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漾漾!」千冬歲仰著頭看著沒有動靜的上舖,爬上樓梯,推了推熟睡的友人,見對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打哈欠,稍稍放大音量說道:「要上課了!」
  
  褚冥漾眨了眨眼,緩緩的點頭,從床上坐起身,迅速的整理好床舖,攀著樓梯下床,快速盥洗更衣後,背起包包,將助聽器打開戴上,那瞬間,不曉得是不是褚冥漾的錯覺,總會覺得,他原本模糊的聽覺世界像是突然明亮了起來,雖然沒辦法聽見很細微的聲音,但是世界不再那麼沉靜會讓他有種像是「活了過來」的感覺。
  
  「今天滿堂,一定要先吃早餐,走吧。」千冬歲看著手錶說道,微微笑,跟著褚冥漾走出寢室,出寢舍大樓那瞬間,寒風瞬間颳上兩人的臉,兩人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打了個顫,彼此相視一笑,走向對面的早餐店。
  
  褚冥漾喜歡這種有人陪伴的感覺,喜歡身在人群中但是不孤立的感受,他的第一個朋友千冬歲,雖然用詞犀利冷銳,但是對他很關心,很細心的察覺自己的需求,是個很體貼的人。
  
  提著熱呼呼的飯糰和豆漿,褚冥漾跟著千冬歲快步走過馬路,對方小心的牽拉著他的手腕,不讓他落後也替他注意一些闖紅燈的無禮車輛,這種舉動真的是很貼心,因為他沒辦法在吵雜的大馬路上清楚聽見汽車或機車駛來的聲音,在吵鬧的馬路上所有的聲音像是都交融成一片,他只能悶著頭快速通過馬路,好幾次就差點被貪快而闖紅燈的機車撞倒。
  
  當他告訴千冬歲這件事後,對方開始會在過馬路時牽握著他的手腕或肘部,一開始他覺得很不好意思,自己的不便帶給對方很多麻煩,但是千冬歲推了推眼鏡不以為意的說道:『漾漾是我的好朋友,朋友就是要互相幫助。』
  
  有千冬歲這種朋友是他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千冬歲謝謝。」褚冥漾微笑著,真誠的道謝。
  
  「沒什麼。」千冬歲推推眼鏡,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緩步走進校門,特意走在比較邊緣的廊沿,以免褚冥漾被冒冒失失的人撞到,兩人一邊交談一邊走向教室,雖然很吵,但是不是在封閉空間裡,褚冥漾比較能清楚捕捉到千冬歲的聲音,不會被淹沒在吵雜的聲音裡。
  
  「褚!」隨著話語,一隻手落在褚冥漾肩上,嚇了他一跳,轉頭一看是表情有點難看的冰炎。
  
  「學、學長?」
  
  「我叫你,怎麼都沒聽見?」冰炎皺眉,想到自己剛剛提高了音量叫了好幾聲對方卻沒注意到,有點小小的不悅。
  
  「啊、我……我沒聽見,對不起,學長。」褚冥漾尷尬的搔頭說道。
  
  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替褚冥漾解釋道:「冰炎學長,漾漾他對於來自背後的聲音聽的沒有很清楚,所以才會沒注意到學長的聲音。」
  
  冰炎望向千冬歲,挑了下眉,轉頭看著一臉不知所措的褚冥漾,放緩了語氣說:「抱歉。」
  
  「啊!沒關係啦……」褚冥漾垂眸看著地板,有些不自在的傾向千冬歲的方向。
  
  「這個。」冰炎見了,也沒多說什麼,從背袋裡拿出幾份資料交給褚冥漾,簡單的解釋著:「這是獎學金資訊,你可能用的到。」
  
  褚冥漾看了一下手中的資料,上面印著校內提供的獎學金或基金會、工會、農會等提供的獎學金的資訊,雖然獎學金的拿取資格各有些不同,但是對於身心障礙者有特別補助,而且以他課業上的表現要拿到這些獎學金不算太困難。
  
  「謝謝學長。」褚冥漾忍不住微笑起來,真心的向對方道謝,他本來還在想是不是該去找個什麼打工或是兼差之類的補貼一下他的生活開支,如果他這學期可以拿到獎學金那就可以解決一部分的困擾了。
  
  「不會。」冰炎點點頭,又交代了一些事才離開。
  
  褚冥漾帶著微笑將資料收好,心情雀躍的跟千冬歲走向教室,一反平常安靜聽取的角色,難得講了許多話,千冬歲有點訝異的看著友人,對方臉上明顯露出喜悅的表情,身上的陰鬱感和自卑退去,顯露出明亮的樣子。
  
  靜靜的聽著對方講述著家裡的事和原本的賺錢計畫,千冬歲有些訝異安靜的好友原來是這麼多話的人,但是不會聒噪的讓人討厭,反而有種讓人覺得有趣、可愛的感覺。
  
  千冬歲想到一個多月前第一次見到褚冥漾時,對方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像是很怕不小心得罪自己一樣,講話的方式也有點愣頭愣腦的,雖然看起來有點笨拙,但是感覺起來是個值得親近的人,那時候的眼光果然沒有錯。
  
  褚冥漾常說他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遇見自己,千冬歲微微勾著嘴角,其實他也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遇見一個真心而且質樸的人,雖然聽力有些不便,有時候講話對方聽不清楚必需重複兩三遍,但是他真的覺得對方是個良善的人,值得當一輩子的朋友。
  
  「友直、友諒、友多聞。」孔子這麼說過。
  
  千冬歲認為褚冥漾絕對是不二人選,正直講道義、誠實真摯而且出乎意料的博學,對方笑笑的說那是因為以前沒什麼朋友只好常常上圖書館看書,各式各樣的書都看過,而且跟他談論內容是真的能夠學到東西。
  
  褚冥漾是個令他感到驚奇而且溫暖的人。
  
  「千冬歲?」
  
  褚冥漾的聲音傳入他耳中,千冬歲推了下微微下滑的鏡框,看向表情有些擔憂的友人。
  
  「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千冬歲好像有心事?」褚冥漾不確定的微微一笑,伸手抓抓臉,視線微微飄開,像是不好意思般的補上一句:「我只是隨便猜的,你不要太在意!」
  
  「漾漾真是敏銳的人。」千冬歲挑起唇角笑了,輕輕的搭著對方的肩胛,一起走進鬧哄哄的教室,說道:「真心關懷別人的人不會讓人討厭。」
  
  「千冬歲你說什麼?」褚冥漾靠向對方,想聽的更清楚。
  
  「沒事。」千冬歲一邊說道一邊坐上第一排的座位,褚冥漾在他旁邊坐下,有點困惑的看著友人,但是對方一臉沒事樣,那就是真的沒事了吧。
  
  褚冥漾搔搔頭,攤開課本開始預習,千冬歲也拿出筆記本和錄音筆,兩人一邊吃早餐一邊預習待會兒的上課內容,吵鬧不已的教室中他們是最安靜的人。
  
  
  
  
  TBC
  
  
  * * *
  
  
  依然是新年快樂XD
  感謝鍵閱。
  
  我並不確定戴上助聽器之前是什麼感覺,有人說就像在深海裡的感覺XD
  所以那段只是一個描述,我想現實情況應該沒有那麼誇張=ˇ=
  這篇自己標冰漾都標的很心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