有,對他而言,褚冥漾的確不是特別的人,不過這種話他也不必對米可蕥多說什麼。
  
  
  * * *
  
  
  褚冥漾最近很困擾,因為友人們的態度突然變得很奇怪,言詞間有意無意的像是在試探自己跟冰炎的感情狀況,而且有時候還會把自己跟冰炎隔離開來,最詭異的就是向來愛慕冰炎的喵喵居然會對她最心愛的學長投以怨懟的眼光。
  
  他並不覺得他和冰炎之間有什麼好昭告的,一直以來他們就是那樣,就算成為情人或是伴侶什麼的,也沒有改變,依然是巴與被巴、上對下的魔鬼斯巴達教育。
  
  說不上什麼情愛的,他也不覺得有那種必要。
  
  相較於那對總是旁若無人逕自陷入兩人世界的兄弟檔,冰炎和褚冥漾看起來真的一點「什麼」都沒有,不知情的人甚至會以為冰炎對褚冥漾有諸多不滿所以才會那樣巴他踹他教育他。
  
  但是這種相處方式他習慣了,突然改變成閃光情人模式他會覺得很可怕,簡直完全無法想像冰炎帶著一臉溫柔笑意對他說:「褚你餓了嗎?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吧。」
  
  這種閃光彈冰炎是絕對放不出來的,一旦被發現沒吃飯又差點餓昏的話只會直接被丟進學生餐廳裡拼命的用食物淹死他而已,才不會有那種溫馨的關懷,不過,就算對方有能力放他也沒膽子接!要是一個沒接好還反問對方是不是出任務出太多腦子壞了,可能會直接被掐死然後就地掩埋掉吧。
  
  所以,這樣說起來他們究竟怎麼回事?
  
  褚冥漾看著眼前又開始試探個沒完的兩位友人,另一個正和平溫馨的跟女朋友在分享飯糰便當。
  
  「漾漾真的沒有跟學長吵架嗎?」喵喵正色的問著不曉得問了幾遍的問題。
  
  「吵架?沒有啊。」褚冥漾搖搖頭。
  
  吵什麼架?他們應該吵不起來吧?或者說,他只有被打的份吧!
  
  「冰炎學長最近的作息依然非常正常,沒有突然插入別的行程,也沒有跟陌生的人見面,更沒有跟其他人接觸,外遇的機會微乎其微,精靈族向來重視伴侶,一旦認定了就是一輩子的事了,獸王族……雖然有些粗魯豪邁,不過對伴侶是絕對忠誠的。」千冬歲推推眼鏡,下了一個結論:「冰炎學長絕對不是因為外遇。」
  
  褚冥漾無言的聽著千冬歲的分析,他是就生物學上來分析吧?原來還可以這樣分析冰炎這個人他都不知道,該說他很佩服他的情報班同學嗎?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突然這麼熱衷他跟學長之間的事,是發生了什麼不可預期的事嗎?
  
  褚冥漾看著表情嚴肅正經的兩位友人,突然有點無力,想要問卻又沒力氣問清楚,總覺得會有很複雜的原因還是事發經過,要是不小心挖出什麼秘密八卦他就死定了吧?他一個小小的地球人還是不要過問太多比較好。
  
  「啊、學長他們回來了。」褚冥漾眼尖的發現不遠處有個白亮的光芒閃爍著,裡頭站了一名黑袍跟紫袍,趕緊扯開話題。
  
  喵喵露出複雜的表情,按住褚冥漾的肩膀,問了一個問題:「漾漾,冰炎學長是你特別的人嗎?」
  
  「咦?」褚冥漾呆愣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愣愣的看著友人閃爍著莫名光芒的碧綠瞳眸,有點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吶吶的說:「比起特別……我想,不算是吧……」
  
  是比特別還要……
  
  喵喵瞬間哭了出來,一邊啜泣一邊喃喃唸著什麼「我就知道漾漾跟學長你們兩個有問題」、「其實你過的不快樂吧」之類的話語,褚冥漾完全摸不著頭緒,只能不知所措的看著千冬歲拍拍對方的肩膀充當安慰。
  
  他說錯什麼話了嗎?
  
