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聚餐過程和諧又愉快,打著增加趣味性和氣氛的名義,奴勒麗拿了酒出來半強迫的要所有人乾掉一杯,在無法拒絕對方的情況下,褚冥漾被灌了不少,導致神志有點昏沉,雖然不至於做出什麼失態的事,但是一直傻笑也夠蠢了。
  
  唯一慶幸的是,幾位要騎車和開車的人並沒有因為對方是學姊而屈服,要不然今天誰也別想走了。
  
  吃吃喝喝吵吵鬧鬧的,也弄到了下午三四點,散會後,冰炎揪著褚冥漾的後領來到停車場,盯著對方一邊笑個沒完一邊動作遲緩的套上安全帽,讓冰炎一度想把對方踢進旁邊的田裡清醒。
  
  「嘖!」冰炎跨上機車,不耐的看著站在一邊笑個沒完的褚冥漾,瞇眼罵道:「笑什麼!還不快上車!」
  
  冰炎確定對方坐好也抓緊把手後,催動油門,機車迅速飆向馬路。
  
  「哇!學長騎好快欸!」褚冥漾笑嘻嘻的說,那喝醉了酒的語調讓冰炎聽了很想把人從機車上踹下去。
  
  「千冬歲他們呢?」褚冥漾很不怕死的扭轉過上半身想看看後方有沒有人跟上。
  
  「褚你找死嘛!」冰炎驚險的從高速行駛的車道上將車停靠在路邊,紅眼瞪著後座那又開始傻笑個不停的學弟,惡狠狠的警告道:「你最好給我安份一點!」
  
  「沒問題!」褚冥漾歡樂的回答道,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
  
  冰炎咬牙按耐住想揍人的情緒,重新發動車子騎上機車道,還要分心注意後座的褚冥漾有沒有在搞怪,結果對方除了盯著路邊的招牌喃喃自語,以及對著旁邊經過的機車傻笑之外,倒還算是安份。
  
  冰炎機車將牽進停車格,上了大鎖後,發現褚冥漾呆呆的站在旁邊看著路邊的老榕樹,直到冰炎伸手巴了他一下,他才捂著疼痛的後腦愣愣的轉頭望著冰炎,臉上是徹底的呆滯,不同於剛才歡樂的傻笑。
  
  「走了!」冰炎皺眉看著表情茫然的褚冥漾,對方反應很慢的舉步走向大門,一路上都沒有說話,表情有點茫然有點迷惑。
  
  進了電梯之後,褚冥漾呆呆的望著鏡子,「咚」一聲的靠上鏡子,喃喃低語著「熱死了」、「好昏」之類的話語,冰炎冷哼了一聲,在電梯門打開時將人拎出電梯外,環胸瞪著一臉呆愣的褚冥漾。
  
  「快開門!」冰炎不耐的說道,褚冥漾才慢吞吞的從口袋裡掏出鑰匙,黑眸正經的看著鑰匙孔,小心翼翼的將鑰匙插進去,動作遲緩笨拙,讓冰炎非常不耐煩,一把將人拉開,迅速的轉動鑰匙扭開內門的鎖,一把拉開門,拎著褚冥漾丟到客廳的椅子上。
  
  「學長你怎麼也跑進來了?」褚冥漾倒在椅子上傻呼呼的看著火氣很大的冰炎走進廚房。
  
  聽見褚冥漾的醉言醉語,冰炎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這喝醉的白癡!」
  
  冰炎倒了一杯溫開水走回客廳,將杯子放到桌上就要離開,卻發現褚冥漾伸手拿了水杯就要往嘴邊送,冰炎趕緊伸手握住褚冥漾抓著水杯的手腕,紅眼用力瞪著已經醉到忘記自己是躺著,這樣喝水會把自己嗆死的愚蠢學弟。
  
