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對於冰炎而言,「萬用型」這個詞每每出現在褚冥漾的腦海中,他就會產生想要狠狠巴過去的衝動,而他也付之於行動了,萬用聽起來就像是什麼廉價標籤一樣,難聽。
  
  褚冥漾揉著痛到令他想尖叫的後腦,晃了晃暈花花的腦袋,振作起精神繼續根線條圓圈和元素符號奮戰。
  
  放下書,冰炎深沉的紅色眼睛注視著褚冥漾的側臉,心裡湧起一種近似於無奈的感覺,怎麼對方就是不懂,所有自己給予的指導和引領,都是希望對方慢慢地、一步步地追上來,他不求快也不求急,但是褚冥漾卻自己暗地裡焦躁著,給自己太多壓力。
  
  「嘖。」冰炎微微擰起眉,他並不是要對方把自己搞成這樣,給予線索,讓對方有蛛絲馬跡可循,而不是急躁地想要迎頭趕上。
  
  會造成這樣的情況,是自己指導的方法出錯還是對方會錯意?
  
  冰炎垂下雙眼,有點無奈地輕嘆了口氣,還有很多時間,不用急的,對方到底在躁進什麼?在擔心什麼?為什麼拼命地逼迫自己取得那份強勁?
  
  冰炎瞇起紅眼,靜靜地起身,緩緩踱到褚冥漾身後,看見對方抓著筆在符紙上畫下略顯急躁的線條,腦袋裡不斷傳來焦急的碎碎念,冰炎突然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說道:「褚,你在急什麼?」
  
  褚冥漾嚇了一大跳,扭過身子面對冰炎,眼眸有點心虛地到處東看西看,就是不正視著冰炎。
  
  「褚。」冰炎淡淡地喚了一聲,垂眸望著那張有點疲憊的臉,低低地問道:「你在急什麼?」
  
  褚冥漾聽見冰炎的低語,將視線投往他處,不敢看向冰炎,怕一看到對方關切的紅眼,他就會丟臉地哭出來。
  
  他不敢告訴冰炎是因為驚覺自己的不足和沒用,所以下定決心要好好的學習,但是,即使在阿利的教導下平安地度過了危機重重小命多次不保的一年,他還是覺得不夠,非常不夠。
  
  冰炎默默地聽取完對方告白般的心聲,輕輕地抵住對方的額頭,感覺到褚冥漾顫抖了下,那雙黑眸有點驚恐、有點擔憂地望著自己,冰炎只是輕輕抵著,沒有說話,然後在褚冥漾唇上輕吻一記。
  
  望著褚冥漾呆愣通紅的臉,冰炎緩緩地問:「褚,你到底在急什麼?」
  
  褚冥漾望著被自己貼上「萬用型」標籤的冰炎,強大如對方,卻被變臉人給利用了,靈魂和身體就像是切西瓜一樣剖成兩半,即使強悍如冰炎,還是被那個變臉人當作傀儡操弄,最後,是在許多人的努力之下,好不容易才救回來的。
  
  追根究底,似乎就是他那可以殺死一隻混血精靈的好奇心、無聊的賭氣和不夠強的蹩腳能力害的,總之就是他害的。
  
  冰炎頓了一下,舉起拳頭用力敲下去,不悅地瞇眼瞪著那雙水潤的黑眸和委屈的臉,冷冷地說:「要我說幾次,從來就沒有人怪你什麼,你再擺出這種表情,我就讓你去見你阿嬤。」
  
  褚冥漾抱著疼痛的後腦,不敢多說什麼,只敢在心裡反駁。
  
  「遺傳到先天能力跟這件事無關,你一直想把這件事扛下來做什麼?就這麼想當替死鬼嗎?」冰炎的話語像是冰塊般狠狠地往褚冥漾身上砸,冷得他縮成小小一團,在心裡暗暗抱怨冰炎的惡鬼性格又復發,剛剛的溫情一下子就被沖到太平洋去了。
  
