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褚冥漾當然很清楚這句話的威力有多麼強大多麼難以抗拒,但是他就是膽小逃避想當鴕鳥,只能想出這種爛招數來面對這一團混亂。
  
  他已經躲冰炎躲了四五天了,這幾天他拜託千冬歲載他去學校,為此他還特地六點就起床,六點半左右跟著千冬歲出門,跟著千冬歲在系辦公室的小會議室裡幫忙整理文件,在圖書館工讀時把櫃檯和排書的工作推掉,回家後除了千冬歲之外絕不輕易開門放人進來──即使是夏碎也一樣,一切都是為了躲掉冰炎。
  
  不過,對方似乎還沒有想出要怎麼對付他,所以沒有太大動作。
  
  明明就住在隔壁而已,但是見面的次數卻是屈指可數,跟以前頻繁、高頻率的出入成雙完全不同,現在是有多遠閃多遠,能躲就躲絕不正面對上。
  
  他也只跟千冬歲大略講了一下他得罪了冰炎必須這樣過日子,並沒有詳細的講出整個過程和細節,千冬歲雖然不是很清楚狀況,但是還是滿幫助他的,這點讓他很感動。
  
  但是,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尤其他的體質就是帶衰,冰炎的個性也不是喜歡拖拖拉拉牽扯不清的那種,寧願攤開來講,絕不逃避,但是這幾天,不知道是自己躲的太好還是天上的阿嬤在保佑,褚冥漾除了在共同課程上有見到人之外,其他時間都沒有遇到冰炎!
  
  真是太見鬼了!難道這是什麼暴風雨前的寧靜?
  
  褚冥漾帶著有點惴惴不安的心情思考著,一邊走向圖書館盥洗室想洗掉手上沾到的油墨,才剛踏進門口,一抬頭就與鏡子裡的銳利視線對上。
  
  褚冥漾腦中一片空白,事情來的太快,而他又毫無準備,只能傻愣愣的呆站著。
  
  「褚。」冰炎瞇起紅眼,極度不悅的轉過身望著一臉呆滯蒼白的褚冥漾,他已經一段時間沒見到這個白痴學弟了,每次都有理由和藉口不出現,只靠友人帶話,他這禮拜不曉得聽了幾次「冰炎學長,抱歉,漾漾有急事先走了」之類的話,他差點想直接到褚冥漾家裡把人抓出來好好溝通,到底誰才是該躲起來避不見面的人?他都沒有躲了對方竟然敢這樣對待他!
  
  接收到冰炎銳利逼人的視線,褚冥漾抖了一下,慌慌張張的轉身就跑回阿姨和主任用的辦公室,冰炎只是淡淡的看著褚冥漾跑掉沒有追上,雖然他對於對方避不見面、徹底的逃避拒絕的態度感到很火大,但是他還沒想清楚,所以沒辦法叫住對方。
  
  他只差一點就想通了,等他徹底的悟透了之後,褚冥漾就逃不掉了,不管怎樣,都要給予一個明確的回答,他們之間舊有的關係肯定是毀了,要重新開始一段新的相處方法或是……
  
  他想要的是什麼,褚冥漾想要的又是什麼,這樣的結果又會得到什麼?這些都必須好好的思考,他可以給對方一點時間好好整理思緒,但是不代表他會放任對方一直逃避,時候到了他就會把人拖出來說清楚,絕對不允許有曖昧模糊的地帶。
  
  冰炎慢條斯里的將書籍放到櫃檯上,淡淡說道:「還書。」紅眼望著螢幕上清空的數筆資料,冷冷的道聲謝就走。
  
  褚冥漾緊張的望著對方刷卡推門,沒有要多留的意思,輕手輕腳的越過櫃檯,來到圖書館角落修補書籍的書桌,輕輕的拉開椅子坐下,呆呆的望著黏貼到一半的書頁,垂下頭,心裡感到一陣莫名的難過。
  
  雖然是他自己孬種的先跑掉的,但是冰炎沒有叫他站住卻又讓他感到一陣難受,想要逃避又希望被對方重視,這種心態絕對是有問題!
  
  褚冥漾知道自己逃不了多久,但是理智上清楚知道跟心裡想要逃避躲藏是兩回事,他也想把事情都搞定想把這一切都解決,但是他真的害怕,真的感到很恐慌,不想要這一切都破壞掉,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情誼和滿滿的回憶,能不能不要就這樣毀掉?
  
  但是,即使他逃,他躲,他避不見面,冰炎絕對不會這麼簡單輕易的放過他,所以、所以,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褚冥漾不是很願意去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但是又非得這麼做,能不能夠想出一個兩全其美、誰也不會傷害誰的方法?或是保有現在關係的辦法?
  
  到底該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褚冥漾伸手撕了一段膠帶緩緩的將脫落的書頁黏合,腦袋裡千頭萬緒,心情紛亂混雜,沒有一個好辦法能夠解現在的局面,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徹底的跟對方說清楚──俗稱的告白,之後要是被拒絕的話,他要好好的想辦法調適自己然後回歸平靜的生活,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是他所能想到最好的辦法了,但是、但是……他沒有勇氣這麼做!他怕被拒絕!他怕將自己的心意說開之後就真的什麼都沒了,原本還可以逃避的再也不能假裝它沒有發生過了。
  
  這就是他最恐懼的事──
  
  所有的一切都會消失掉。
  
  說到底,他這樣的心態實在有些自私,但是,他真的不想失去這一切,他不希望失去冰炎。
  
  如果,假如真的有如果的話,他可不可以一直裝傻,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然後繼續過著被冰炎拖著吃早餐做報告,偶爾跟阿利學長一起吃飯聊天的日子?如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那就好了。
  
  褚冥漾靜靜的想著,如果真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那麼他或許就可以一直保有這樣可貴的學長學弟的關係直到畢業,或許出了社會之後還可以保有連絡,吃個飯、聊點天什麼的,就一直一直安安分份的保有現在的關係,那該有多好。
  
  可惜衰小神很眷顧他,越是不希望發生的事,當它真的發生時,越是令他難以招架、勁爆不已,最好可以搞的轟轟烈烈,就像是當年國中體育課的時候,籃球架毫無預警的當著全球場的人的面,轟然一聲倒下一樣的壯烈精采。
  
  這就是人生,褚冥漾莫名的有種感慨,而且他的人生一向是充滿悲劇性的衰小色彩。
  
  該怎麼做成了他面臨的最大問題,而他現在所能想到的最好辦法是完整告白然後等待拒絕,或許,這真的是最好的辦法也說不定吧。
  
  
  
  
  TBC
  
  
  * * *
  
  
  天冷保重!
  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