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拿著厚厚的原文書走進教室,習慣性的走到第一排,挑了一個較靠近講桌的位置坐下,安安靜靜的翻閱著課本,四周的尖叫笑聲像是與他的世界隔絕,專注的黑眸中只有一行又一行的課文。
  
  突然肩上被人拍了拍,抬頭看見一名戴著大眼鏡的黑髮男孩,彎起嘴角露出一個微笑,對方也回以一個淺笑,優雅的在他身邊落座,兩人安靜的看著自己的書,沒有多做交談。
  
  過了一會兒,老師疾步走進教室,放下筆電和麥克風,一邊組裝筆電一邊跟同學瞎聊天,褚冥漾拿出他的調頻系統(*註:可接收說話者的聲音直接送到助聽器,讓聽障者比較不會受到週遭聲音的干擾。)請老師戴上,老師點點頭,微微放慢說話速度問道:「這樣的速度可以嗎?」
  
  褚冥漾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點點頭。
  
  回到位置上,身邊的好友對他微微笑,褚冥漾搔搔頭,抿唇笑了一下,接著專注的望著台上的老師,專心的嚇人,像是沒有什麼能夠干擾他一樣。
  
  下了課,同學們三三兩兩群聚走出教室,高聲的笑鬧著,一邊聊天一邊走向下一個教室,褚冥漾倒是不急,拿起筆記本,向老師詢問了許多方才沒聽請楚或是弄不懂的地方,靦腆的笑著跟老師道謝後才跟著友人走出教室。
  
  「漾漾,剛才有漏掉的地方嗎?」千冬歲望著褚冥漾說道,稍微放慢說話速度。
  
  「沒有,我剛剛有去問老師。」褚冥漾笑笑說道,黑眸彎彎的,笑容有點不好意思,跟千冬歲一起走在走廊的邊邊,避免被其他人撞到。
  
  「下一堂課,是跟學長姊一起上,等一下就知道直屬的學長姊是誰了。」千冬歲推推眼鏡,嘴角微微挑起,臉上的表情有些驕傲,像是天下他不知道的沒有秘密。
  
  「對不起,什麼?」褚冥漾露出一個困惑的笑,微微傾向千冬歲,人群太吵雜了,他聽不見身邊的友人的話,加上要看路他沒辦法分神看著千冬歲。
  
  千冬歲體貼的拉著褚冥漾停在一個轉角處,讓對方面向自己,說道:「我說,等一下的課是要跟大二的學長姊一起上,會順便認親。」
  
  褚冥漾點點頭,對著千冬歲道謝,兩人拐出轉角,沿著走廊邊邊走向教室,偶爾聊上一些有趣的事或是小道消息,褚冥漾非常佩服友人能夠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把系上的大小事都打聽好,像是哪位學長姊成績好實力強、哪個老師指導的報告最讓人稱讚、讓哪位老師帶會比較好過、哪位同學是剛好跨過門檻進來的……各種奇妙的消息對方都有辦法回答你,幾乎到了無所不知的地步。
  
  真的幫了他很多,由於他迎新茶會沒有到場,所以漏掉了很多事情,多虧了千冬歲,要不然他可能就會傻不愣登的在開學第一天的第一節課在學校裡瞎繞。
  
  他同寢室的好友千冬歲。
  
  一進到教室,裡頭鬧哄哄的,比平常吵上了三四倍,以及許沒見過的新面孔已經和班上的同學聊成一團,那些新面孔應該是二年級的學長學姊吧。
  
  千冬歲去盥洗室了,褚冥漾幫忙提著千冬歲沉重的有點詭異的包包,一個人站在吵翻天的教室門口,有點為難的看著講桌附近的位置已經坐了兩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退而求其次,坐在第二排。
  
