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不能相守,便不如相忘。
  「用你這一生換小爺我什麼?」吳邪是真的被對方氣笑了。
  見對方依舊沉默如昔,吳邪也不期望能得到什麼回應。這人,總是這麼多事,藏的深,但小露出來的部分總叫人頭破血流,他倒是依舊自若。
  「十年,張起靈,十年。你這一生只值我十年?」
  「吳邪,已經夠了。」黝黑冷沉的雙眼折不出一絲光線,讓吳邪看了打從心底發涼。
  真是,小爺跟著糾纏了那麼久,想到頭來,也不過是白搭。
  繼續下去,還能跟多久?張起靈是鐵了心要斷,他憑什麼糾纏?
  大言不慚說自己是張起靈跟世界的維繫,結果對方壓根兒不想要這聯繫。
  
  「再見,吳邪。」黑眸在轉身間映入最後一次、那道身影。
  
  再見你妹。吳邪第一次什麼都沒做,目送那人離去。
  直道身影都消失了,吳邪才緩緩收回視線,對上門內那張嘻皮笑臉。
  「別一副鰥寡孤獨的臉啊小三爺~」不分場和天氣總是掛著大黑墨鏡的男人笑著勾上他的肩。
  「啞巴張有他必須去完成的事,我們呢,旁邊幫把手就行了!我們是後援會懂不?」黑眼鏡哈哈笑著。
  「老子才不跟你一樣沒心沒肺。」
  「唉唷!我可是真性情軟心腸啊小老闆~」
  黑眼鏡被吳邪呸了一聲也不在意,吹著口哨跟在他身後進了店鋪。
  「喲,小夥計,上杯茶給你們失婚的老闆降火喂~」
  「你他媽的給老子閉嘴!!!」
  
  
  END
  
   *
  
  小段子,瓶邪轉黑邪(欸
  其實我個人是比較愛黑邪,因為比較歡樂XDDDDDDDDDDD
  不過CP我是全吃啦~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