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從那,暑假開始了、結束了,他和千冬歲搬出宿舍開始外宿的生活,舍監大哥還很訝異他們這麼早搬出去,不像其他學生會等到大二下學期再搬,晚點名的學長很惋惜兩個從不遲到晚歸、房間也很整潔的乖學弟要搬出去,為此還送給他們很多泡麵跟餅乾當做踐別禮,嗯,聽說那些東西是晚點名的學長搶別人的期末歐趴來當踐別禮的,只不過他吃不完,所以現在還堆在廚房的櫥櫃裡,可能當他未來的宵夜吧。
  
  所以生活就是這樣簡單又愜意。
  
  事情就是發生了,雖然他還搞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就是習慣了,不知不覺中,冰炎和這個家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份了。
  
  習慣真的很可怕。
  
  老實說,他一開始以為四個男生住在一起很怪,尤其冰炎曾經對他講過那樣的話,他不但耿耿於懷還介意了一整個暑假,想到開學之後就要開始跟冰炎每天相處在同一個屋簷下他就覺得緊張。
  
  但是事實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四個男生相處的還不錯,還滿愉快的,而且,他們兩個住進去之後,家裡開火的次數變多了,好像有一家人的感覺。
  
  四個男生這樣會不會很奇怪?他曾經疑惑過,但是他很喜歡這種氣氛,輕鬆自在又有「歸屬」的感覺,比起住在宿舍裡,住外面他更感覺自在,在熟悉人的陪伴下,他感到滿足又溫暖。
  
  踏出電梯的同時,褚冥漾很自然的搭上冰炎的手肘,微微傾向千冬歲愉快的跟對方聊天,夏碎跟冰炎稍稍討論了下今天要上課的內容,四個人在一起的感覺,是朋友又有點像家人。
  
  但是又有一點不同,他和冰炎,夏碎和千冬歲,還是有一點點的不一樣,他們之間的相處還是有微小的差異。
  
  他或許會幫千冬歲拿毛巾,但他不會幫千冬歲擦頭髮,夏碎卻會;冰炎或許會幫其他人把乾淨的衣服收進來,但並不會幫每個人都折衣服,只會幫他,雖然只是偶爾。
  
  這些微妙的差異似乎奠定了關鍵性的關係,例如喜歡,例如交往,褚冥漾常會看著床邊那疊整齊的衣物想著冰炎的話,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答覆,但是他的習慣和依賴都跟冰炎脫不了關係。
  
  又好比現在,雖然身邊有千冬歲的陪伴,但是他更傾向於注視冰炎的身影,去追尋冰炎的聲音,會有種安心的感覺。
  
  只是,這些感覺、這些改變又是什麼?
  
  「漾漾!」千冬歲驚險的接住褚冥漾掉落的早餐,捧著微微冒著熱氣的吐司,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問道:「怎麼了嗎?」
  
  褚冥漾尷尬的笑著,他不好意思說是聽冰炎的聲音聽到入神了沒注意到吐司從手上滑下去,接過早餐,一口一口咬著。
  
  喜歡是什麼樣的感覺他不清楚,但是他一點都不討厭冰炎,雖然暑假的時候一直在緊張在擔心,但是其實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改變,這樣很好,也不用想太多有的沒的。
  
  「叩叩!」冰炎敲了敲褚冥漾的桌子,提醒對方老師已經來了別再想一堆有的沒的了。
  
  褚冥漾整了整心思,專注在課堂上,迅速的在講義上標下註記和重點,雖然努力的想趕上老師的速度,但是這位講師的講話速度一向很快,只要他一不小心分神了,就很容易跟不上老師的進度,所以上課有點吃力。
  
  「褚你專心聽課,筆記等一下再整理。」冰炎傾身靠在他耳邊說道,褚冥漾嚇了一跳,而後點點頭,拿著螢光筆在講義上劃線註記,補充的部份就只能等會兒跟千冬歲或是跟冰炎借了。
  
