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褚冥漾趴死在床上,他知道台中的悶熱天氣從來不能跟學院裡四季如春涼爽濕潤的調節結界相比,但是這也差太多了吧!
  
  褚冥漾望著窗外有點扭曲的景物,他都不曉得是熱氣已經熱到可以把那些建築給蒸軟了還是把他的腦子蒸到沸騰了。
  
  今天好不容易爭取到休假,從那些無窮無盡的瑣碎任務裡逃開,婉拒友人們的出遊邀請,自己回到原世界休養,沒想到一回到家,迎面而來的高溫差點讓他中暑昏倒在門口。
  
  姊姊還在公會裡使喚可憐的袍級們,媽媽出門去超市吹冷氣了,估計不到四五點是不會回來的,只有他一個人在家裡,迎面而來的熱風解不了他的暑氣,反而讓他更加昏頭。
  
  汗水緩緩的流下背脊,溼黏悶熱的感受讓褚冥漾差點抓狂,但是心裡一上火就覺得更加燥熱了,他只能努力保持心情平靜,把電風扇開到最大,想像自己是身在學院的涼爽結界裡,而不是台中這個大烤箱裡。
  
  『米納斯,難道不能用水讓四周的溫度下降一點嗎?』褚冥漾呼喚著那尊貴的幻武兵器,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
  
  清脆的鈴鐺聲輕輕的在耳畔盪起,米納斯清冽淡然的嗓音在他腦海中幽幽響起:『很抱歉,做不到,我沒辦法讓水氣凝結成冰。』
  
  褚冥漾懊惱的呻吟了一聲,滾到角落去避開陽光,把涼被踢的遠遠的,讓電風扇毫無阻礙的從頭吹到腳,雖然不再流汗了,但是光吹電風扇並沒有降溫的作用。
  
  不曉得在床上趴了多久,褚冥漾突然感覺到床邊有一抹微弱的氣息,心臟一跳,飛快的從床舖上跳了起來,看見從頭髮到腳上的襪子都是黑色的冰炎,他突然覺得更熱了。
  
  「學長……大熱天穿黑色會更熱,黑色吸熱你知道嗎?」我看了更熱!褚冥漾癱坐回床上,挪出一邊的位置給冰炎坐,懶洋洋的把電風扇轉向自己然後躺平,現在很熱,光顧著降溫就來不及了,根本沒有多餘的心神理會對方。
  
  冰炎輕哼了一聲,沒有理會褚冥漾幼稚的動作,坐上床舖,交往這幾年來多次來訪褚家,他對褚冥漾的房間熟悉到不行,漸漸把這邊當成自己另一個房間。
  
  冰炎垂眼望著趴在床上完全不打算招呼自己的褚冥漾,輕哼了聲。
  
  雖然說他們在交往,但是他們兩個人總是這樣,沒有任何像在交往的樣子,與其說交往,倒不如說是「交際」,他們之間的交情在外人看起來僅止於學長學弟,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他們幾乎沒有任何親暱的行為──除了冰炎偶爾的惡趣味之外,罵人的次數比說情話還多,正確來說,他們從來沒有公開說過情話──與那對高調的紫袍紅袍兄弟不同。
  
  但是他們在一起是事實,維持這種模式已經好幾年了,沒有刻意去改變的必要。
  
  一點必要都沒有,而且他們對於這樣的相處方式都感到很自在。
  
  冰炎低頭看著那徹底敗給炎熱天氣的學弟,嘴角緩緩挑起一抹惡意的笑,緩緩湊近,伸手摸上褚冥漾的後頸,褚冥漾扭頭避開冰炎的觸碰,瞪了冰炎一下,難道對方不知道現在不管是什麼形式的觸碰或靠近都會讓彼此更熱嗎?而且平常偏涼的體溫為什麼今天特別高?根本是故意的!
  
  「喔?」冰炎挑了下眉,對於褚冥漾小小的造次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更加惡意的靠向對方,整個人都快貼到褚冥漾身上了,擋住了大半的風,柔亮的馬尾落在褚冥漾肩上,讓褚冥漾開始感到有點燥熱。
  
  「學長你擋到風了。」褚冥漾瞪視著幾乎黏在自己身上的冰炎,悶熱的天氣讓他無法保持禮貌,也蒸發掉他對冰炎的敬畏。
  
  冰炎忽略掉對方的抗議,刻意貼靠著對方的身體,讓褚冥漾的體溫一下子又開始飆升,感覺到髮際和背脊又開始緩緩的泌出汗水,悶熱不已!
  
