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褚。」
  
  正在將書歸位的褚冥漾低頭一看,看見冰炎站在梯子邊仰頭看著自己。
  
  「學長好。」褚冥漾壓低了聲音,將手上的幾本法律名詞典放回書架上,攀下了木梯,把一旁的推車推開以免擋到其他學生的路。
  
  「學長要找什麼書嗎?」褚冥漾輕聲的問道,對方固定會在沒課的星期二這天下午來到圖書館看書,看的書種類包羅萬象,連字典和辭典都照看不誤,一開始會覺得很怪異,但是久了之後也就習慣了,偶爾還會幫忙冰炎找書,有時候他們也會一起討論書的內容和一些辯論性的東西,不過他大多時候都說不過冰炎。
  
  「法律辭典,你剛剛放上去的那三本。」冰炎指了指有點高的書架,搬來一旁的小凳子踩上去,取下了那三本厚重的辭典。
  
  雖然知道對方看的書沒有限制類別,但是看到一個人一口氣借了三本法律辭典回去只是想當做消遣就覺得很奇妙。
  
  「還有嗎?」褚冥漾詢問道,一邊將推車推到人類社會學的書區,將書照著編號一本一本的擺放回去,順手把書架上被弄亂的書本擺正放好。
  
  「佛洛伊德的書。」冰炎的視線在書架上逡尋。
  
  褚冥漾一邊瞇眼回想了一下,一邊將書先堆回推車上走到鄰近的某個書櫃,黑眸四處張望了一下,指著一整層的書說:「這兩排都是,如果是他的相關傳記的話,是在最後面專門放傳記的那個架子上。」
  
  冰炎點點頭,褚冥漾也不打擾冰炎,安靜小心的推著推車在書架間穿梭移動,一個不小心書本從推車上滑落,褚冥漾停下來伸手去撿,沒想到另一本書又從推車上掉落,狠狠砸上褚冥漾的後腦,讓他頓時眼冒金星頭昏眼花。
  
  「要去醫護室嗎?」那冷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褚冥漾眨著昏花的黑眸望著冰炎擰著眉的不悅表情,冰炎扯著褚冥漾的手臂,問道:「站得起來嗎?」
  
  「可以。」褚冥漾捂著後腦搖搖晃晃的藉著冰炎的幫助站起身,當眼前的小星星散去之後,嘔吐感也漸漸消失,對著冰炎尷尬的笑了下。
  
  冰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之後說道:「我要借書。」
  
  褚冥漾趕緊跟著冰炎回到櫃檯,這個時間另一名工讀的學長去樓上幫忙整理多媒體資料庫了,歸位和刷書的工作是由他一個人擔下來的,他已經不是剛開始那個什麼都不會的笨手笨腳的工讀生了,雖然偶爾出點小錯,但是大部分的時候他一個人也可以應付的不錯。
  
  先刷了一下學生證,褚冥漾看著螢幕上跳出冰炎的資料,把冰炎借閱的幾本書刷進電腦裡,一邊說道:「下下禮拜三,18號還。」
  
  「謝謝。」
  
  「不會不會啦!」褚冥漾有點慌張的搖手,被學長道謝的感覺很奇怪,他有點窘迫的說道。
  
  冰炎輕輕的嗤笑了一聲,紅眼睨了他一眼,說道:「我在樓下的咖啡廳等你,你工讀完之後就沒課了吧?我們今天約去吃飯。」語末,瞥了一眼褚冥漾身後,然後帥氣的轉身離去。
  
  褚冥漾一時看傻了眼,直到一旁有人拍了拍他的肩,是一起工讀的學長,對方一臉好奇的問道:「那個是你學長?大家都說他是有錢貴族之類的,所以個性才會那樣才會,那他私底下會不會對你耍大牌?」褚冥漾只是尷尬的笑了下。
  
  他雖然是冰炎的直屬學弟,但是他們兩個並沒有熟到可以講關於身家、背景這種事,不過,他覺得很奇怪的是,對方對他的背景似乎頗為了解,但是他卻從沒跟對方提過這些事,難道對方其實也是徵信社的一份子?
  
  褚冥漾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無言,要是讓冰炎知道自己有這樣的想法一定會被打死之後被棄屍在校園角落的!
  
