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覺得這學期的冰炎有點怪異,但是要確切的提出什麼又講不出來,除了有時候會拉他的手走路、說話時靠他很近之外,並沒有什麼改變,夏碎和千冬歲看了也沒有什麼特別反應,好像冰炎跟他平常就是這樣相處的。
   
  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突然來到異世界一樣,只有他一個人覺得奇怪而別人並不這麼覺得。
   
  還是其實是他的問題?
   
  褚冥漾困惑的皺起眉,搞不懂有問題的到底是他還是冰炎,還是說全部的人都有問題?
   
  這個問題不大不小,不算是個麻煩也不是很棘手,但是很惱人,而且,讓他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垂下頭收拾著課本和筆記,褚冥漾微微偏過頭,似乎聽見有人在叫他,一抬頭,就對上一雙紅色的眼睛,嚇了一跳,包包差點掉到地上。
   
  「褚,好了沒?」
   
  「嗯?啊,快好了!」褚冥漾將拉鍊拉上,抱起厚重的書本站起身,往前踏了一步差點撞到冰炎,仰起頭說了句「對不起」之後,趕緊往旁邊站了一步。
   
  「嗯。」冰炎淡淡的瞟了他一眼,眼底似乎在蘊釀著什麼情緒,但是一瞬間就被他收拾的好好的,什麼都沒有,伸手握住褚冥漾的手腕就往外走去。
   
  褚冥漾任對方拉著自己往前走,有點疑惑的回想剛剛的情況,明明冰炎當時就沒有站那麼靠近,為什麼一眨眼就差點撞到人了?他確定當時冰炎跟夏碎是在旁邊,千冬歲在問老師一些問題,然後,莫名其妙的,冰炎就出現在他面前了。
   
  真的好怪,難道是什麼詛咒嗎?鬼打牆撞冰炎之類的?
   
  他最近好像很不小心,常常閃個神之後就撞到冰炎……欸,是因為沒在專心所以才會撞上?還是不小心靠太近?那站遠一點總不會撞到了吧!
   
  褚冥漾天真的以為只要站遠一點就不會撞到了,但是他卻發現徒勞無功,不管怎麼保持距離,最後都會面對面撞上,好像不管他怎麼做,冰炎一定會跟他撞到。
   
  到底怎麼回事?
   
  好幾次明明身邊站的就是千冬歲,但是一回神卻變成冰炎,千冬歲跟夏碎則是不知去向,他只好跟著冰炎一起去吃飯或是去閱覽室唸書,頻率頻繁的很詭異,真的很像鬼打牆!
   
  褚冥漾面前攤著課本和筆記,但是心卻不在上頭,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緒裡,微微皺著眉,不懂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如果大家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只有他一個人大驚小怪那不是很弔詭嗎?
   
  想來想去都想不出一個很好的解釋,加上周圍都安安靜靜的,褚冥漾覺得思緒有點朦朧了,睡意緩緩罩住他的腦子,伸手抓攏衣襟抵禦圖書館裡強力放送的冷氣,趴在書上睡了。
   
  冰炎緩緩的將一疊書放置在桌面,不去吵醒身邊的褚冥漾,看著對方趴在書上睡的很恬靜的樣子,輕輕的坐上柔軟的小沙發,冰炎伸手取了一本書,開始靜靜的翻閱著。
   
  特意選在圖書館角落的閱覽間是正確的,安靜隱蔽而且不會時常有人在旁邊走動,是個適合小憩和安靜閱讀或思考的好地方。
   
  感覺到身邊的人淺淺的呻吟了一下,冰炎抬頭一看,看見對方將臉更往手臂裡埋,只露出一點點的側臉,短短的黑髮覆蓋在耳殼上,意外的有種柔軟可愛的感覺。
   
  一見鍾情是一件很奇妙的事,特別是對他這種實事求是的人來講,但是,一見鍾情對他而言並非像那些小說裡講的般,一眼見到就喜歡上了,而是,慢慢累積的隱晦感情,在某個臨界點突然爆發,造成「只見了一眼就喜歡上」的感覺。
   
  一見鍾情。
   
  哪裡累積的感覺他並不曉得,只知道那一次之後,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只有對方才是「對的」。
   
  冰炎腦中浮現那次褚冥漾尷尬不安的站在路邊跟人群一起等候綠燈,臉上帶著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明明已經綠燈了,人潮也開始移動,而他依然留在路邊,反覆再三的確定不會有車子冒失的闖紅燈之後,才露出了一個安心的淺淡微笑走過馬路,那瞬間,他突然有種奇異的感覺,或說是衝動──希望可以讓對方安心的笑著。
   
  如果這是一見鍾情的話,那麼再見傾心並不是不可能。
   
  冰炎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合起書本,將桌面稍微收拾一下,而後,彎身附在褚冥漾耳邊說:「褚,起床了。」
   
  直起身看著褚冥漾猛然驚醒的樣子,心裡有種有趣的感覺,對上那雙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黑眸,冰炎好心情的勾起嘴角,看對方搞不清楚況而慌張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褚,要遲到了。」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