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配合子玉的兄嫁一起食用>wO
  
  
  
  
  * * *
  
  
  冰炎略為訝異的瞇眼看著台上的言靈講師,對方會接下自己班的言靈課程讓冰炎感到非常意外,之前去辦公室領回白癡學弟的時候就曾經打過照面了,那張俊秀清麗的臉龐跟夏碎一模一樣,要說兩個人沒有關係那絕對是謊言。
  
  而且,冰炎相當清楚,對方之所以常常把白癡學弟扣留在辦公室就是為了能夠見到夏碎,但是自從第一次意外見到那位言靈講師之後,夏碎就微笑表示以後在教室會合就好,他不陪同前往辦公室了。
  
  只是,越是見不到夏碎,對方越是變本加厲,不管什麼芝麻綠豆大的小事情都要把白癡學弟扣留在辦公室,對方這種舉動讓流言開始流竄,說是看那個腦殘學弟不順眼刻意刁難,或是得罪到他所以才老是被抓進辦公室。
  
  這樣根本一點用都沒有,想見的人就是不出面,也只是苦了那個笨蛋而已,老是在出了辦公室之後腦子裡亂轉一些有的沒的,擔心自己又怎樣怎樣惹怒老師,其實根本與他無關,對方的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他完全白擔心了。
  
  只是因為對方想要見到夏碎,所以才會常常被叫到辦公室罷了,不過在幾次都沒遇見夏碎之後,對方就放棄了這可以稱為幼稚的舉動。
  
  沒想到這次動作這麼大,竟然接下了他們班的言靈課程。
  
  冰炎斜睨了隔壁桌的夏碎一眼,發現對方表面似乎完全無動於衷,但是眼底閃過了一抹詫異,台上的講師瞬間露出了一抹勝利般的淺淡微笑,隨即推了推眼鏡,垂下頭一一點過名,然後講了一些課堂上的規矩和應有的上課態度,之後,出乎冰炎預料的,新的講師竟然直接點名夏碎當這堂課的小老師,而且態度堅持不容許拒絕。
  
  冰炎挑眉,看著夏碎與講師爭辯著,像是非常不願意接下這份工作,態度和語氣雖然有禮但是意外的頗為強硬,婉拒的理由讓冰炎有一瞬間的錯愕,明明就可以應付的來卻偏偏要說沒辦法,當小老師也不是多困難的差事,要兼顧公會的任務跟小老師的工作絕對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他的心態。
  
  冰炎彎了彎嘴角,感覺到有趣,雖然他一點都沒有要看衰搭檔的意思,但是他很確定搭檔爭不過那位精明伶俐的新講師,夏碎會輸的。
  
  果然,新講師在聽完夏碎的理由之後,表情微微一整,轉為嚴厲,一眨眼的時間就說出了許多夏碎不能拒絕的理由,如果是隨便亂講的薄弱藉口也就算了,偏偏對方那犀利的黑眸透過鏡片直直的落在夏碎身上,每一字每一句都說中夏碎的要害,像是在利用夏碎的驕傲般,有點挑釁的要對方接下這份工作。
  
  「還是說,你沒有能做好的自信呢?」
  
  冰炎嘴角微揚,伸手拍拍想開口反駁的搭檔,低聲說了幾句之後,攤了攤手,擺出「要不要隨你」的態度,看著對方露出苦笑,無奈的接下這份工作。
  
  一直以來,冰炎只是在一旁靜靜看著夏碎思念著重要的兄長,很深很濃的想念和渴望,全都化作努力往上的動力,明明是那麼深刻地思慕著,卻在看見對方的那一刻,露出了那抹偽裝的微笑,看著雪野老師有些震驚的表情,冰炎轉開視線,對上學弟畏縮不解的眼神,扯了他的衣領跟老師道聲謝就走。
  
  事情一牽扯到家族都會變得很麻煩,尤其是藥師寺和雪野這兩大家族,雖然夏碎沒有明說,但是黑袍的消息──或說是八卦──來源管道也不少,兩大家族之間的關係多少有聽聞,那關係可不像是夏碎說的「有些往來」那麼簡單。
  
  就是因為關係不簡單也不容易分割,所以努力想要斬斷彼此間藕斷絲連的聯繫,讓自己能夠更加全心全意的投入他所謂的「人生任務」裡──暗中的守護著他敬愛的兄長。
  
  夏碎也是很固執的,雖然總是微笑著,似乎沒什麼脾氣很好說話的樣子,但真正執著起來,那份心意會堅定地叫人吃驚,因此,夏碎毫不猶豫地徹底斬斷對方的想望,然後一肩擔起那份沉重的守護工作──名為愛戀的守護。
  
