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眨著酸澀的眼睛走出家門,開門聲和喀啦喀啦的鑰匙碰撞聲響從另一頭傳來,褚冥漾倏地屏住呼吸,發覺自己的愚蠢行為後,緩緩的吐氣、吸氣,然後走出去,果不其然看見冰炎正在等電梯。
  
  「……學長早。」褚冥漾小聲的說道,視線落在自己映在電梯鋼門上的倒影,發現自己的表情僵硬的可以,努力的想放鬆自己但是卻沒辦法勾出一抹適當的微笑。
  
  「早。」冰炎挑了下眉,淡淡的回應道,瞥了眼褚冥漾緊張的表情和逃避的視線,輕而淺的哼了一聲。
  
  「叮」一聲之後,電梯門緩緩開起,冰炎率先走進去,褚冥漾緊跟在後,小心安分的窩在角落,只敢從鏡子裡瞄著冰炎的側臉,腦中轉著許多心思,心裡有點膽怯,他還是會怕跟冰炎單獨共處,即使昨晚花了一整夜在思考還決定要克服那種莫名其妙的恐懼,但是心裡還是會緊張、會害怕。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害怕什麼,明明最令人驚慌的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無挽回了,對方也表示並不是很介意,那這樣又有什麼好恐懼的?
  
  褚冥漾緊張的將手插在口袋裡,知道是一回事,但是他沒辦法克制自己的反應,就是會感到慌張不安,就是沒辦法抬起頭面對冰炎。
  
  其實想一想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就只是被拒絕而已,褚冥漾低頭望著地板,心裡有種酸酸的難受滋味,在胸口擴散、脹滿。
  
  難受的要命!
  
  「叮」一聲,電梯到了,褚冥漾站在電梯裡沒有要跨出去的打算,冰炎回過身,皺眉望著褚冥漾。
  
  「褚,你不出來?」冰炎伸手按住電梯,不讓電梯門關起,紅眼眨也不眨的看著褚冥漾,對方似乎僵了一下,踏著有些不自然的僵硬步伐走出電梯。
  
  冰炎瞥了下對方低垂著臉,逕自邁開大步往前走,率先走出門口牽車,扣上安全帽後望著站在一邊不知所措的褚冥漾,挑起眉開口說道:「你還在發什麼呆?你想遲到是不是?」
  
  褚冥漾愣著,看著冰炎遞過來的安全帽,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但是他已經伸手接下然後戴上,等到坐定在後座時,他才回過神,愣愣的看著身邊飛逝的景象,感覺很怪,好像是睡了太久突然醒來發現夢跟現實快要分不清的感覺。
  
  已經好久沒像這樣這麼正常的跟冰炎靠近了,雖然這樣說很怪,但是這是事實,他好像已經將近一個月沒有主動跟冰炎講話或接觸了,像現在這樣還可以給對方載,他想都不敢想。
  
  褚冥漾的心裡緩緩的浮現一種放鬆的感覺,同時又感到有些失落。
  
  跨下後座,脫下安全帽,褚冥漾很自然的問了一句:「學長下午有課嗎?」自然的就像之前那樣,自然的讓他愣了一下。
  
  「沒有,但是我記得你要到圖書館工讀不是嗎?」冰炎不動聲色的接過安全帽,將機車上了大鎖之後,拖著褚冥漾快步走向教室。
  
  「哇啊!我自己走、自己走啊!學長!」褚冥漾一邊艱難的跟上冰炎的腳步一邊哀號著,有種什麼都找回來的感覺,但是另一方面,在心裡深處一點的地方似乎在叫囂著什麼,他並不想理會,能夠這樣就很好了,該滿足了。
  
  他依然照樣被冰炎順手拖著走、被冰炎擅自分派要做的事、人權完全被冰炎忽視掉、被冰炎巴頭巴的很順手……他冀望的一切都跟以前一樣,只是,心底偶爾會有一些細碎的聲音在說著什麼,他不想理會也不敢去傾聽,怕深入了解之後會變心、會變得不滿足、會變得貪心。
  
