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直勾勾的盯著角落併坐在一起的情侶,男孩輕輕的撫摸的女方的頭髮,低聲的講了些什麼,女孩笑個沒完,雖然看起來是一幅很三八的景象,但是氣氛卻甜蜜的教人全身起雞皮疙瘩。
  
  「漾漾?」千冬歲的聲音輕輕的響起,褚冥漾回過頭,看見友人捧著幾本厚厚的原文參考書站在櫃檯前。
  
  「抱歉。」褚冥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將書翻到背面開始刷條碼,螢幕上顯示出一條又一條的紀錄和還書期限,低聲的說:「可以借到28號。」
  
  「謝謝。」千冬歲慢條斯里的將書整理好,推了推眼鏡,輕輕的問道:「漾漾最近有煩惱嗎?」
  
  「煩惱?」褚冥漾愣住了,呆呆的看著千冬歲,對方精明的黑眸直勾勾的望著自己,讓褚冥漾的心臟重重的跳動起來,感覺有點焦慮,低下頭摸著鍵盤,感覺到心臟重重跳動著,不敢直視著對方的黑眸,怕對看太久,所有的心事都會被看穿。
  
  「最近宿營還要忙一段時間,要是漾漾有什麼煩惱,我可以抽出時間幫你想辦法。」千冬歲捧起書,望著對方有點憂愁不安的臉,發現褚冥漾的視線轉來轉去,不知道該擺在哪邊。
  
  「不然,我請冰炎學長幫忙?」
  
  「不用了啦……」褚冥漾有點尷尬的回絕對方的好意,視線飄移,不敢正眼看著千冬歲,有點隨便的說道:「我自己解決就好了,不用麻煩到學長啦……」
  
  千冬歲頓了一下,覺得對方的反應很奇怪,平常有問題都會尋求他人協助的褚冥漾第一次表現的這麼「獨立」,而且,對三不五時就去尋求冰炎幫助的褚冥漾來說,幫忙或是請求協助從來就不是什麼大問題,大一整個學年都幫了,怎麼可能現在突然說是麻煩對方?
  
  千冬歲瞇了瞇眼,覺得對方的行為有些異常,開始考慮晚一點的時候去詢問一下冰炎是否有發覺褚冥漾的異常表現。
  
  褚冥漾知道友人是在關心自己,但是他並不想將這件事說開,雖然他知道對方不會排斥自己的性取向,但是他希望這件事可以不要外傳,只要他一個人守著就好,他不要因為這件事而造成任何人的困擾,即使他們都很想幫助自己。
  
  「千冬歲,我很好,我只是家裡有些事有點麻煩。」褚冥漾掛著有點顫抖的笑容說道,強迫自己眼神直視著那雙精悍的黑眸。
  
  千冬歲望著對方顫抖的扭曲微笑,沉默的推了推眼鏡,明明知道對方是在欺騙自己,但是他還是心軟了。
  
  「我知道了,漾漾,如果我幫的上忙,不要客氣,好嗎?」
  
  「好。」
  
  褚冥漾並沒注意到自己的眼神在點頭答應的那瞬間飄開了。
  
  褚冥漾垂下視線,沒有目送千冬歲離開,感覺到自己的指尖微微顫抖發冷,他想圖書館的冷氣真的太強了一點,下次應該穿件外套。
  
  不管怎樣,這件事他絕對不能跟別人說,如果還想珍惜現在的關係,他就不能說。
  
  褚冥漾微微抿著唇,焦慮不自覺的表露在臉上,他能夠自己解決這件事嗎?他的焦躁已經藏不住了,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他需要尋求某人的協助,但是必須是保密而且絕對沒有利害關係的人。
  
  褚冥漾的指尖無意識的在書脊上滑動,突然一個詞閃過他眼前:「諮商」,滑動的指尖止住了,褚冥漾深深的凝視著那本書──「問題與諮商 心理諮商的技巧與方法」。
  
  或許他真的需要諮商。
  
  褚冥漾認真的思考著,反正他現在除了學校工讀之外沒有其他打工,他可以找個時間去輔導室找人談談,今晚沒什麼事,可以去問一下吧。
  
  褚冥漾一邊想著一邊把書都給排好,交由另外兩位工讀生去歸位,揚起一抹不好意思的淡淡笑容面對櫃檯前的隊伍,手上迅速的刷著條碼,嘴裡唸出還書日期,有點忙碌的過了一整個下午。
  
  掛著側背包站在輔導室門口,他已經站在這邊發呆好一陣子了,幸虧這裡地處偏僻隱密,幾乎沒什麼人經過,所以就算躺在這邊也不會被人踩過去,頂多就是被掃地阿姨白眼而已。
  
  門突然被打開了,幾位男女同學帶著一臉愉悅的表情走出來,對著褚冥漾點點頭,笑了笑,便往校舍走去。
  
  褚冥漾愣了一下,沒漏聽剛剛裡頭傳出的歡樂笑聲和交談聲,沒想到輔導室是一個這麼愉快的地方?他以為輔導室應該是提供升學或是就業輔導之類的地方?以前高中的時候輔導室就擺滿了升學雜誌根校園快訊等等的刊物,還有幾位輔導老師笑臉迎人的替學生解答疑惑。
  
  難不成大學的輔導室比較不一樣?功能地位更新升級?
  
  褚冥漾愣愣的站在門口腦殘好一段時間之後才鼓起勇氣敲門走進輔導室。
  
  「不、不好意思,請問……」
  
  
  
  
  TBC
  
  
  * * *
  
  
  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QwQ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