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當晚的事情完全超乎他的想像,當他抱著中藥補品趕到冰炎家之後,裡頭有點過分歡樂的景象嚇到他了。
  
  阿利坐在中央笑的一臉颯爽,跟大家分享他暑假帶團出去跑活動的事,安因教授和賽塔教授在一旁泡茶聊天,冰炎瞪了他一眼,像在責怪他太晚到,另一頭的千冬歲和夏碎拿著一本書低聲的討論著,在場還有兩位陌生人,一位是褐色短髮,像是鄰家大哥一樣的溫和男子,看到他的瞬間褚冥漾直覺對方跟阿利絕對是親戚,結果證實兩人是親兄弟。
  
  另一位有著一頭冷漠的銀色髮絲,眼睛像是寒冰一樣的淡藍色,表情非常高傲,不屑參予任何一個討論,整個人在這場合顯得很突兀。
  
  「看什麼看?沒水準的傢伙。」薄涼的唇毫不客氣的吐出難聽的話語,淡藍色的雙眸徹底透出鄙視的眼神,褚冥漾愣了一下之後才反應過來對方是在罵自己。
  
  之後他才知道原來對方是某國的王子,是個他完全沒聽過的國家。
  
  所有的人到齊之後,他們轉移到廚房的餐桌,用餐期間除了那位名叫休狄的王子之外,其他人都很仔細的聆聽阿利最近的出團經歷,除了在講到左眼受傷那段氣氛有點詭異之外,一切都非常愉快。
  
  跟他之前預想的完全不一樣!他甚至為此準備好了一段安慰效用的話語,還演練了幾次,沒想到完全派不上用場。
  
  唯一讓褚冥漾感到心情不愉快的就是那個高傲的傢伙,先不管他是不是王子,怎麼會有人講話這麼自以為是!那種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的唯我獨尊式發言,事後阿利私底下偷偷向他道了歉讓褚冥漾感到尷尬,畢竟那與他無關,但是卻是阿利來道歉,反觀當事人卻一點歉意都沒有。
  
  他的火氣在阿利的道歉下降了下來,但是之後道別的時候,休狄目中無人的態度讓他恨不得把對方從窗戶丟出去。
  
  那句「擋到路了,礙事!」讓褚冥漾理智全失,憤恨的看著對方踏出門口,心裡默默的詛咒著:『最好被絆倒!』
  
  結果對方真的就被門檻絆倒了。
  
  眾人錯愕的看著那趴倒在地上的高傲王子,瞬間有點反應不過來,之後阿利將人扶了起來,帶著有點抱歉的笑容走進電梯,褚冥漾依然有點呆愣的看著那額頭中央有一點瘀青的貴氣面孔,沒想到自己隨便想想的話居然成真了,其實他是有詛咒別人的能力吧?
  
  過了幾天之後,阿利單獨把他找了出去,請他吃了一頓飯當作賠罪,畢竟休狄的不屑幾乎都是針對他,阿利為此感到有點抱歉。
  
  在褚冥漾用力的搖頭強調自己不介意之後,阿利帶著爽朗的笑容目送他上樓,才又搭車離去。
  
  就算阿利失去一眼的視力,依舊是開朗的笑著,除了單眼視物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有暈眩的感覺和難以捉摸物距之外,他依然天天到處跟團跑活動,依舊是這麼颯爽有活力。
  
  褚冥漾笑了笑,對於自己之前擔心不已感到多餘,對方依然過的很好,而且在兄長的協助下,漸漸開始適應單眼的生活了。
  
  相較之下,要擔心別人,還不如擔心自己。
  
  褚冥漾有點頭痛的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學弟,他差點忘記今天是認親大會,要不是千冬歲的提醒,他可能一下課就跑回家去了。
  
  「學長,你頭痛嗎?」有點疑惑有點冷淡的語氣,來自他的大一學弟丹恩.史凱爾。
  
  「不,我很好,我只是、嗯哈哈,在等大三學長的電話。」褚冥漾掏出手機瞪著暗暗的螢幕,拼命祈禱冰炎趕快打電話過來,他已經沒有話題可以跟學弟聊了,而千冬歲跟他的學弟非常有話聊,兩人已經聊到渾然忘我,開始討論起系上的出路和未來等等奇妙的話題了。
  
  「學長,實驗報告會很難做嗎?」丹恩開口問道,表情顯得有些疑惑。
  
  「呃,你指哪個?物理還是生理?」褚冥漾愣了一下,對於學弟的發言感到有點驚訝,一般來說都是會問大學生活怎麼樣附近有什麼好玩的社團怎樣怎樣之類的問題才對,沒想到對方一開口就是問報告,讓褚冥漾有點呆愣。
  
  「都是。」
  
  「呃,我覺得物理實驗報告比較好做,呈現圖片、數據、結果、問題討論和心得就好了,生理比較麻煩,還要去查資料,做不好會被退,而且重做的分數會被砍百分之十。」褚冥漾有切身的經歷,第一次做報告的時候他就被退了,而且還被退的不明所以,去請教冰炎之後才發現是心得的字數不滿五百字。
  
  拜託!也才差十幾個字好不好!真的那麼斤斤計較那十幾個字的差別嗎?
  