  褚冥漾用力的瞪著那笑意滿滿、像是在等待什麼的惡意黑眼,不太甘願的開口:「學長,請你離我遠一點,要是累了,我的床分你一半睡,但是電風扇給我吹。」
  
  冰炎輕輕嗤笑了聲,微微退開,電風扇的風又重新吹在褚冥漾身上,吹去了悶熱的氣息,心情也不再那麼煩躁,睜著懶洋洋的黑眸望著全身黑漆漆的冰炎。
  
  黑色長袖襯衫、接近黑色的深藍色牛仔褲、黑色的馬尾、微微瞇著的黑色的眼睛,就那皮膚白的特別顯眼。
  
  「學長你不熱嗎?」褚冥漾問道。
  
  「現在問這問題不覺得晚嗎?」冰炎懶洋洋的回答道,拆掉橡皮筋,讓一頭長長的黑色髮絲散落在枕頭上,雖然畫面很美,但是總覺得很熱。
  
  「你以為我是你嗎?」聽著褚冥漾內心的想法,冰炎有點不屑的嗤笑著,然後伸手拉住褚冥漾的肩膀,懶懶的說:「過來一點。」
  
  「不要,兩個人靠在一起更熱。」所以說,熱氣真的把褚冥漾所有的敬畏和矜持通通蒸發掉了,他才敢這樣違逆冰炎。
  
  「你信不信你不過來會更熱?」冰炎瞇了瞇眼,威脅道,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褚冥漾的錯覺,他覺得房間好像變得更熱了,連天花板看起來都有點扭曲,好不容易不流的汗水冒得更兇更急了。
  
  褚冥漾一秒翻到冰炎身邊,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感覺到身上的溫度開始降下,明顯感受到一股涼意從身邊傳遞過來,房間也變得有些冷涼,電風扇吹出來的風吹起來很舒服。
  
  「學長,你這樣濫用能力會出問題吧?」褚冥漾舒服的瞇著眼,嘴巴上這麼說著,但是卻一點也沒要阻止的意思。
  
  「少囉唆。」冰炎閉起眼睛,手輕揮了一下,窗簾就自動拉攏,房間變得涼爽、微暗,很適合睡覺。
  
  「難得的休假就這樣睡掉了……」褚冥漾有點模糊的咕噥著,冰炎淡淡的應了一聲,手又揮了一下,原本被踢到床下的涼被覆上褚冥漾的腰腹。
  
  褚冥漾挪了個好姿勢,不到一會兒就睡著了,冰炎懶懶的半睜著眼,想起搭檔的話:「冰炎,你跟褚與其說在交往,不如說你們是從學長學弟的關係出發,不過這樣也沒有不好,沒有人說交往中就要表現出熱戀的樣子,對褚來說,這樣的關係更自在,搞不好會有更意想不到的效果吧。」
  
  他們兩個從交往到現在都沒有刻意要去改變什麼,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建立在學長學弟的基礎上,他們的相處會比較自然,雖然不是很親熱,但是他們對於這樣的氣氛和相處都很喜歡。
  
  其實並不是沒有改變,而是他們的改變都在不知不覺間,他們現在的行為跟幾年前比起來已經更為親密了,至少對方在幾年前絕不會跟他同床共枕。
  
  他們對於交往的想法是:依照自己與對方的步調緩緩的前進和修正,直到取得最終的平衡。
  
  想到這裡,冰炎又想起夏碎那張笑的有些討人厭的臉,語氣溫和的吐出不中聽的話:
  
  「但是我看最黏人的其實是冰炎吧。」
  
  他不覺得這樣有什麼錯,想要跟喜歡的人親近一點,想要一直能夠看見對方,所以用一些小手段和理由把對方留住或是自己去找人,誰不會這樣?遲鈍連褚冥漾偶爾也會表現出這種感覺──想要留住自己,雖然對方毫無自覺。
  
  交往本來就是如此。
  
  冰炎閉著眼睛想道,聽著身邊細微的呼吸聲。
  
  以為沒有改變,其實正在漸漸變化,回頭檢視,才會察覺其中的差異。
  
  
  
  
  EN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heyuting
  • 你好ˇˇˇˇ

    我是在鮮網有在看圖書館的親吻的路人XDDDD

    這篇明明是冰漾,可是看到高調的紅袍紫袍那邊我覺得是夏冬了=ˇ=(你出去##

    我可以說想看高調的紫袍紅袍說情話嗎??(流口水(被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