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有提到『女人』。」冰炎瞇眼打量一陣子,而後伸手摸了下,水泥牆突然就崩了一塊下來,露出暗紅色的破碎磚頭。
  什麼女人?喔喔喔學長你已經強到隨便碰一下就可以摸掉一塊牆欸……
  褚冥漾做好防禦姿勢,但冰炎沒有出手揍他,只是撇嘴睨他一眼又看向圍牆,這時一陣風吹來,吹起滿地的沙土,好死不死他眼睛進了砂痛得要命。
  好不容易把沙子弄出來,褚冥漾睜眼,馬上淒厲的尖叫了一聲:「鬼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冰炎狠狠踹他一腳,褚冥漾跌在地上吃了滿嘴土。
  「學學學學長有鬼啊……」爬起來之後,全身都在發抖,看著那鑲在牆裡的紅衣女子,慘白泛青的皮膚和晦暗的凌亂長髮,臉垂著不知道容貌,但是他希望女鬼最好一直保持這樣子不要抬頭!
  「你現在才看見。」語帶不屑。
  如果可以他一點都不想看見好嘛!
  精神錯亂又重組後的褚冥漾冷靜下來,看著那面牆上的女鬼,確定她確實一點動靜都沒有才小聲的開口:「學長,她怎麼都不動?」
  「怕什麼,沒聽到委託人剛剛說晚上才會活動嗎?」冰炎嗤笑一聲,繼續說:「現在才想到要小聲不覺得有點晚嗎?」
  「……」對不起喔他剛剛叫得那麼不小聲。
  冰炎拿出一個細長的水晶往地上插,等了幾秒後拔出來,依然透明乾淨,見狀,看向牆面上的女鬼,微微皺眉。
  褚冥漾邊看冰炎探查,邊用眼角餘光瞄了很久,才吞吞吐吐的開口:「她身上穿紅衣欸……是不是有什麼怨恨之類的……」像是國片裡厲鬼之類的。找大師超渡有用嗎?想起委託人的話,他硬生生吞下最後一句。
  「不太一樣。」冰炎突然二話不說直接開了傳送陣,把褚冥漾往陣裡推,白光閃過後,又回到學院裡。
  「學長?」怎麼突然回來了?
  「她剛剛動了,想死就盡管留在那裡。」
  「謝學長救命之恩!」而且為什麼會動!!!!!!不不不他不想知道別告訴他!
  「你在那裡死了我也不好辦。」
  「……」
  
  回到黑館後,冰炎摘掉鴨舌帽坐在沙發上。
  「學長,你說什麼不一樣?」
  「那女生的身體不在那裡,只有她的靈魂被鑲嵌在牆壁上,而且眼睛……」
  見冰炎沉默下來,褚冥漾忍著滿身雞皮疙瘩勉強問道:「眼眼眼、眼睛怎樣?被矇住喔?」一般都是這樣演的說。
  冰炎睨他一眼,淡淡說:「被挖掉了。」
  「……」
  「如果器官不夠完整,是不能往生的,更不要說她還被怨氣纏住。」冰炎低頭翻著任務書,語氣淡然,「身體是容器,可以承載靈魂和靈氣,如果靈魂被掏了出來、器官又不夠完整,那靈氣也會被打散,好一點會轉成陰氣直接消散,糟糕一點的話就會成為惡靈或怨靈。」
  「那個,惡靈和怨靈有什麼差?」
  「惡靈能以實體傷人,怨靈光怨氣就可以害死人。」
  「那……她現在是惡靈還是怨靈?」
  「都還不是。」
  「蛤?」
  「她確實是死在哪裡,但身體不見加上靈魂又被禁錮,在怨氣的催化下就快轉成怨靈。」看見褚冥漾臉上的疑惑,冰炎揉著額頭說:「她的身體還在,要不然你以為怨氣哪裡來的?」
  「呃呃嗯……那身體?」
  「被藏起來了。」冰炎臉色沉了下來,藏屍又錮靈,手法太陰損,而且身體明明不在附近那女子卻還能聚集怨氣,更危險。
  
  
  TBC
  
   *
  
  我決定不要浪費時間了,等日更完這篇我就要去黑皮了。
  於是坑依舊會坑,很慢很慢填,以後填坑的方式:看心情看天氣看胎位←
  &催是沒用的ry
  
  最後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