  想到這裡,褚冥漾很慎重的補上一句:「就算用掰的,生理實驗心得一定要滿五百字!要不然會被退!」
  
  丹恩點點頭,兩人又陷入一片沉默,褚冥漾感到有點尷尬,正在思考有什麼樣的話題可以聊的時候,手機終於響了。
  
  「喂?學長?」
  
  褚冥漾的語氣顯得有點興奮,讓電話那頭的冰炎頓了一下。
  
  「……褚?」冰炎難得遲疑,語氣有點不確定,畢竟對方臉上老是畏畏縮縮的樣子,見到自己就像看見天敵一樣,與其說對方是尊敬自己不如說是敬重與畏懼並存。
  
  「學長!」過分開朗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冰炎開始懷疑對方腦子有病。
  
  「你在哪裡?」冰炎將機車熄火,拔掉鑰匙,提著兩杯飲料和兩份炸品走向褚冥漾說的地點。
  
  過沒五分鐘,冰炎看見褚冥漾站在教室門口四處張望,在見到自己的瞬間,臉上迸出欣喜的神色。
  
  「學長!」
  
  真的很難得對方會這麼開心見到自己,冰炎挑了下眉,看著快步走過來的褚冥漾,將手上的食物遞出一份給他。
  
  「奶茶!雞腿排!」褚冥漾驚訝的看著手上的袋子,感動的看著冰炎。
  
  冰炎嗤了一聲,對於學弟愚蠢的滿足表情和激動眼神不予置評,紅眼向教室裡掃了一圈,看見一名跟周遭有點隔離的大男孩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是他嗎?」冰炎推了下褚冥漾,直直的看著對方,回應他的視線。
  
  「嗯,丹恩.史凱爾,萊恩的弟弟。」褚冥漾有點心不在焉的說,腦子裡已經被雞腿排和奶茶佔據。
  
  「吃啊,你光捧著它就會飽嗎?」冰炎涼涼的說道。
  
  得到冰炎同意,褚冥漾撕開紙袋,開心的吃著雞腿排,跟在冰炎身後進入教室,一邊吃雞腿排一邊聆聽丹恩跟冰炎對話。
  
  盯著冰炎的側臉,褚冥漾發現自己漸漸的放鬆下來,不再感到緊張和緊繃,他本來以為只是自己不善與陌生人相處,現在仔細想想,他是在冰炎出現之後才放心下來的,這是代表什麼意思?
  
  褚冥漾覺得有點詭異,開始回想過去一年生活,自從知道冰炎住隔壁之後,一有問題馬上就往隔壁跑,上學也是坐對方的機車去的,天天一起吃早餐,也經常會一起吃晚餐──畢竟它們是鄰居,而自己又常開火,平常在學校也會見面,彼此接觸的太過頻繁了。
  
  褚冥漾這才意識到這種情況可能有點糟糕,但是突然想改變現況也不太可能,先不說兩人就是鄰居還是直屬學長學弟,上課期間大二和大三一起上課也是常有的情況,午餐也會一起吃,不,他們幾乎是三餐都會在一起吃了,兩人的生活已經有大部份相融在一起。
  
  他也沒辦法想像切割的生活會變成怎樣,因為對方就是他鄰居、他的學長啊!
  
  而且,與其說是他依賴冰炎,不如說冰炎已經變成他生命裡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已經不再只是學長了,他對冰炎的定位已經超越了一般學長學弟的層次了,是絕對不能缺席的。
  
  絕對不能缺席的!
  
  褚冥漾腦中閃過這句話,停止啃咬雞腿排,心裡升起一股異樣的感受。
  
  冰炎注意到褚冥漾開始恍神,微微皺了下眉,轉頭注視著褚冥漾,有點不悅的出聲叫道:「褚?」
  
  一回神就對上那雙燦亮的紅眼,褚冥漾愣愣的張著嘴,瞪大眼睛,在那瞬間,心裡突然明白了某些事──他對冰炎的感覺似乎已經超越學長學弟了。
  
  
  
  
  TBC
  
  
  * * *
  
  
  好久不見了大家!
  我不是忘記更新而是因為在趕進度XD(巴)
  插花插好兩朵了很開心,星掠的花兒正在蘊釀中(歡樂)
  因為剛剛訂了硝子的自重不能殘本,我現在快樂的全身都輕飄飄的說(傻笑)
  
  感謝鍵閱唷大家!(笑)
  PS:沒有意外的話這個月會見到小傘21!(或許?)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