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炎換上便服,讓褚冥漾帶好他的護符便出了黑館,開了傳送陣到目的地。
  看見眼前熟悉的高樓和街道,褚冥漾愣了一下,剛剛光顧著看任務內容和類型,倒是沒注意地點是哪,沒想到是久違的原世界啊……居然莫名有種「好久不見了你們這些地球人」的感覺,難道他已經開始把自己當火星人了嗎?
  「你這麼想上火星,我絕對讓你飛、上、去。」變換髮色、戴上鴨舌帽,冰炎舉起拳頭對他咬牙切齒的低聲說道。
  褚冥漾馬上規規矩矩的垂頭跟在對方身邊,當個最盡責的小跟班。
  從小巷子拐出來,來到一處安靜的住宅區,褚冥漾突然覺得怪怪的,雖然現在是上班時間但是也太靜了,猛然間,一股毛骨悚然又寒冷的感受從他腳下升起、迅速竄過他背脊後消失無蹤,像是被什麼東西爬過去一樣。
  這種感覺來的太突兀又太強烈,讓他忍不住看向冰炎,結果對方只是回給他一個淡然的眼神。
  他知道這眼神的意思,就是:回去再說。可是他現在可能有立即性的生命危險欸?冰炎不理,褚冥漾欲哭無淚。
  「到了。」兩人停在一間高級雙拼透天厝前,按下門鈴。
  來應門的年輕女子疑惑的問道:「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們是Atlantis學院的學生,接到您們的委託而來。」
  「啊這樣……還以為不會有人過來了,麻煩請稍等一下,我帶你們去那個地方。」
  啊?不是這邊有問題喔?可是這裡超怪的欸!褚冥漾暗自想著。
  女人關上門後就帶著他們往社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明,大概就是感覺有鬧鬼、法事做了很多次但是都沒用,希望可以查出為什麼然後解決掉這樣。
  很標準的鬼片發展模式,然後學長是主角他是砲灰角色這樣,啊呸呸呸他會長命百衰、百歲的!
  「唔!」忽然,褚冥漾抱著劇痛的後腦彎了腰。
  「先生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頭……暈了一下而已……」褚冥漾強忍著疼痛扭著臉說道,學長出手太狠了!他現在整個腦袋都是暈的!
  「中暑嗎?」
  「沒事,他血糖低。」冰炎冷冷瞥了他一眼,輕哼了聲,繼續跟著女人往前走。
  「那要不要先吃點東西呢?」女人側過頭關心的問。
  「不用不用謝謝您,沒事的,大概是太陽有點大,哈哈哈。」
  「小心啊。」
  「會的、會的。」
  三人轉進一條安靜道路,環境還不錯,機能也挺便利的,走到底有一棟剛架起鋼筋的裸露建築,但是卻沒看到工程團隊,剛踏進這裡他眼前似乎蒙上一片白,背脊突然竄過一陣寒,雖然那白濛濛的東西一眨眼就沒了,卻讓他有很不妙的預感。
  「我爸爸和先生想在這裡蓋一棟小別墅,整地的時候還好,但是最近經常發生很多不好的事,工程團隊常常有人受傷,晚上也會看見一些影子,然後——嗯,有一面牆,讓人感覺不太好。」
  女人有點猶豫,帶著他們繞過滿地的鋼筋和砂石來到建築後方的一面水泥牆,側頭、似乎是不敢直視那面牆。
  「之前有請過師傅來看,說這面牆是源頭,但是……弄不掉,應該說沒辦法……」
  褚冥漾看著那面牆,水泥跟磚頭砌的,表面斑駁還有裂痕這樣,就很普通的圍牆啊。
  女人猶豫了很久,才又小聲的說:「之前,工人說,到半夜的時候,會有野貓聚在這裡一直叫,趕也趕不走,而且……工人說……牆會流血、還有個……有個女人的影子。」
  「謝謝您的協助,我們會盡快解決這件事的。」冰炎對女人欠身,讓褚冥漾覺得奇怪,很不像那個面對原世界的人都開啟高級交際模式的學長。
  「那就,非常麻煩你們了。」女人又說了一些感謝的話就離開。
  褚冥漾看了看牆壁,看起來似乎沒怎樣,但是剛踏進這裡的時候那種惡寒的感覺他可沒忘記。
  「那位委託人是女巫的後代,雖然是混血,但她『夢見』的力量比你還強大,只要她想,甚至可以讓夢境跟現實同步。」
  ……傳說中的女巫的後代可以隨便就這樣遇到喔?而且這種能力也太變態了吧?不用管制一下嗎?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