  「褚。」冰炎有點無奈地嘆口氣,伸手摸摸他的頭,放緩了冷峻的語氣,開口道:「我說過了,總有一天你們都會到這個位置,你的能力並不比其他人差,有時候重要的並不是能力,而是那份心意,有了那份心,你能做到的會遠比你想像的還要多,就像你將我帶回來一樣。」
  
  褚冥漾覺得眼眶酸酸的,嘴裡吐出抱怨般的話:「學長早這樣說不就好了,幹麻揍人?」
  
  「因為你欠揍。」冰炎伸手拍了下褚冥漾的頭,瞄了瞄桌上凌亂的符紙和文具,輕嘖了聲說:「今天就到這裡,先睡覺。」
  
  「啊?」怎麼突然要睡覺?褚冥漾不明所以,剛剛不是還在心聲大告白和解惑之類的,怎麼一下子跳到要睡覺?而且現在才剛要中午欸!
  
  「我想睡了,沒力氣繼續盯著你畫那些四不像。」冰炎一句話堵死褚冥漾的碎碎念,還一舉重創了對方的心靈。
  
  躺上床之後,紅眼望著褚冥漾哀怨收拾課本和文具的身影,淡淡地說:「過來一起睡。」一句話講的像是一起吃飯一樣簡單。讓褚冥漾徹底傻在原地。
  
  有點呆滯地望著半側著身的冰炎,對方慵懶的姿態看起來就是很想睡的樣子,不過剛剛那個「一起睡宣言」是怎麼回事?是他耳朵聽錯了還是今天的冰炎真的怪怪的?溫情模式開太多次了他會很害怕啊!
  
  「叫你過來一起睡就睡你囉唆一堆是怎樣?」冰炎不耐煩地說道,紅眼兇狠地瞪著褚冥漾,對方馬上連滾帶爬地跳上冰炎寬敞的大床。
  
  冰炎不理會褚冥漾緊張的表情,逕自環上對方的腰,臉輕輕靠在有點僵硬的肩上,悶悶地咕噥一句:「褚,放鬆一點。」
  
  褚冥漾反而更加緊張,緊張到肩頭都拱了起來,冰炎皺了下眉,又挪了個姿勢,逕自瞇眼休息,過了好一陣子,褚冥漾才緩緩地放鬆下來,最近為了要磨練自己畫符咒、記法陣,好幾個晚上都晚睡,精神不濟,躺在冰炎奇妙冷香環繞的床鋪上,睡意淹沒了他。
  
  朦朧之中,伸手抱住了一旁體溫微微上升的冰炎,喬了個舒服的角度,安靜地睡了。
  
  桌上收拾到一半的課本和文具有些散亂地堆著,鉛筆滾到桌沿,掉落桌面,細微的聲響被地毯吸收,床上的兩人依然睡得沉穩。
  
  
  * * *
  
  
  『靈魂上的傷勢難以治癒的,安因的靈魂缺口永遠都無法補足了,但是他的情況不一樣,只是被強迫分離,只要全力搶救就可以還給小朋友一個完整全新的亞殿下啦!只要小朋友希望的,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啦!像你們班導說的,就連搶銀行也會百分之百成功喔!』講完這句話的某人被自家大姐兼醫療班頭頭一腳踩爛,褚冥漾看了滿頭黑線,但是一點都不同情他。
  
  『就像這傢伙說的,只要你相信,沒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說完,鞋跟狠狠地旋轉了下才從某人身上走下去,那冷艷的嘴角挑起一個帥氣的弧度,問道:『你怎麼說?』
  
  『我相信……一定會回來,我很期待。』褚冥漾的聲音有點乾澀,但是真誠而且溫暖,琳婗西娜雅笑了笑,一腳把某人踢開,轉身走進那間重症病房。
  
  『只要你相信,就會成功。』紅豔的唇彎起一個自信、愉快的笑容。
  
  所以,一年多之後,他回來了,最重要的那個人終於回來了,最重要、最親愛的學長。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END
  
  
  * * *
  
  
  難得又有短篇ˇ
  其實這是插花稿候選(被揍)
  只是因為當時沒梗因此不幸落敗了,現在把它補完就可以丟出來當更新了(揍)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