  時間好像一下子就過了,褚冥漾眨眨眼,有點疑惑的看著投影片上的「謝謝各位同學的出席!我們下次再見!」的字句,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直到聽見冰炎涼涼的聲音說「還發呆?」才回過神開始收拾桌面散亂的講義和筆記本。
  
  「啊!學長等我!」褚冥漾緊張的想把活頁筆記本夾上,一不小心夾到自己的手,「啊」了一聲,一邊甩著疼痛的指頭一邊繼續含淚收拾桌面。
  
  「笨。」冰炎哼了一聲,幫忙把笨重的課本和講義疊好拿起,換得褚冥漾一個含淚的感激微笑。
  
  跟上其他人的腳步,褚冥漾搭著冰炎的手肘一邊跟對方說話一邊向前走去,略為落後的夏碎和千冬歲看到這幕只是笑了笑,迎上前之後,各自與友人交談起來,在吵吵鬧鬧的走廊上,褚冥漾一邊認真聽取千冬歲的話語,一邊看著對方打些手勢輔助。
  
  「褚……褚。」
  
  「嗯啊?」褚冥漾回過頭,隨即微微傾向冰炎,見狀,千冬歲挑了挑眉,他不曉得褚冥漾有沒有發現自己對於捕捉冰炎學長的聲音很在行,以前都還要等到對方拍肩叫人才會有反應,現在只要呼喚名字就會有所回應了。
  
  想起對方曾經說過對於熟悉的人的聲音會比較敏感,但是對於冰炎的呼喚,褚冥漾的反應明顯的快上許多,有點令人嫉妒呢。
  
  千冬歲推了下眼鏡,嘴角緩緩勾起一抹有點險惡的微笑,眼角瞄到些人用驚異的眼光看著身邊那兩個人,其實好友並不知道自己的行徑,在其他人眼裡已經到了一種很粉紅、很可疑的地步了,冰炎學長雖然知道但是不戳破,而最重要的本人卻依然沒有覺悟。
  
  總覺得心態上有一點平衡過來了。
  
  這兩個人已經在行為上有很可怕的默契了,那種契合的程度是身為好友的他無法比擬的,就像夏碎說的:『友達以上戀人亦滿,只差正名了呢。』
  
  想到當時夏碎那意有所指的笑容,千冬歲有些不悅的微微瞇起眼,等到褚冥漾跟冰炎的對話到了一個段落時,不著痕跡的開口把對方的注意力引過來,看著對方露出愉快的笑容,千冬歲也跟著微笑起來。
  
  褚冥漾是他最重要的朋友,很貼心但是也很遲鈍,對待身邊的人都很溫柔,雖然有時候真的有點笨拙,但這正是對方可愛的地方。
  
  「漾漾下午見。」千冬歲跟對方在門口揮手道別,靜靜的跟在夏碎身後來到校區的第二車棚。
  
  「還是會覺得不甘心?」夏碎一邊彎身解開車鎖一邊問道,語氣中帶著明顯笑意,不是沒看見在那黑髮學弟伸手搭上好友手臂的那瞬間,千冬歲的表情顯得頗不以為然。
  
  「嗯哼。」千冬歲輕輕的哼了一聲,不置可否,伸手接過安全帽戴上,不甘心還是會有一點吧?不過他現在有了更重要的人了,所以不甘心什麼的,倒也不是那麼耿耿於懷了,雖然還是有些介意。
  
  千冬歲跨上後座,在夏碎發動車子的那瞬間開口道:「你不覺得這樣子就很夠了嗎?」
  
  夏碎從照後鏡裡看著千冬歲,對方臉上掛著一抹惡作劇般的微笑,了然的「啊」了一聲,夏碎緩緩勾起一抹笑,應道:「嘻嘻,這樣似乎有些壞心眼喔……」
  
  千冬歲輕笑一聲,輕輕貼著夏碎的背,姿態親暱顯露無遺,對於褚冥漾只是一層深厚的保護慾罷了,但是對於眼前的這個人,才是真切的佔有慾,他相信這點彼此都很清楚。
  
  「褚的心比褚的腦袋更快察覺到呢……」夏碎悠悠的說道。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