  在這份和諧間,存在著一股微妙的不自然,但是褚冥漾忽視掉這種感覺,只希望可以維持一切安好,冀望時間會帶走這種怪異感,磨平他心中的想望。
  
  於是他就抱持著這份奇異的矛盾心思,一直到學期末,又是另一個寒假了,拒絕其他人要送他去車站的好意,一個人揹著包包搭上火車,望著窗外的景色,心裡湧起一股空虛的脫力感,好像卸下了什麼。
  
  揹著隨身背包從車站走回家,褚冥漾望著緊閉的家門掏出鑰匙正要開門,門突然開了,愣愣的抬起頭,看見一張冷淡的漂亮臉龐。
  
  「姊。」褚冥漾有點驚訝自家姊姊褚冥玥竟然會在家,原本以為對方應該又陪同學環島去了或是飛去日本或香港玩個幾天才對,沒想到竟然會在家。
  
  褚冥玥臉色突然變得難看,粗魯的把人拉進家裡,臉上的表情陰沉不悅,冷冷的開口問道:「你怎麼回事?」
  
  褚冥漾呆呆的望著對方,表情疑惑不解,褚冥玥眼睛一瞇,伸手掐住自家小弟的臉,冷著聲音問道:「是不是有喜歡的人?」
  
  褚冥漾震驚到連痛也喊不出來,只能愣愣的任人掐住臉頰,正想說些什麼來掩飾時,廚房傳來一聲呼喚:「小玥,是漾漾回來了嗎?」
  
  褚冥玥鬆手,望著他那張呆滯的臉,冷淡的說:「你別想騙我。」回頭對廚房喊了聲「是漾漾回來了」,然後將人拉進客廳,一臉「不講清楚我就給你死」的凶狠模漾。
  
  褚冥漾坐在沙發上,抓了抓臉,最後露出一個不知所措的苦笑,低聲的說:「嗯’對啊,然後我被拒絕了,姊,這件事,妳不要告訴老媽好不好?」語氣帶了點遲疑跟猶豫,還有一些難以察覺的稀微情緒,難受、苦悶和渴望。
  
  「笨蛋!」褚冥玥冷冷的罵了一聲之後,掐住他另一邊臉頰說道:「這什麼臉,醜死了!」
  
  褚冥漾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但是又沒種拉開姊姊的手,只能一邊哀號一邊舉著雙手。
  
  「我錯了啦姊──」
  
  「白痴!」褚冥玥惡聲惡氣的罵著,但是手一放一轉,伸手在弟弟的頭上拍了兩下,她知道自家弟弟會鑽牛角尖,除非他自己想透,要不然說破了嘴都沒有用,但是就是會感到心疼和不捨,雖然知道弟弟選的這條路不好走,但是知道了還是會感到難受。
  
  「下次……可以打電話給我。」褚冥玥又拍了弟弟兩下,起身走向廚房又喊了聲:「媽!漾漾回來了!」
  
  褚冥漾望著自家姊姊的身影,捂著刺痛的臉頰,嘴角勾起一抹笑,心裡的難受好像釋放了一些,感到有些窩心,姊姊雖然對他又巴又罵,但是說到底還是很疼他的,就好像小時候罵完他之後又給他糖果安慰他一樣……其實他真的被虐吧?在家裡有個褚冥玥,在學校有個冰炎,兩個都是對他又巴又罵的,卻還是很珍惜,也很喜歡──雖然是不一樣的喜歡。
  
  輕輕的吐了口氣,褚冥漾將包包放到二樓的房間去,準備迎接他的寒假。
  
  
  
  
  TBC
  
  
  * * *
  
  
  手塚綾子、布丁控、星掠、晴川子玉、鏡玥,以及繪者海濘即將為您帶來一個歡樂的暑假!(不對)
  初步預估本子約為兩萬字左右!其他一切依然是未知的謎(?)
  請大家期待合本的誕生!(確定不會天窗也不會跑單,有興趣者歡迎詢問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