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無言的望著系學會辦公室裡頭吵吵鬧鬧的情景,裡頭的人手上握著剪刀剪布,嘴也一邊動個不停,不斷使喚著跑腿的人,感覺就是很辛苦又很勞碌的樣子,連他站在門口這麼久了都沒人注意到他。
  
  「那個……」褚冥漾有點尷尬的開口了,細小又虛軟的聲音卻神奇的傳到每個人耳裡,所有的人都轉過頭,用一種帶著殺氣的眼神看著他。
  
  吞了吞口水,褚冥漾被眾人的視線嚇得緊張了起來,有點僵硬的問道:「呃、那個,請、請問,千冬歲在、在嗎?」
  
  靠近門邊的人馬上對著裡頭喊道:「千冬歲!有人找你!」
  
  褚冥漾這才發現辦公室裡還有一扇通往小會議室的木門,千冬歲帶著有點不耐的臉色從裡頭走出來,看見褚冥漾的時候有點愣了一下。
  
  「漾漾,有什麼事嗎?」千冬歲推了下眼鏡,迎上前,手裡抱著企劃書、幹部名單還有會議紀錄檔案,以及三四種顏色的資料夾,臉色有點睏倦疲憊,連日來的密集會議和洽商協談讓他沒有太多時間睡覺,醒著的時候不是在思考宿營的事就是在上課,就算吃飯也有許多人不斷打電話找他,沒辦法沉靜下來好好休息。
  
  「我是想說你最近很累,我媽寄了一點中藥上來,想帶來給你喝。」褚冥漾提起手上的保溫瓶,另一手拎起一個環保提袋說:「我想你應該還沒吃晚餐吧?我把晚餐帶來了。」
  
  他知道最近千冬歲都忙到沒什麼時間吃飯,就連幫他買好的便當也沒吃到幾口就要去開會了,如果讓對方一直保持這種生活直到學期末的話大概會胃潰瘍,所以才會親自帶著便當過來盯他吃飯,如果能夠幫上一點忙的話就更好了。
  
  看著褚冥漾有點不知所措又有點堅持的表情,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把人帶到小會議室,聲音有點沙啞:「學長也在裡面。」
  
  「什麼?」褚冥漾一時沒聽清楚,等到見到那頭銀色長髮和紅色眼睛的時候,褚冥漾狠狠地嚇了一大跳。
  
  「學長?夏碎學長?」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兩位學長,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為什麼大二的學長會出現在這裡,迎新一向是由大一主辦的不是嗎?
  
  「褚也來了啊。」夏碎對著那有些慌張的學弟笑了笑。
  
  「啊!學長好!」褚冥漾有點遲鈍的說,望著瞄了他一眼後就不再搭理他的冰炎,搔搔頭,不知道該不該對冰炎打招呼,但是對方正在工作這樣突然出聲打斷別人是很不禮貌的吧?
  
  「漾漾找個地方坐,不好意思有點亂。」千冬歲接過褚冥漾手上的袋子,坐到電腦椅上,倒了一杯養氣人參茶,摘下眼鏡緩緩啜了一口,微微笑了:「很好喝,謝謝。」
  
  褚冥漾傻愣愣的笑了笑,一邊撥開一疊資料小心的在地板上坐下來,有點不知道該做什麼,望了望四周的資料夾和紙張,小心的伸手把它們扶好以免倒成一片。
  
  「褚!幫我把這個照日期排好,日期小的在後大的在前。」冰炎突然遞來一大疊厚厚的會議紀錄,一點都沒有指使學弟的愧疚。
  
  褚冥漾有些傻愣的接下那疊資料,慢慢的照著日期排整齊,因為平常在圖書館排書、整理資料已經習慣了,所以做起來頗為順手,不到五分鐘就把一大疊資料全排好了。
  
  「好了,還有什麼要我幫忙嗎?」褚冥漾順口問道,冰炎毫不客氣的指著旁邊一大堆從地板堆到膝蓋高的資料夾,示意褚冥漾排整齊。
  
  「整理好之後把會議紀錄和那疊資料夾都放到鐵櫃裡。」冰炎指著門邊一個鐵櫃,一邊把最近幾天的會議紀錄存成電子檔。
  
  一旁的夏碎有點無奈的微笑著:「褚,抱歉,拖你下水。」
  
  「不會啦!」褚冥漾點有慌張的搖搖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能幫上忙我還滿高興的,最近看千冬歲很累所以我也在考慮要進來幫忙,希望不要造成麻煩……」
  