  褚冥漾緊張的看著哭個不停的喵喵,冰炎微微皺起眉看著褚冥漾,夏碎則是將千冬歲拉到一旁講話,場面變得有點詭異。
  
  「學、學長……」褚冥漾的黑眸寫滿不知所措,伸手拍了喵喵幾下,嘴裡擠不出什麼好聽的安慰話語,另一邊的莉莉亞看不下去,把人擠開自己卡上去,兩個女孩低低絮語著,變成萊恩被女朋友晾在一邊,不過倒也自得其樂的吃著飯糰。
  
  冰炎皺起眉,不知道這學妹又怎麼了,自從前幾天問了那個問題之後,就變得行徑詭異,有意無意的聯合搭檔的弟弟隔開他和褚冥漾,投向自己的視線也充滿了不贊同和怨懟。
  
  「怎麼回事?」冰炎把人拉到旁邊,開口問道,與其猜半天還搞不清楚狀況不如由當事人來解說比較快,雖然另一位當事人正哭的淅瀝嘩啦而且還不太想搭理自己。
  
  褚冥漾腦中瞬間閃過這幾天來友人的古怪行為,最後只好化繁為簡──
  
  「喵喵問我一個問題,我答不出來,她就哭了……」褚冥漾滿臉黑線,也不知道事情要從哪邊說起,只能把剛剛的事說過一遍,但是似乎還是沒說到重點。
  
  「什麼問題?」冰炎銳利的紅眼微瞇,飄向一旁的夏碎、千冬歲兄弟檔,夏碎突然朝自己投以一個微妙的眼神,冰炎更覺得事情詭異。
  
  「喵喵問我說……學長是不是我特別的人……」褚冥漾頓了一下,似乎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有點猶豫的開口:「我說不是……然後就哭了……」
  
  冰炎微微瞠大紅眼,他不知道自己心裡頭湧上的情緒是什麼,有點不是滋味的感覺,但是他依然保持冷靜,沒有因此而把褚冥漾掐死。
  
  「那你覺得是什麼?」冰炎淡淡的問道,紅眼專注看著褚冥漾,想得到一個答案。
  
  「是比特別還要特別的……」褚冥漾皺起眉,形容那種感覺,抓了抓臉,有點困擾的說:「很難說清楚,就是很重要。」但是重要又無法確切的形容出冰炎的重要性。
  
  腦中忽然閃過一個詞,褚冥漾有種「啊、就是這個光!就是這個光!」的感覺。
  
  「要說的話……」褚冥漾突然面紅耳赤,有點遲疑的伸手握住冰炎的手,紅著臉,似乎很羞恥的樣子,但是又很認真的說:「是不可或缺的。」
  
  他剛剛還來不及想到這詞,所以才會猶豫停頓,結果喵喵就哭了,現在想想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害人家白哭一場,雖然他還是不懂對方在哭什麼,不過他是要負點責任……拜託!他只是還沒想到該怎麼形容而已啊!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反應迅速?他一個小小的地球人是跟不上他們火星人的思考和反應速度的啊啊啊────
  
  冰炎看著褚冥漾,紅眼微微放柔,嘴邊漾起一抹笑,將他的手扣住,說道:「前幾天米可蕥也問過我這個問題,我也說不是。」
  
  褚冥漾睜大眼睛,腦中閃過許多猜測和沒營養的東西,冰炎一個重手敲在他腦門上,沒好氣的罵道:「外遇你個頭!」
  
  「不是特別,而是唯一。」冰炎實話實說,他只是覺得這種話最好當面對本人說,而不能透過第三者,所以那天才沒有把後面的話講出來,畢竟語言具有力量──所謂的言靈──是不可以隨便亂講的,對象尤其重要,似乎因此造成了一點誤會了。
  
  算了,不是褚誤會的話,其他都沒什麼好在意的,他只要對這個人負責和忠誠──雖然對方似乎沒想到那麼深遠,其他的人倒不是第一優先。
  
  冰炎無所謂的想著,對於那學妹的傷心難過是一點愧疚都沒有,他沒有做錯事,是對方想太多。
  
  褚冥漾對冰炎而言,絕對不只是特別而已,是比特別還重要的──
  
  「僅此唯一。」冰炎低低的說道。
  
  
  
  
  EN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