  一起工讀的學長自討沒趣,撇了下嘴角轉身進入資料庫繼續整理,褚冥漾稍稍鬆了口氣,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人要借還書也跟著離開櫃台,繼續排書。
  
  排著排著,來到了兩性關係和社會交際的區塊,不經意的掃了一下週邊的書,發現都是在講跟同性戀和同志有關的書籍,褚冥漾感到有點不自在,手上的書一個沒拿好砸在腳邊,正好看見大大的標題寫著:「同志守則六──絕不要因性而愛。」
  
  臉紅了一下,尷尬的撿起書趕緊放上書架,趕緊將手上的書歸位後離開那個區塊,褚冥漾輕輕的吐了口氣,腦中開始想著關於同性戀和同志的事。
  
  他也曾經覺得同性戀是一種違背常理的關係,而且是一種極端、禁忌、不人性的關係,不過……當他高中的時候他就不這麼想了。
  
  班上明明有很多女同學,學校的男女比例甚至是女多過男,但是他卻對女生一點都不感興趣,他只喜歡一個人,一個跟他同性的人,他的同學衛禹。
  
  他本來以為那是一種對於同儕的憧憬,畢竟他那時已經衰到遠近馳名,一般的人都不太會跟他往來,只有異常幸運的衛禹帶著大咧咧的笑容說:『冥漾只是比較粗心而已!哈哈哈!』
  
  兩個人的關係也不是特別的緊密,只能算是同班同學、普通朋友,但是,他卻漸漸感覺到不對勁,他對衛禹的期待已經超過一個對於正常朋友該有的量了,他感覺到事情似乎開始失控,在他高二升高三的那年,他終於知道自己到底哪有跟別人不一樣──喜歡同性。
  
  他並不會特別感到羞恥或是自暴自棄,他接受了這個事實,然後也試著跟家人溝通,他很感激他的媽媽和姊姊都諒解他,他的媽媽只希望當他確定對方是一輩子要生活的人之後再帶回家給她看看,他姊姊也說了:『找個互相看順眼就好。』
  
  她們都沒有反對他什麼,但是他可以看出自家母親帶了一點失望,他不覺得羞恥但是覺得愧疚,對於他的母親,他感到有所虧欠。
  
  但是他的母親告訴他:『你不要後悔這條路,我知道同性戀比任何戀情都還要難以在社會上生存,你要撐住,我和你爸爸都會支持你。』
  
  他從小就倒楣的要命,老是要自家姊姊從醫院把自己領回來,也老是受傷讓母親操心個不停,長大後還發現自己是個同志,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讓媽媽繼續擔心,想辦法照顧好自己,然後或許再找個喜歡的人,不過,他還不是那麼確定自己真的想找個相伴的對象,畢竟……他覺得自家媽媽在某部份還無法接受這件事,所以,關於感情的部份,他就別再多想了,他也沒那種時間,課業比他想像的還要來的吃重一點,可能是因為他的工讀時間吃掉了一些唸書時間吧。
  
  將所有的書籍整理好,圖書館也準備閉館了,確定門窗都上鎖之後,他脫下工讀背心掛到小儲藏室,背著包包跟工讀的學長道別趕到樓下的咖啡廳,他不敢讓冰炎等太久,要不然那個耐心差的人一定會巴死他的。
  
  
  
  
  TBC
  
  
  * * *
  
  
  其實討厭交代褚冥漾的性取向那段。
  依然是沉悶的一個章節,接下來就繼續沉悶下去吧!(喂)
  感謝進來看的大家= V =
  
  (增)
  我今天早上很震驚的知道一件事:原來還書不需要學生證!(靠)
  那上學期的工讀生一直要我出示學生證是怎樣?(囧)
  想當初我抱著兩三本書堆到櫃檯說「還書」時,那工讀生居然要我出示學生證!
  囧!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呣呣
  • 可能是那工讀生不知道還書時條碼一刷書「ㄅㄧ」的一聲就可知借書的人事誰了吧
  • 應該是XDDDDD
    他看起來就是很生嫩很可愛的樣子XDDDDDDDDDD(欸)

    布丁控 於 2011/06/18 1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