  「那就給我好好做!」冰炎口氣有點衝,剛剛跟一大群蠻不講理只想照著自己想法去執行活動的委員開會,讓他心情異常惡劣,口吻也比平常更為直接。
  
  「欸。」褚冥漾搔搔頭,察覺到冰炎的心情不是很好,便加快手上的動作,希望能在今晚幫他們把房間裡的資料整理完,這樣其他人就不用老是擔心資料整理不完或是找不到要用的會議紀錄。
  
  會議室裡一片安靜,只有鍵盤的敲打聲和書頁沙沙作響的聲音,以及褚冥漾在滿地資料和鐵櫃間來來回回走動的腳步聲。
  
  「學長,我整理好了,還有什麼需要幫忙嗎?」褚冥漾抹抹額上的汗水,望著冰炎,等待下一步指示。
  
  「咦?」夏碎跟著抬起頭,有點驚訝的看著整齊乾淨的鐵櫃,資料的排列井然有序,不同的資料間還用書插隔開,資料夾上頭也詳細的註明了日期和名稱,一目了然。
  
  「褚,真了不起。」那雙紫眸笑的彎彎的,眼中盛滿溫和笑意和感謝,那好聽溫潤的聲音稱讚道:「整理的真好。」
  
  「不、不會啦!平常做習慣了!」褚冥漾猛搖手,很少被稱讚,尤其對方還是學長,緊張的臉都紅了。
  
  「哼,還不錯。」冰炎淡淡的微笑起來。
  
  看見冰炎笑了,褚冥漾抓著頭有點不好意思,傻愣愣的笑著,看見冰炎有點疲憊的神色,和揉按肩頸的動作,褚冥漾不假思索的開口說道:「學長我幫你打吧。」
  
  冰炎看著他一下,挑了下眉。
  
  「學長好像很累的樣子……」褚冥漾尷尬的搔搔臉,說道:「反正我也沒事做,來這裡本來就是要幫你們的。」
  
  冰炎挑挑眉,輕輕的哼笑了聲,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站起來活動了下肩頸和手臂,將位置讓給褚冥漾。
  
  「我去看看外面做的怎樣。」跨步往外走去,過沒多久,冰炎冷淡的聲音透過門板傳進來:「這布剪成這樣能用嗎?布球也綁的不夠緊,這樣一丟就鬆開了到時怎麼甩?道具組的背景怎麼還沒上色?」
  
  褚冥漾縮著脖子聽著冰炎冰冷無比的嗓音,開始慶幸自己不是在外面被凍成冰棒的可憐人。
  
  「冰炎不是故意要兇的,不這樣盯的話會懶散,進度會delay的。」夏碎有點無奈的笑笑。
  
  褚冥漾點點頭,低頭望著螢幕,將格式複製然後把資料輸進電腦裡,過了一會兒,才突然想起千冬歲,抬頭往另一邊看了一下,發現對方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
  
  夏碎起身拿了件外套被在千冬歲身上,有點無奈又有些寵溺的笑了笑,褚冥漾趕緊把視線轉回螢幕上,心裡拼命默念:『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剛剛夏碎表現出的感情是濃厚而且深刻的,雖然他只瞄到一眼,但是對方臉上露出的眷戀表情不是假的,他開始思考那兩個人復合的可能性,腦中胡思亂想了一陣子之後才發現自己都沒有進度,要是等一下被冰炎發現可能會被打死,揮去腦中多餘的思緒專注於眼前的工作。
  
  之後,褚冥漾三不五時就會被冰炎抓去幫忙整理資料,偶爾也會下海幫忙剪布和做道具,漸漸從中學到許多,不只是該怎麼做才能把布條綁牢或是跟廠商協談商議,還有跑活動流程和請求附近的店家贊助,不知不覺中又學到了很多事情。
  
  更讓他感到高興的是,他終於也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跟大家一起體驗了,而不是因為倒楣老是被排擠。
  
  雖然剪布會剪到手、黏道具時會把自己的衣服一起黏進去,有時候資料輸入到一半電腦會突然當機,在跑活動時跌倒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他覺得很愉快,即使忙到十一點才能回家,他也覺得很值得,這是他第一次參予大型活動的後製和進行,又是個新奇的經驗。
  
  他很高興自己有來找千冬歲,能夠幫的上忙,雖然有時也會因為進度落後而生氣焦躁,但是整體的滿足感是前所未有的,他真的很開心能夠跟大家一起經歷這種時刻。
  
  
  
  
  TBC
  
  
  * * *
  
  
  這一章好瑣碎,但是我好喜歡(被巴)
  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