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務地點:原世界台中
  任務類型:無特定
  武力動用許可:否
  搭檔申請:■是 □否
  搭檔人選:  冰炎  
  特殊條件:最大程度施展武力以達到最小傷害。
  
  吃過午飯後,冰炎向夏碎道別,回到黑館。
  「褚。」冰炎直接推開隔壁房門,剛好看見一抹黑影進寢室、門「啪擦、喀啦」一聲關起、落鎖。
  「……」冰炎揉揉額角,壓下火氣,冷聲說道:「不要讓我數到三,自己出來。」
  「學長我手和腳又痛了。」褚冥漾隔著門板說道,事後想起的時候他都覺得心有餘悸,他那時到底是哪根筋扭道還是接錯,居然試圖從大魔王手中爭取一點休息權。
  門外突然安靜下來,褚冥漾馬上警戒起來,過了好一陣子卻什麼都沒發生,以為冰炎稀少的可憐的同情心出現了,可是他錯了,這是冰炎,暴怒前的,寧靜。
  於是,從此他學會一個教訓——
  「磅!!!!」門被重重踹開,狠狠撞上他最近才受過傷的左手和左腿,這次是真的痛起來了啊啊啊啊。
  渾身被殺氣包裹著的冰炎帶著難得一見的和善淺笑走了進來,紅眼看著摀住手臂的學弟,微笑開口:「手哪裡痛?讓我看一下吧,嗯?千萬不要又、斷、掉了。」
  「嗚————」褚冥漾只能把自己縮的小小的,發出了小動物一樣的悲鳴。
  啊……國之將亡,百鬼夜行;人之將死,妖孽滅世。
  ——褚冥漾用這深刻的體驗深刻的記住:千萬,不要站在門後面。
  難得反抗的褚冥漾被冰炎教訓——或許用鎮壓會比較適當——之後,含著眼淚吸著鼻子乖乖接下了任務單,看著任務說明時,褚冥漾有點恍了神。
  上次的任務……那個聲音是誰?他能肯定絕對不是冰炎,因為那個聲音傳進他耳朵裡的時候還混著冰炎的大吼大叫說他敢死就試試看——除非冰炎能從獅吼功練成雙聲道——要不然怎麼一個人發出兩種聲音,而且他能感覺到那個聲音裡,每一字一句都帶著無窮的力量。
  那是誰?褚冥漾不敢去思考。
  而且,為什麼是在「過往的時間」?什麼時候他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他居然沒感覺,難道其實這整件事就是他中邪?這簡直超現實——算了,他就讀這間學校難道就很現實嗎?
  將任務書上的說明看了一遍又一遍,卻沒把半個字看進腦海裡,這種明顯靈魂出竅的舉動引來冰炎關切,只見他手握成拳毫不留情的往那腦袋放空的學弟揮去。
  「……對不起。」揉著後腦勺,認真的看起任務書,只差沒把全部內容默背下來,由於他非常認真的想避免被揍第三次,所以沒看到冰炎略為沉凝的表情,也有可能看見了只會當學長間歇性心情不好而已。
  扣掉看不懂的部分,褚冥漾從這長到可以當教科書的說明中找到兩個重點:這是個鬼故事、而且他們需要的是驅魔神探。
  褚冥漾有些不解,黑袍也要接這種任務嗎?太大材小用了!難道是袍級之間的競爭已經嚴重到要搶人家任務了?會不會到最後發展成黑吃黑那種競爭模式啊?哎唷這可不好,雖然學校裡死不了但是被黑的感覺還是很可怕的。
  「褚。」手中的書輕輕的翻過一頁。
  「對不起我的錯!我會安靜的!」立刻表示自己的誠意。
  冰炎輕輕闔起書,狀似疲倦的揉了揉額角和眉心,說道:「既然你看完了,那就直接到現場勘查一下。」
  「學長!」褚冥漾都要哭了,他錯了他認錯他懺悔還不行嗎?
  「總要先場勘一下。你說呢,嗯?」
  「……」褚冥漾望向微笑揉著額角青筋的冰炎,立刻閉嘴不敢說話,只能點頭表示欣然同意,內心已經淚流滿面。


  TBC
  
   *
  
  標題與內文無關(?)
  只是想標題想很煩的時候剛好聽歌聽到這句就用了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