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天,冰炎幫他請了整天的公假,再度來到原世界,先去水泥牆那邊,卻發現牆完全崩塌,被禁錮的女鬼已經不見,褚冥漾吞了吞口水,又跟著冰炎到委託人居住的社區。
  按下委託人家的門鈴,過了好一陣子女人才打開門,見到兩人卻不顯得驚訝,只是有點驚慌的請他們進去。
  說明來意後,女人抿唇露出遲疑的表情,開口道:「我從小就比較容易遇到那些東西,也會常做夢,所以我媽媽讓我跟著師父學了一陣子……嗯、昨天我回家路上聽到貓叫,晚上我就夢見自己站在牆的前面,看見很多……黑貓圍著牆在叫,聲音很尖,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牠們在等……之後牆一直流血,後來我就醒了。」
  褚冥漾似乎可以從對方的描述中體會那種感覺,很不安而且很恐怖。
  「兩位……不曉得兩位知不知道黑貓的意義……」女人有點緊張的絞著手,聲音微抖:「黑貓的眼睛是門,可以連結陰陽兩界,所以不能盯著黑貓的眼睛看,不然就會……」
  「就會穿過陰陽界,到你回不去的地方。」冰炎接下去,偽裝過的黑色眼睛看向委託人,對方點頭。
  「當黑貓吊著眼睛看你的時候不是在看你這個人,而是穿透了你在看另一邊的『人』。」吊貓眼、就是陰陽眼。
  女人握緊雙手,深吸了口氣,想穩住抖的越來越厲害的聲音:「今天早上我去看了一下,牆塌了,然後我回到家,門鈴就響了……」
  「可是沒人,門鈴一直響一直響……之後就換成指甲刮門的聲音……還有貓叫……又尖又長……」女人忍不住掉下眼淚,努力把話說完:「一直到現在……」
  「一直到現在怎樣?」褚冥漾緊張的猛吞口水,全身寒毛直豎,現在怎樣?不要告訴他轉過頭就是那個什麼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冰炎淡淡接下去:「一直到現在都還有刮門的聲音跟貓叫,對吧?」
  女人抹著眼淚點頭,見狀,褚冥漾也要噴淚了,什麼門鈴貓叫刮門聲他都沒聽到啊啊啊啊不要嚇他啦啦啊啊拜託他真的只是個原裝地球人啊啊啊啊!
  「她敲的不是現世的物質門。」冰炎趁著委託人起身去洗臉的時候說道:「給我專心一點,居然聽不到,丟我的臉!欠揍!」順手揍了褚冥漾一拳。
  「我又不是……嗚……」他他他他他聽到了,超恐怖的啦學長!貓叫跟撓門聲混在一起好噁心啊啊啊啊他全身都毛了啊救命!
  刮門聲跟貓叫持續了一會兒後,突然靜了下來,而後是一聲悠長但陰冷異常的貓叫,冰炎臉色一變,掏出護符甩到門口將門框牢牢貼住,彈指將所有窗簾拉開讓大量陽光照射進來。
  委託人剛走出來,見到滿室亮光還愣了一下,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讓她臉色發白。
  「叩叩叩。」規規矩矩的敲門聲。
  「等一下不管怎樣,都不要出聲。你,給我管好你的腦袋!」
  「叩叩叩。」敲門聲再度響起,委託人眼眶微微發紅用力點頭,摀住嘴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冰炎瞇眼視線掃過一樓,落在通往二樓的樓梯,低聲對委託人說了幾句話後,逕自上了二樓,離開前還狠狠瞪了他一眼要他管好自己的腦子,要不然待會兒就直接扭斷他脖子。
  褚冥漾猛點頭,其實他更想跟著冰炎上樓去,但是看對方一身煞氣他要是白目的跟上去搞不好會被殲滅掉,於是只剩下他跟全身都在顫抖的委託人在一起,對方雖然眼眶都憋紅了,仍舊很努力的不發出任何聲音。
  「別怕,沒事的。我陪妳。」褚冥漾用口型表示著,但其實他的心臟已經快要爆炸了。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