  褚冥漾看著眼前的一頭銀色長髮,綁成一束整齊的馬尾,另一人則是將那頭漂亮的紫色半長髮束攏在頸後,兩人低聲的討論著手上的一份報告,似乎是注意到褚冥漾的視線,紫髮的學長轉頭對他微笑,褚冥漾嚇了一跳,回以一個僵硬的笑,不自在的匆匆撇開視線,對上一雙微瞇的紅色眼睛,褚冥漾下意識的就迸出一句「對不起」。
  
  「哼。」冰炎冷哼了一聲,眼尖的瞄到褚冥漾隱藏在黑色髮梢下的助聽器,頓了一下,問道:「你是褚冥漾?」
  
  印象中,這一屆的大一新生中似乎有一位是聽障學生,叫做褚冥漾,自己剛好就是抽到他。
  
  看著褚冥漾依然專注的低頭默唸著課文,冰炎皺起眉,又叫了一次,過了好一陣子,冰炎不耐煩的要第三度出聲叫人時,褚冥漾才有點困惑的抬起頭,左右張望,似乎聽見有人在叫他,而後視線直直的對上那雙銳利的紅眼,愣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移開視線。
  
  「我是你的直屬學長。」冰炎皺眉說道,褚冥漾沒聽清楚,微微傾向對方,表情有點困惑,沒聽清楚對方剛剛講了什麼。
  
  「嘖。」冰炎比了個手勢,要褚冥漾到外面說話,對著紫髮的友人說了幾句話之後,暫時擱下報告,領著褚冥漾走到走廊上,接近上課時段,走廊上的人明顯變少,少了混雜的聲音褚冥漾較能聽清楚冰炎的話。
  
  「我是你的直屬,冰炎。」冰炎淡淡的說道,望著褚冥漾呆愣的表情,微微皺起眉,開口道:「有聽見嗎?」
  
  「啊、啊!有,我……抱歉,那個,我是褚冥漾……呃,學長好。」褚冥漾覺得自己有點蠢,尷尬的抓抓臉。
  
  冰炎看見老師從另一頭走來,拋下一句「下課再說」,與褚冥漾一起回到教室,室內依然鬧成一片,那些聲音在褚冥漾耳中就像是糊成一片的冰淇淋一樣,沒辦法輕易的從中擷取到說話者聲音。
  
  直到有人拍上他的肩膀,他才發現千冬歲已經回來了,老師也進門了,教室裡的聲音瞬間消失,只剩老師在台上講課解說的聲音。
  
  有些部分他聽的不是很清楚,咬字不夠清晰,而且老師的講話速度有點快,他有點跟不上,但是有千冬歲的提示和幫助,他還勉強可以跟上講課的進度,要不然就是事後去問老師或是向千冬歲借筆記了。
  
  一堂課下來,他必須比別人更專心的去傾聽,搭配讀唇,專心的做筆記和聽課,別人做起來輕而易舉的事,對他而言卻有點困難,雖然還不至於會造成很大的困擾,但是總是有一點缺憾。
  
  千冬歲伸手拍拍友人的肩,待褚冥漾轉過頭之後將夏碎介紹給對方認識,褚冥漾這才訝異知道對方是千冬歲的異母兄長,兩人正巧又是學長學弟,看著夏碎那張與千冬歲相似的臉,褚冥漾有點傻愣愣的,回不了神。
  
  「褚。」冰炎叫了一聲發現對方沒聽見,伸手拍拍他的肩,因為教室裡吵雜的聲音冰炎只好靠向對方耳邊說話,大致的認識過之後,交換了電子信箱帳號,兩人就此道別,不像一旁的兄弟,有許多話可以聊。
  
  「抱歉,漾漾,我們去吃飯吧。」
  
  教室裡雜亂的打鬧聲和高分貝的講話音量掩蓋過千冬歲的問話,褚冥漾沒注意到,只是驚訝的看著千冬歲輕而易舉的將那重的不可思議的包包甩上肩頭,訝異的直瞪著千冬歲。
  
  「漾漾。」千冬歲伸手拍拍褚冥漾的肩,重覆又說了一次,但是褚冥漾露出困惑的表情,千冬歲只好打手語表示一起去吃飯,幸好開學前有跟褚冥漾學一點簡單的手語,要不然以現在這種情況而言,可能要說上五、六遍對方才會懂。
  
