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只能說習慣是一件恐怖的事,這張臉看到現在也快兩個學期了,這麼近的距離看也好幾十次了,要不習慣也挺怪的,只是心臟的地方會有種麻麻的感覺。
  
  褚冥漾呆呆的望眼前那張漂亮的臉想著,如果是之前,他可能會緊張的猛往後退,但是現在,他只會稍稍的往後拉個距離,然後說聲對不起而已。
  
  看著冰炎微微往後退一步,雙手環胸,臉上的表情像是覺得無趣的感覺,轉身就要出教室,褚冥漾伸手抓住對方衣袖,加快了收拾的速度,說道:「學長!等一下!」
  
  低下頭的褚冥漾錯過了冰炎臉上訝異的神情,看見這情況的夏碎和千冬歲,嘴角彎起一個微妙的弧度,冰炎嘖了一聲,撇過頭。
  
  明明什麼都還不懂,但是卻比誰都還有自覺,冰炎微微瞇起紅眼看著將課本放進包包裡的褚冥漾,有時反而是他會默默的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好了……學長?」褚冥漾背起包包,有點疑惑的望著擋在身前的冰炎,接收到對方的瞪視,滿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另外一邊的友人,千冬歲只是回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讓褚冥漾更覺得無厘頭。
  
  「走。」冰炎握著褚冥漾手腕就往外走。
  
  千冬歲和夏碎跟在後頭,看著走在前方的兩人,千冬歲感到有些好笑,之前那樣拉著人走路的是自己、小心的幫著對方的也是自己,沒想到這學期就換人了,而且冰炎做起來非常順手,動作看似粗魯其實頗為小心,甚至把靠在對方耳邊說話變成一種微妙的情趣。
  
  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曖昧的笑,一旁的夏碎見了,也淡淡的笑了,他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弟弟有多擔心好友的事,從上學期的舉動看來,對方是很為那個黑髮學弟著想的,而褚也給予了相對等的回饋,兩個人的感情好的讓人有些嫉妒呢。
  
  但是自從這學期友人大力介入之後,褚冥漾身邊的人變成了他,而千冬歲相較之下就「空閒」了許多,有時間可以陪伴自己,既然彼此都有利可圖,何樂而不為?
  
  微笑看著前方的黑髮學弟反手拉住友人的衣袖,兩人靠在牆邊似乎正在對談什麼,接著友人抬起頭,對他使了個眼色,夏碎會意,從容的與千冬歲混在人群中離去,擦身而過的瞬間還看見學弟回頭要找好友,夏碎嘴邊的笑意更加濃厚了。
  
  接下來就是那有點彆扭的友人跟他的學弟之間的事了,他可以跟千冬歲一起去吃頓午餐,下午還可以一起去修通識課,頗為悠閒呢。
  
  兄弟兩懷著愉快的心思相偕去吃午餐,而褚冥漾還在傻愣愣的望著他身後的洶湧人潮,癡癡的尋望著友人的身影。
  
  「不用看了,走。」冰炎握起他的手腕往門口走去,走過機車棚邊的小道,陽光透過樹葉間隙灑落身上,走到一個比較沒人的地方時,冰炎突然回過頭喚道:「褚。」
  
  「嗯?」原本還在癡癡望著頭上茂密樹葉的褚冥漾回過頭,對上冰炎認真的視線,一瞬間,那種心臟麻痺的感覺又出現了。
  
  冰炎低下頭跟他靠的很近,近到眼裡滿滿的都是對方的身影,褚冥漾不能克制的張大了嘴,瞪大眼睛看著冰炎那張帶著難得笑意的漂亮臉孔,呆呆的任人拉著走向機車棚。
  
  剛剛靠近的那瞬間,那種心臟麻痺的感覺再度出現了,這次伴隨著心悸般的感受,怎麼會一天內心臟像是被電到般震顫兩回?難道、他其實真的有心臟病?但是他從沒聽媽媽說過他們家族的人有心臟病的家族史……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整整一個學期下來,褚冥漾發覺自己常常有種心臟麻痺的感受,而且都是冰炎引起的,更糟糕的是,他似乎太依賴冰炎了,褚冥漾一邊想著一邊瞪著自己自動自發搭在冰炎手肘上的手,對方則是一臉不以為意的走在人滿為患的走廊上。
  
  說起來他並不是視障生,根本不需要被人握著手腕走路,更不需要搭著人家的手走路,他只是沒辦法在這樣吵鬧的環境裡聽見別人叫他的聲音而不是看不見迎面撞來的人群!
  
  但是事情就是發生了!難以言喻,而且他也想不起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開始是因為習慣了讓人在校園裡搭著走路,後來、後來,就變成這樣了……
  
  走出吵鬧的大樓,褚冥漾立即拿開了手,冰炎回過頭,微微皺起眉看著一臉煩惱的對方,有些疑惑的喚道:「褚?」
  
  「學長,我不用人家牽著走。」褚冥漾也跟著皺起眉,語氣有點困惑有點不知所措。
  
  「但是我要。」冰炎一邊將人拖到旁邊安靜的樹下,一邊淡淡的說,絲毫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在褚冥漾開口之前說道:「褚,我不介意你依賴我,我也不覺得你麻煩,從來都不覺得。」
  
  褚冥漾皺了皺眉,覺得冰炎這種過份慎重的語氣很怪異,但是又說不出哪邊怪異,就像是這學期以來冰炎給他的感覺一樣,而且他有種再繼續講下去會萬劫不復的感覺,正要打斷對方時,冰炎快了一步。
  
  「我喜歡你,褚。」
  
  褚冥漾瞪大眼睛,如果現在的環境很吵雜他或許可以歸因於他聽錯了,或是他讀唇讀錯了,但是可惜上述的條件是不成立的,雖然不遠處有人在吵但是並不影響他聽冰炎說話,更別說冰炎還刻意放慢的講話的速度只為了要讓他看清楚那一句話!
  
  褚冥漾腦中呈現徹底的空白,呆呆的望著冰炎,沒想到冰炎突然伸手拍了他一下,將他的神魂全都拍回原位。
  
  「我不會對你怎樣也不會要求你什麼。」冰炎的聲音傳進他耳中,聽起來好清晰,那認真的表情也深刻的倒映在褚冥漾腦海裡,讓他只能順從對方般呆呆的點頭。
  
  在褚冥漾眼中,冰炎淡漠的表情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溫柔,讓他有種心都要融化般的感覺,一股淡淡的甜味,很像是前幾天晚上千冬歲泡給他喝的蜂蜜水的香甜味道,但是卻讓他有種酸鼻子的感覺。
  
  「褚?」看見褚冥漾的黑眸浮起一層水霧,冰炎微微皺起眉。
  
  「我只是覺得、啊那個……不,只是、但是,我不知道,聽學長的話,我覺得、有一點想哭而已。」褚冥漾低下頭,用力的眨眼睛,想眨掉莫名其妙跑出來的淚水,語無倫次的說:「謝謝學長喜歡,不對、可是,要謝謝……學長很照顧我,我很麻煩、啊謝謝!總之就是謝謝!」
  
  「白痴!」冰炎的聲音冷冷的,徹底毀了剛剛的柔情氛圍,冰炎看著錯愕的褚冥漾繼續說道:「我並沒有要求你什麼,你要怎麼想我管不到,你想給我一個答覆嗎?那麼就好好想清楚。」
  
  之後,困擾褚冥漾整個暑假的竟然是那雙眼底只剩下他的倒影的紅色眼睛,其次就是冰炎的告白。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