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有點困擾的跟一大群人站在馬路邊,鬧哄哄的汽車喇叭、轟轟響的引擎聲和人聲吵雜,讓褚冥漾感到有點頭昏,眼睛望著久久不轉換燈號的紅綠燈,很吵,吵到聲音都聽不到了、全都融在一起了。
  
  看見燈號轉變的那瞬間,人群快步的往對面移動,褚冥漾走在人群外側,斑馬線邊緣的地方,微微低著頭,突然,一輛試圖闖紅燈的汽車用力的鳴按喇叭,褚冥漾倏地抬起頭望著那輛車子,雖然不是自己的錯,但是他依然帶著歉疚的神情微微點頭道歉,快步的穿越馬路。
  
  今天千冬歲說有社團重要的事,一大早就先出門了,千交代萬交代說一定要請學長帶他一起到學校,但是褚冥漾並不想帶給對方麻煩,只是一段十分鐘的路程,再加上兩條大馬路而已,並不需要拜託學長特地來接他。
  
  褚冥漾看著笑容滿面的早餐店老闆,指著點菜單上的鮪魚蛋餅和雞腿三明治以及大杯奶茶,老闆動作迅速的將餐點交給他,連聲說再見、下次再來之類的話,其實他並不是聽的很清楚,但是因為常常聽所以知道對方要說什麼,就不用太在意內容了。
  
  褚冥漾拎著早餐,跟著嘻笑打鬧的學生們走到另一邊的馬路,突然被人扯住了肩膀,褚冥漾驚嚇的轉身一看,是一臉怒氣的冰炎。
  
  「你剛剛是想找死嗎?」冰炎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見對方直盯著自己的唇,知道褚冥漾正在讀唇,於是深吸了口氣,放慢講話的速度,不悅的問道:「千冬歲不是叫你等我?」
  
  褚冥漾頓了一下,皺起眉,露出不解的表情,說:「沒有,他只說可以請學長幫忙,可是這樣很不好意思,很麻煩。」
  
  冰炎瞪著褚冥漾有點呆愣不解的臉,有種想要狠狠揍下去的衝動,咬牙道:「再麻煩都不會比去醫院領你回來麻煩!」
  
  「呃?」
  
  「你這白癡!你剛剛差點就要被那台愚蠢的車子撞了你知不知道!還跟他道歉!你是笨蛋嗎?」冰炎的表情變得極為陰沉,咬牙切齒的語氣像是想要掐死褚冥漾一樣。
  
  褚冥漾呆呆的任冰炎罵著,臉上露出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表情,冰炎嘖了一聲,看著變換第二次的燈號,抓住對方的手腕,帶著那愚蠢到家的學弟大步的走過馬路,而後回過頭咬牙說道:「以後,千冬歲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再讓我看見你這樣找死的過馬路,我就先掐死你。」
  
  褚冥漾驚嚇的望著冰炎恐怖的魔王表情,感覺到對方的怒氣,縮了下肩膀,點頭說好。
  
  「你要去哪?」冰炎的表情恢復為冷漠的樣子,淡淡的問道。
  
  「呃,三一二教室。」褚冥漾答道,冰炎點點頭,轉身就走,發現對方沒有跟上來,皺眉,不耐的對著人招招手,要他趕快跟上。
  
  「學長也要去?」但是他記得這節課大二的教室在另一棟大樓吧?
  
  「我帶你去,少囉唆,走。」冰炎瞪了他一眼,褚冥漾乖乖閉嘴跟著冰炎走,一路上兩人都安安靜靜,沒有交談也沒有眼神接觸,一前一後的走著。
  
  「漾漾!」一進到教室,千冬歲就趕緊迎上去,有點擔憂的皺眉望著友人,褚冥漾露出一個微笑要對方放心。
  
  「下次,直接聯絡我,不要指望這傢伙會打電話給我。」冰炎的聲音冷冰冰的從背後近距離傳來,褚冥漾打了個冷顫,看見友人表情高深莫測的推了下眼鏡,不自覺的露出一個有點討好的笑。
  
  「哼。」斜睨了眼褚冥漾,冰炎跟千冬歲稍稍講了下剛剛的情況,又刻意的壓低聲音講了些什麼,而後不理會褚冥漾乍青乍白的臉色,轉身離去。
  
  「啊、學長!謝謝你!」褚冥漾抓住對方的衣袖說道,看見對方依然有點不悅的表情,尷尬的縮回手,小聲的又道了一次謝。
  
  「嗯。」冰炎望著他有點不安的表情,淺淺的挑了下唇角,迅速的離開,留下褚冥漾一個人呆呆的望著冰炎的背影,腦海中還留有對方剛剛的那抹淺淡笑容。
  
  「冰炎學長真的很擔心你。」千冬歲將手機上的來電紀錄顯示給褚冥漾看,說道:「學長在宿舍等不到你的時候打了五通給我,學長和我都不覺得這是麻煩,所以漾漾別再拒絕我們了,好嗎?」
  
  褚冥漾垂下頭,掩飾有些發紅的眼眶,點點頭,模糊的應了一聲,見狀,千冬歲淡淡的笑了,拉著褚冥漾回到教室,假裝沒看到對方用手揉著有些紅紅的眼睛。
  
  褚冥漾伸手抹掉眼眶裡的淚水,他一直很擔心有一天千冬歲會嫌他麻煩,所以他才想讓自己不要老是那麼依賴別人,沒想到對方是真的不介意這麼做,連那個不怎麼熟的學長都這樣關心他,褚冥漾真的覺得很高興。
  
  他的世界一直都是安靜的,而且有點寂寞的,因為他沒辦法很快速的捕捉對方的話語,所以在回話之前會有短暫停頓,有耐心的人會等他,但是久了也會覺得麻煩,沒耐性的就會不想跟他說話了,所以他很少會開口講話。
  
  直到上大學,認識了千冬歲之後,他講話的量差不多是先前國、高中時期的總和了,雖然這樣形容有點誇張,但是他真的沒有講過這麼多話,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跟朋友聊天是這麼有趣。
  
  開始想要攫取更多的他,一方面貪戀這種溫暖的感覺,一邊又很擔心有一天會失去,褚冥漾感到矛盾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是他第一次擁有這麼親密的朋友,遇上這種問題也是第一次,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讓自己減少依賴他人的次數,沒想到,千冬歲說他不介意這樣做,以後還可以繼續依賴……
  
  褚冥漾傻傻的泛開一抹笑,上課到現在,一句話都沒聽進去,講義上依然是一片空白,千冬歲輕輕的推了褚冥漾一下,要對方回神,褚冥漾尷尬的收起傻笑,正經的聽取講師的課程。
  
  千冬歲望著褚冥漾明顯好心情的樣子,推了推眼鏡,心裡有一些想法正在蘊釀。
  
  
  
  
  TBC
  
  
  * * *
  
  
  搞的自己心情很低落是怎麼回是事囧?
  我討厭假期結束更討厭分離= )3=
  嗯,感謝鍵閱。
  (好多人要出合本,很期待=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