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以最年輕的年紀拿下黑袍職銜的冰炎,自然不是一般人物,在老師眼中,冰炎是個喜歡翹課出任務以至於出席率經常性不足的優等生;在同學眼中,冰炎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忙碌袍級;在學弟妹眼中,是個強大美麗帥氣且值得效仿的對象;在褚冥漾眼中,冰炎是火星人的超.究級進化型、萬用擋箭牌和特別通行證的最佳代表。
  
  出自冰炎手中的護符、爆符和傳送陣絕對是掛保證的,光是抬出「我是黑袍」四個字就夠有力了還需要其他證明嗎?他甚至覺得冰炎可以去開一間店叫做「黑袍出品」,然後底下掛一個牌子寫:「保證佳品!」
  
  有一個萬用型黑袍學長真的很方便,至少出任務遇險的時候不會死得很難看,而且可以在第一時間使用品質超優、決不卡牆壁的高等傳送陣回到學校保健室復活,絕對不會延誤黃金復活六秒鐘以至於急救不能只好等超生!
  
  不只如此,冰炎的智識廣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今通達,要論講古冰炎絕對不輸考古學家,而且八大語言樣樣精通,褚冥漾還沒看過有對方無法溝通的種族,除了有理講不清的傢伙之外。
  
  有這麼一個萬能的傢伙在,公會不好好利用一下真的完全說不過去,所以冰炎的任務量頗多,至少,就褚冥漾的認知而言,那樣的任務量實在有點多到誇張。
  
  黑袍的任務絕對不是像早晨在校舍散步找出怪蟲那麼簡單,穿上那身黑色的袍衣,並擁有至高的權力,相對應的要付出更多心力──或說是生命──去完成一個任務。
  
  那些任務已經不是用「玩命」在形容了,好幾次他都差點跟阿嬤一起去了,而且,冰炎身邊多個帶衰的他,只會讓原本已經夠膠著的情況瞬間更加複雜好幾倍,若是要具體一點形容,大概就是「尾數不知道有幾個零的報酬被狠狠扣掉三分之二去做事後修繕和賠償」的那種感覺吧。
  
  不過在經過一年的相處和出任務的經驗後,褚冥漾深刻體會到原世界被火星人滲透得有多徹底,黑卡就好比古代皇帝的尚方寶劍免死金牌之類的,六星級七星級的那種金光閃閃大飯店都要禮遇九分,經理主任一個個哈腰鞠躬只差沒跪下來說聲「皇帝駕到」。
  
  每次看見對方誠惶誠恐的表情,以及數不清的高級待遇,褚冥漾就覺得這世界真是太令他感到絕望了,雖然他也是受惠者之一,但是他就是會忍不住覺得世界很無望。
  
  黑袍已經可以跟特權畫上等號了吧?還是說,「黑卡既出,暢通無阻」?真的就像古代皇帝的免死金牌一樣,見卡如見人,皇帝在此還不敢快跪下來……
  
  啊……徹底偏題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冰炎被冠上「萬用型黑袍」這個稱呼絕對不是叫假的,保證比蚌殼產的超大珍珠還要真!
  
  「學長=萬用型=無所不能=每項技能都強到不行=沒有弱點=強者=變態」這個公式不管在任何情形下都不牴觸不矛盾,而且,絕對成立。
  
  他以為所謂恆等式就是這樣。
  
  也因此,他根本想不到那麼強大的一個人居然會輸給一個喜歡喝咖啡的老不死變態,徹底地靈肉分離,身體淪為被操縱的傀儡,用那雙毫無光芒的冷淡紅眼看著他們,毫不遲疑地舉刀相向。
  
  心裡頓時出現許多複雜矛盾的感受,灰暗的想法和念頭覆蓋了整顆心,痛苦、難過、震驚、畏懼、膽怯和抱歉,不過,在震驚過後,想要對方回來的念頭比什麼都還要強烈,至少、至少絕對不要那麼漂亮乾淨的一個人被髒污的鬼族利用。
  
  幸好,幸好,事情都過去了,那個他很思念的萬用黑袍──正在兼任家教──也好端端地站在他眼前,用那雙混合著怒火和無奈的紅色眼睛監督他寫完符咒學的作業。
  
  「線條要乾淨俐落,不要老是歪七扭八!褚!你畫這什麼鬼畫符?」冰炎狠狠地將褚冥漾手中慘不忍睹的符紙抽走,順手從符紙盒裡抽了十來張,叫褚冥漾仔細地跟著畫一遍,再有差錯就直接把人掐死丟到黑館外面的森林餵……去!
  
  看著課本上捲成一團的元素符號和陣法,褚冥漾真的覺得鬼畫符都比這個莫名其妙的閃亮亮陣法好畫多了!要是他去做道士收妖的話應該能賺到不少騙人錢吧!
  
  「你要是真的去做道士,我一定先把你收了。」冰炎舒服地躺靠在柔軟的沙發上,冷冷地揚起一抹微笑說道。
  
  褚冥漾嘆了口氣,捏了捏酸痛的肩頸,有點發顫地抓起滾到桌緣的筆,更加使勁地繃緊酸軟無力的臂膀,想要畫出一條漂亮的直線。
  
  冰炎輕輕地嘖了一聲,扔下厚重的磚書,幾個大步跨到褚冥漾身邊,握住褚冥漾微微顫抖的手,迅速地拉出幾條漂亮的直線,下筆俐落毫不遲疑,在線條旁邊補上幾個元素圖案。
  
  褚冥漾望著手中線條乾淨俐落的符咒,心裡忍不住湧起無限感慨,那麼詭異的扭曲陣法居然用五秒就畫好一張,不得不說果然是變態!
  
  褚冥漾偷偷瞄了冰炎一眼,發現對方根本就不想理他,逕自舒舒服服地躺上沙發繼續看書,連動手巴他都有點懶的感覺,也是啦,病人還是要多休息,雖然說靈魂已經跟身體黏合了,到目前為止除了變得懶洋洋了一點,沒有出現突然昏迷或休克的連續劇必備芭樂後遺症,但是天曉得哪一天會不會又靈魂出竅到冰川下睡覺?
  
  「褚,你再繼續囉唆我會考慮直接擰掉你的腦袋。」冰炎瞄了他一眼,挑起一抹危險的笑容,嚇得褚冥漾馬上正襟危坐,認真地臨摹法陣的線條,不敢再胡思亂想。
  
  雖然有冰炎在一旁督促自己功課會讓他有種小命隨時都要被咖擦掉的感覺,但是有個萬用黑袍當家教的感覺不錯,至少可以確定作業絕對不會出錯,品質絕對是掛保證的!
  
  唔……所以說,萬用型黑袍也可以當家教,那……可以兼任管家嗎?像是尼羅那樣子?
  
  褚冥漾腦中浮現冰炎板著臉,恭謹的彎身說「主人」的景象,下一秒,「喀碰」一聲,旁邊的冰炎毫不留情地抄起一旁厚實的書本往褚冥漾的後腦砸過去,把對方腦中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都打掉。
  
  只能說,腦殘已經變成褚冥漾的慣性了,要對方的腦袋自動自發把轉速降下來是不可能的,也因此,必須有人適時地給予提醒,避免哪一天真的轉太快而造成腦抽筋。
  
  冰炎絕對是當仁不讓的最佳人選,就憑對方是史上最年輕的黑袍,而且還是萬用的!
  
  
  
  
  TBC
  
  
  * * *
  
  
  感謝鍵閱XD(歡樂)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