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那一切都很不真實,冰炎的吻和不小心親到嘴角的意外,不管是哪個,都很不真實而且有點過分虛幻。
  
  褚冥漾無法分辨那天分離的場景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或許是他自己做夢夢到的,事實上他沒有親到冰炎、冰炎也沒有親他,但是,越是這麼想,那些就更加虛幻了,所以,應該是假的吧?
  
  褚冥漾縮在座位上,還在思考著這問題,自從那天之後,他經常會想到那個場景、那個輕吻,還有那句無聲的「開學見」。
  
  褚冥漾抱著唯一的行李,黑色的眼睛失神的盯著車窗外飛逝的風景,火車規律的叩咚、叩咚的晃動著,車廂內含糊的說話聲,全都沒有冰炎那天輕輕的一聲「開學見」還要清晰。
  
  望著窗外熟悉的景色,褚冥漾整理手上的包包,準備要下車了,走出車站正要去公車站搭車,被人握住手腕。
  
  「褚。」
  
  眼前晃過了幾綹銀色髮絲,褚冥漾有點呆愣的叫喚:「學長?」
  
  冰炎點點頭當做回應,握著他的手腕往機車走去,示意對方上車,見褚冥漾沒反應,冰炎轉過頭看著對方怔愣的臉,微微皺起眉。
  
  「有事?」
  
  褚冥漾抱著安全帽,一臉困惑,緩緩的搖搖頭,慢慢的戴上安全帽然後跨上機車,一路上兩人都靜靜的,一方面是冰炎騎車時要專心,另一方面是褚冥漾在發呆,而且掠過耳邊的風聲以及汽機車的引擎聲,大的讓他什麼聲音都聽不見。
  
  「褚。」前方的呼喚回了褚冥漾的思緒,冰炎從後視鏡裡看著褚冥漾,問道:「你不下車?」
  
  褚冥漾看了看,發現已經到了宿舍了,趕緊從後座下車,尷尬的脫掉安全帽,遞還給冰炎,正要道謝時,冰炎卻先開口了:「你和千冬歲大二要住哪邊?」
  
  「咦?」褚冥漾愣了一下,皺起眉,搖搖頭,回道:「還沒想過。」
  
  「那你們要過來一起住嗎?學期末的時候另外兩間單人房的大四學長要搬了,我和夏碎在找新室友。」冰炎不動聲色的看著褚冥漾的表情,發現對方沒有排斥的意思,繼續說道:「要的話我就請房東不用再招租了。」
  
  「可是千冬歲……」褚冥漾有點猶豫的說,只問他不好吧?還是要問問千冬歲願不願意繼續跟他當室友啊?
  
  「他說可以,看你要不要跟他一起。」
  
  「好。」褚冥漾心裡覺得自己答應的有點快,連考慮都沒有考慮,就點頭答應了,大概是已經習慣相信對方的安排了吧。
  
   「好,那麼大概學期末的時候,我和夏碎再帶你們跟房東簽約。」冰炎又交代了一些事之後才離去,褚冥漾呆呆的望著冰炎的身影消失在街道那頭,才想到自己根 本忘記學校宿舍向來只收大一新生,大二的學生要抽籤,而他一向衰運當頭,抽籤絕對抽不到的,他都還沒想到要怎麼辦,就有人幫他想到了。
  
  這種感覺有點怪,但是不討厭。
  
  褚冥漾又呆呆的站了一下,覺得自己好像遺忘了什麼事,但是他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滿腦子都被外宿的事給佔滿了。
  
  緩緩的走進宿舍,腦中想的是自己明天開學卻還沒看過完整的課表,以及第一堂課他該做什麼,然後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千冬歲似乎跟他說這學期有大一大二一起合上的課程,不曉得是什麼課?
  
   一個閃神,他想起了冰炎的那個輕吻,結果不小心撞上了玻璃自動門,額頭和鼻頭都痛的要命,他丟臉的含著淚水等待自動門開啟,尷尬的走過舍監面前,拼命祈 禱電梯趕快下來,望著電梯鋼門上的倒影,褚冥漾微微恍神,思緒有點亂,有點糾纏不清,分不清是太久沒使用休假的腦袋還是因為不願去想起。
  
  「叮」一聲,電梯門開了,褚冥漾走進去,愣愣的望著數字鍵發呆,過了許久才發現電梯都沒動,羞窘的趕緊按下十樓,電梯才緩緩上升。
  
  他覺得自己好蠢,明明腦中一片空白還可以發呆到失神。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