  褚冥漾不明所以的望著火氣頗大的冰炎,緩緩的、帶了點疑惑的開口:「學長你在生氣?你最近都在生氣。剛剛在停車場的時候也是。這幾天也是。為什麼生氣?」
  
  冰炎一聽,有種想要直接把水倒在對方頭上的衝動,伸手對方手上的杯子拿走,坐到旁邊的椅子上,低頭瞪視著一臉不解的褚冥漾。
  
  「你以為是誰害的?」冰炎瞇了瞇眼,語氣不善的說道:「就是你這大白痴!」
  
  褚冥漾的表情變得有些困惑,微微仰起頭,直勾勾的看著冰炎,久久都沒有說話,不知道腦子裡在想些什麼,直到冰炎被盯的不耐煩了,紅眼發狠般的瞪著一臉癡呆的褚冥漾,對方卻露出一個傻笑,說道:「是學長很好,學弟也很好,都很好很滿意了,不用不滿足沒關係,這樣就夠了,很夠了。」
  
  冰炎皺眉聽著對方的胡言亂語,不悅的喝斥:「什麼東西?」
  
  「嘻嘻嘻……」褚冥漾毫無預警的笑了起來,一雙黑眸笑的彎彎的,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褚!」冰炎順手一掌拍下去,將對方的額頭拍出一個紅印,覺得自己在這邊跟一個喝醉酒的人攪和根本是浪費時間,站起身,往門口走去,轉身要關門時,看見褚冥漾仰躺在椅子上,呆呆的摸著額頭望著天花板,眼神矇矓,沒有剛才愚蠢的醉態。
  
  冰炎忍不住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張呆愣的臉,問道:「你在想什麼?」
  
  「……學長?」褚冥漾轉動黑眸,將視線聚焦在冰炎臉上,很慎重的開口說道:「就算是學長也沒關係,一點都不重要,學長就很好,沒錯!」
  
  冰炎忍耐著脾氣,決心問到底,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你到底在說什麼?」
  
  「學長不知道?學長居然不知道?」褚冥漾像是很訝異一樣,睜大眼睛,表情很驚奇。
  
  「你從來沒說。」冰炎深吸了口氣,壓下了即將發作的壞脾氣,努力持著平靜的口吻說話。
  
  「呵呵呵!學長不知道!」褚冥漾莫名的又笑了起來,笑的冰炎很想把人從陽台丟下去,一邊笑一邊說:「我很喜歡學長你不知道這件事對不對?嘿嘿嘿!學長居然不知道!」
  
  冰炎愣著,紅眼用力瞪著那張傻笑個不停的臉,不知道對方是在發酒瘋還是發神經。
  
  「學長你不要說出去這件事你不知道!」褚冥漾毫無章法的語句讓冰炎聽了直皺眉,腦中還在思考剛剛那句話的真實性,看著褚冥漾呵呵呵傻笑著的樣子,冰炎不悅的用力拍了他額頭一下。
  
  趁褚冥漾捂住額頭叫痛時,冰炎把徹底醉攤在椅子上不想動的人給撐了起來,把人帶到樓上丟進浴室裡,再去褚冥漾房間的衣櫃拿了幾件換洗衣物和毛巾扔進浴室,確實盯著對方洗完澡之後,看著褚冥漾隨意的吹了下頭髮便歡樂的撲上床,大聲的宣佈自己要睡了之後就真的睡著了。
  
  冰炎看了看窗外的夕陽,再低頭看著褚冥漾的睡臉,微微瞇起眼,認真的將褚冥漾的話回想過一遍,但是對於一個醉鬼所說的話有幾分可信度?
  
  隨手替褚冥漾把被子拉好,關上房門,緩緩走下樓梯,遇到了剛開門回來的千冬歲以及站在後頭的夏碎。
  
  「冰炎學長,謝謝你幫忙送漾漾回來。」千冬歲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推了下眼鏡掩去睏倦的神色,堅持要送他們離去才肯上樓。
  
  夏碎難得態度強硬的將千冬歲送上樓去,順手帶上門,看見冰炎一臉冷凝嚴肅的站在門口,於是問道:「怎麼了嗎?」
  
  「等我確定了再說。」冰炎淡淡說道,轉身走向自家門口,表情若有所思。
  
  
  
  
  TBC
  
  
  * * *
  
  
  World Peace!!!(發神經了)
  感謝鍵閱唷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異
  • 酒後吐真言啊~
  • 當然是必!須!的!

    布丁控 於 2014/08/24 11: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