  冰炎可以理解一些,因為自己也在做相同的事,但是夏碎跟自己是全然不同的,夏碎把人推的遠遠的,只在暗中消極地守護著,而他是把人帶在身邊,教導他,使他有自保的能力,然後在學習中不斷地成長,與其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雖然總是被學弟腦子裡的廢話搞得很生氣,但是看見對方臉上的懼色一點一點退去,換上一點自信和一些堅強,心裡就會不由自主地產生一種柔軟的感覺。
  
  冰炎走在前頭,心裡充斥著許多想法和計畫,褚冥漾沉默地跟在後面,但是腦子裡不斷製造噪音干擾他的思緒,冰炎覺得自己的脾氣又慢慢上湧,伸手就是一巴,冷冷地說道:「想挖人家的事之前先練好自己的身手!要不然怎麼被做掉都不知道!」
  
  褚冥漾的臉上露出驚慌的表情,冰炎滿意地挑唇一笑,褚冥漾更為驚恐,甚至在心裡演練起孟克的吶喊,雖然威脅能夠得到即時的效果,但是也只是片刻的而已,過不久,對方的腦子裡又出現了奇奇怪怪的念頭,一般來說只要不是有害的想法,冰炎並不會去阻止──前提是在還能忍受的範圍內。
  
  日子不斷推進,即使冰炎極力想要隱藏妖師的秘密,想要告訴褚冥漾那些不是真的,但是一看到失魂落魄又虛弱的學弟,冰炎覺得有股憤怒在心裡奔騰,他並不想要褚冥漾背負那些無關他的糾葛活著,他可以教對方符咒、陣法和各種知識以及生存之道,但是他沒辦法改變一個人本身持有的想法。
  
  『如果心能說話,便是咒語般的言。』
  
  他希望褚冥漾可以發現他所擁有的,並善加運用他的能力,繼續遨遊在這個世界──即使這裡總是被他稱為火星世界。
  
  褚冥漾還不夠強韌到可以分辨這些已經發生的過往,他知道的都只是片段和傳唱的故事,那些被後人所改變、扭曲的事實。
  
  特別是安地爾,以煽動的言語和聳動的過往記憶扭曲褚冥漾的想法,進而想毀壞對方純善的本質,新仇加上舊恨,真的是一輩子都算不完,但是冰炎只想做個了結並不想報復什麼。
  
  他用盡所有力量保全褚冥漾離開那個該死的鬼王塚,並無理地要求紫袍的狩人學長盡力守候他唯一的學弟,這種想法是不是過分地一廂情願而且天真了?
  
  當冰炎再度睜開眼,看見學弟混合著呆愣、傷心和感動的臉,心裡有種柔軟的暖意,嘴邊緩緩抹上一抹笑意。
  
  事情會慢慢過去的,當然,他砍搭檔哥哥的那一刀也還清了──被狠狠地揍了一拳,差點把他的靈魂連結又打散,真的是卯足了全力和怒意吧,這樣還說是普通的家族關係嗎?
  
  冰炎捂著刺痛的臉,望著搭擋過份愉快的笑臉,回以一個不亞於對方的燦爛笑容,說道:「夏碎,謝了。」雖然聽起來像是感謝,不過褚冥漾只覺得有股寒意,兩位學長間似乎還有什麼帳還沒算清般,暗濤洶湧。
  
  「學長,時間到了!」褚冥漾盡責地提醒對方,語氣小心翼翼、神經兮兮,很怕一個不小心惹到對方,就變成他躺醫療班了。
  
  冰炎輕哼一聲,緩緩地伸手搭上褚冥漾的肩頭,借力使力,倚著對方慢慢地走回病房,忽略夏碎帶著玩味笑意的紫眸,銀色的髮絲有一些滑落在褚冥漾肩上,冰炎伸手攏好頭髮,不經意的瞄到褚冥漾的髮尾。
  
  「褚,你頭髮變長了。」那柔軟的黑髮覆在頸背上,冰炎伸手撥弄了一下,細軟的髮尾掃過指尖有種冷涼的搔癢觸感。
  
  「嗯啊,沒時間剪。」褚冥漾讓冰炎搭著自己的肩慢慢走著,不敢拍掉對方的手。
  
  「褚。」冰炎停下腳步,晶紅的眼看著對方。
  
  「學長,你不舒服嗎?有頭暈想吐的感覺?」
  
  冰炎用力閉起眼睛,忍住那股想揍人的衝動,咬了咬牙,情緒緊繃的褚冥漾有些分不清楚對方是在生氣還是覺得不舒服,只能慌張地站在旁邊,不知所措。
  
  「我沒事。」冰炎將手搭上褚冥漾的肩,有點惡意的將重量全放在對方身上。
  
  褚冥漾的腳步停頓了一下,而後咬牙撐起冰炎,緩慢地撐著對方走回病房,沒有抱怨一句,冰炎的眼神微微放柔,分散了一些重量,讓對方不要那麼辛苦,即使只是想要惡作劇,之後還是會覺得不捨。
  