  褚冥漾點點頭,笑著揹起包包正要跟上千冬歲,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轉頭一看,是冰炎,嘴巴開開合合的,講了一串話,但是聲音被其他人吵鬧的聲響蓋過去,褚冥漾只能讀他的唇,偏偏冰炎又講的很快,褚冥漾沒辦法即時解讀他的唇型,只能不知所措的望著對方,直到千冬歲過來解圍。
  
  「冰炎學長問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飯?」一邊說道一邊配合著手語,褚冥漾恍然大悟,鬆開了眉頭,點點頭。
  
  「跟我來。」
  
  冰炎走在褚冥漾和千冬歲的前方,帶著他們走到學校附近一間樸素的簡餐店,夏碎已經先在裡面等著了,聽到鈴響的聲音,抬頭看了一下,對他們露出一個笑容。
  
  「午安。」夏碎微笑著對褚冥漾說道,褚冥漾回以一個有點慌張的笑容。
  
  四個人的午餐相當安靜,除了一些問候,問問對大學生活適不適應、感想如何、選課選的怎樣、修課上有沒有問題等等之外,倒是沒什麼交談,對於那些問題,褚冥漾只是傻笑應個幾聲或是簡單帶過,他很少會跟別人一起吃飯聊天什麼的,可以說在他上小學之後就沒有了,因此他對於眼前的情況感到有點緊張不安。
  
  因為他以前說話說的不好,所以沒什麼小朋友愛跟他說話,加上他又是衰人體質,三不五時就受傷住院,身邊沒什麼同年齡的朋友,除了他升上國中之後的同學衛禹,跟他也不是特別要好,卻是極少數會跟他和氣說話還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樣打鬧的人,班上的女生也都會比較體貼他,但是男孩子的態度就比較差勁。
  
  「褚。」
  
  「咦……唔!」褚冥漾抬頭望著冰炎,把嘴裡的雞肉吞了下去,有點疑惑的看著冰炎。
  
  「教我手語。」冰炎提出的要求讓褚冥漾嚇了一跳,但是想想教一下手語又沒有什麼,點點頭答應冰炎。
  
  一般人打手語的方法跟他有點不一樣,不過他都看的懂,所以也沒必要去計較其中的細節或是什麼,而且除了在家裡他會常常打手語輔助之外,在學校他多半還是會用說的,再不行就是紙筆輔助,這樣下來倒也還不會很糟糕。
  
  一隻手在他眼前揮了過去,褚冥漾猛然驚跳了下,發現自己走了神,尷尬的紅了臉,隨便的帶過自己恍神的原因,換了一個手勢,說道:「這是學校,然後、這個……是大學的意思。」褚冥漾比了個動作,看著他們跟著比一次然後做一點修正。
  
  一邊吃一邊教手語的感覺很怪,但是總比默默無語的度過來的好。
  
  
  
  
  TBC
  
  
  * * *
  
  
  噢新年快樂!
  我一直很想打這篇,以後絕對不會再誇口說六千字解決了,解到變成要用數字標,哈哈……(乾笑)
  感謝鍵閱!(歡樂)
  
  PS:其實只是輕度聽損的人並不會特地去學手語,他們還是會以口語為主要溝通方式。不過為了增加效果所以褚冥漾就會手語了XD
  PS2:一般聽人跟聾人打手語的方式不太一樣,例如「我們一起去吃飯」,一般學手語的人真的會全部打出來,但是對於慣用手語的聾人來說,他們只會打「我們、吃飯」。就像是我們講話一樣,只不過他們是用手講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