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的寒假生活很簡潔,中午努力工作賺下學期的生活費和書錢,晚上回家吃飯跟媽媽或姊姊聊天,早上就靜靜的在自己房間看書或是思考,偶爾出門幫忙買東西,每天的行程很規律又很簡單,這也是他現在最需要的,不用很複雜很刺激很多采多姿,他只想要平凡跟安靜。
  
  他知道冰炎是那種說不是就不是的人,絕對不會容許曖昧空間或模糊地帶,對於親近的人很照顧──用很隱諱的方式在展現那份心意和溫柔,褚冥漾很清楚自己一直都是最大的受惠者。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冰炎帶著一種疑惑又有一點不忍的表情說著。
  
  他從來就沒有誤會什麼,他是很認真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上,但是那份感覺並不是因為誤解而生的,他並沒有誤會冰炎對他好是因為對他有意思,或許一開始他是依賴那份難以察覺的溫柔,然後就慢慢的喜歡上了,而他也知道這份喜歡不會討人喜歡。
  
  他本來就什麼都不打算說的,但是酒醉誤事啊!
  
  褚冥漾輕輕的吐了口氣,莫名的有些多愁善感了起來,他的失戀很奇妙,現在的感覺是一種難過和失意的微妙混合,還有種傷感和透徹的暸悟,說不上是痛苦或情傷什麼的,比較像是一種解脫的感受,從原本的彆扭狀態解放了。
  
  雖然會難過,但是沒必要繼續跟那一團情緒糾纏不清,他會慢慢的平撫,然後找到新的方式排解自己。
  
  「我回來了!」褚冥漾一邊拖下鞋子一邊對著客廳和廚房說道,他覺得自己第一次這麼豁達,再說,冰炎都已經調適好自己了,他再繼續扭捏下去也很蠢。
  
  「漾漾!你沒帶手機出去嗎?剛剛有人打電話找你,聲音不錯聽,也很有禮貌!這種小孩這年頭不多了,名字也很特別,叫冰炎呢。」白鈴慈一邊擦手一邊接過袋子。
  
  「咦?」褚冥漾愣了一下,表情有點呆滯和僵硬。
  
  「他說要你回撥給他。」白鈴慈瞥了他一眼,皺起眉頭,問道:「怎麼?不認識嗎?還是這是詐騙集團的新招?我剛剛跟他聊很多你的事,他也講的好像頭頭是道……」各種詐騙電話都有,裝熟套話的、酒店打來的、偽裝成銀行、警局和法院更是打來的一籮筐,偽裝成學校同學之類的也不是什麼難事。
  
  「是我系上的學長。」褚冥漾簡短的講完就不講話了,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介紹下去。
  
  「是嗎?」白鈴慈察覺到兒子的遲疑,但是並沒有強迫對方講出來,一臉沒事人的開口說道:「你趕快回電話給人家,好像是什麼急事的樣子噢!」說完就走回廚房繼續研究新菜,不干涉兒子的隱私了,露出那樣的表情,對方應該是個難以界定地位的人吧?是他喜歡的那個人吧?
  
  「嗯。」褚冥漾點點頭,坐上沙發,撥出一串號碼,等待的嘟嚕嚕聲有點折磨他的神經,直到電話接通的那瞬間,覺得自己的呼吸有瞬間的停頓。
  
  「喂?學長,你找我有事?」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語氣有些過於急促了。
  
  「嗯,你有收到下學期的書單了吧?裡面有三本書你不用買,阿利學長說他可以把那幾本書借你,書現在在我這裡,開學那天我再拿給你。」電話那頭的聲音依然淡淡的冷冷的,有種風涼的感覺,但是透過電話傳遞,那感覺變得有些不真實。
  
  「嗯。」褚冥漾一邊應著聲一邊拿張紙抄下書名,聽著冰炎說明下學期的選課和課程內容,很認真的簡記著重點。
  
  「就這樣,還有什麼事嗎?」冰炎淡然的問道。
  
  「啊,丹恩說他大二沒抽中宿舍,他問我可不可以跟我和千冬歲一起住,反正我們樓下還空著一間房,這樣可以嗎?」
  
  褚冥漾把學弟拜託他問的事轉告給冰炎,畢竟冰炎和夏碎才是跟房東接洽的主要中間人,他沒有太多權利做決定,千冬歲雖然不喜歡丹恩的態度,但是他也同意讓丹恩搬進來,現在只要房東點頭,丹恩就不用擔心住宿的問題了。
  
  「嗯,可以。」
  
  「啊?不用先問房東嗎?」褚冥漾疑惑的抓頭。
  
  「房東當初就說了,只要房租定時繳給他,不要在房子裡亂搞,要住幾個人他沒意見。」冰炎說道,語氣平淡。
  
  「噢!那就這樣了。」褚冥漾頓了一下,腦中轉不出什麼話來。
  
  「嗯,開學見了。」冰炎把話接了下去,褚冥漾也回了句「開學見」,然後掛斷電話。
  
  褚冥漾瞪著電話看了一會兒,覺得剛剛的對話平和的很奇妙,他的意思並不是要有什麼驚濤駭浪、高潮起伏之類的,只是有種怪異的平靜感罷了。
  
  褚冥玥一踏進客廳就看見自家弟弟望著電話若有所思的樣子,表情難以言喻,忍不住動手巴了下去。
  
  「露出那什麼表情!」褚冥玥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動手打人不對,坐上另一邊的沙發,望著弟弟痛的糾起來的臉,說道:「怎麼回事?」
  
  「學長打電話過來,我只是覺得這種感覺有點怪而已。」褚冥漾揉著頭,語氣有些奇妙,像是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口吻提及對方一樣。
  
  褚冥玥瞇起眼,沒有講話,直勾勾的瞪著褚冥漾,眼神帶了一種檢視和打量的感覺,在褚冥漾差點奪門而出時,她開口問道:「你怎麼會喜歡他的?只是因為他對你好?」
  
  褚冥漾被問的一愣一愣的,只能吶吶的說:「沒有理由啊……對我好不能構成喜歡吧?幹麻突然問這個?」
  
  「嗤。」褚冥玥淡淡的哼了聲,反問一句:「你不覺得只是『因為喜歡而喜歡』這理由太薄弱了嗎?」
  
  褚冥漾愣著,表情空白,過了很久之後才緩緩說道:「學長他一直都很照顧我,我也滿依賴學長的,我想,那是一種很深刻的感動吧?我不知道今天換作其他人這麼照顧我,我會不會也有相同感覺,但是就是喜歡了。」聲音低低啞啞的,有種濃厚的感情在每串字句間流轉。
  
  「你這白痴!」褚冥玥伸手重重的壓下褚冥漾的頭,壓的對方哀哀叫,嘴上繼續兇狠的罵著:「蠢蛋!」
  
  她知道,不用什麼強而有力的理由,那凝聚起來的感情像顆種子扎根在心上,逐漸長出茂密的葉子,卻開不出一朵花── 弟弟的那份喜歡不會討人喜歡。
  
  「開學前,我會開車載你去宿舍,別花錢了。」逕自說完後,褚冥玥鬆手,轉身離去,留下褚冥漾一個人呆呆的在客廳裡發楞。
  
  
  
  
  TBC
  
  
  * * *
  
  
  「他也知道自己的那份喜歡不會討人喜歡。」我喜歡這句。
  
  圖書館就是這樣了,沒有存稿也沒有更新了。(哀傷)
  感謝大家對圖書館的熱愛與支持(?)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