  躺到柔軟舒適的病床上之後,冰炎半闔著眼,問道:「後來,夏碎跟雪野老師的關係似乎變得不錯?」
  
  「咦?」一旁正在倒水的褚冥漾愣了一下,才點點頭說道:「好像是事情都解決了吧?這幾天常常看到老師跟夏碎學長走在一起,感情滿不錯的樣子!」
  
  「哼。」冰炎不以為然地輕哼了一聲,怎麼可能只是「感情滿不錯」而已,那是不簡單又非比尋常的愛戀,褚冥漾說得太客氣了,或者是他根本沒看出來?
  
  「學長?」褚冥漾握著水杯,皺起眉望著他。
  
  「沒事。」伸手接過水杯,一口氣全喝完,冰炎將水杯遞出,褚冥漾又倒了一杯水,冰炎垂眸望著杯子一會兒,將水遞給褚冥漾。
  
  「學長不喝嗎?」正想找杯子替自己裝杯水的褚冥漾愣在椅子上。
  
  「我喝過了。」冰炎睨了對方一眼,像是受不了褚冥漾的愚蠢問題,有點不耐煩地說:「快拿去!」
  
  「是!」褚冥漾趕緊伸手接過,一口飲盡,唇瓣溼潤,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唇角略略挑起,黑眸裡閃著某種愉快的情緒。
  
  「不過是一杯水……」冰炎低低地呢喃了聲,不理會對方疑惑的眼神,逕自閉起眼睛休息、假寐。
  
  冰炎當然看得出來搭檔以及其兄長的關係進步的多麼神速,從搭檔愉悅的神情和嘴角揚起的歡快笑容就知道,他們兩人的關係肯定是密切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看著搭檔從一開始的抗拒、推離,到現在的親密、接近,其中有一部分勉強可以算是褚冥漾牽起的,他好像也有「幫」上一點「忙」──至少那一刀砍下去效果立現。
  
  他在思考是否該收點媒人禮或是相關的回饋?
  
  「學長?」褚冥漾小小聲地呼喚著,正在思考的冰炎並沒有回應對方,於是對方自顧自地說:「那我先走了。」
  
  「褚。」冰炎馬上睜開晶亮的紅眼,沒有半絲睡意在流竄,定定地看著有些驚嚇的學弟,對方臉上的表情呈現一片空白。
  
  冰炎瞇起眼,心裡有了計畫,對著學弟揮揮手,淡淡說道:「沒事,明天見。」望著學弟呆愣的表情,冰炎哼笑了聲,躺進舒適的床鋪裡,任由褚冥漾把被角拽好,趁著還是個「重傷病人」的時候多享受著點──學弟難得的溫柔和貼心。
  
  要發展關係並不簡單,但是要建立關係卻很簡單,只要有接觸就可以建立關係,之後要怎麼維持或發展都是個人的造化了。
  
  沒道理搭檔發展的如此神速而他依然原地踏步吧?
  
  冰炎嘴角緩緩地勾起,他有把握也有自信可以攫住那愚蠢又遲鈍的學弟,只要耐心培養這段曖昧的關係,然後勾引對方陷入這變質的關係裡,就算對方還不理解,心也會自動偏向他,逐漸地離不開他。
  
  最後就會變成他要的關係,一種很不簡單的關係。
  
  「再見,學長。」
  
  「嗯。」
  
  褚冥漾輕輕地帶上門,病房內一片安靜,強撐的精神逐漸渙散掉了,冰炎馬上進入深度睡眠,房內靜悄悄的,除了呼吸聲之外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安眠。
  
  
  
  
  END
  
  
  * * *
  
  
  這曾經是「兄架」本插花,但是中間斷頭了!(尖叫)
  原本是要從冰炎的角度看千冬歲和夏碎這對兄弟的,後來想說:他已經從插花搞李落敗了(?),那就加進冰漾吧!(被揍)←曾經試圖寫出全碎歲但是失敗了OTL
  不過基本上它跟大家在本子裡看見的是相同背景,差不多是從大戰之後開始算起,只不過架構不一樣XD
  補完之後很開心XDDDD(這樣就知道當初到底開了多少稿了哈哈)
  感謝鍵閱ˇ
  抱歉過年期間不上網,請大家繞道而行(?)
  
  手塚綾子、布丁控、星掠、晴川子玉、鏡玥,以及繪者海濘即將為您帶來一個歡樂的暑假!(不對)
  初步預估本子約為兩萬字左右!其他一切依然是未知的謎(?)
  請大家期待合本的誕生!(確定不會天窗也不會跑單,有興趣者歡迎詢問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