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冰炎停在一個果棚前,瞇眼看著眼前的豔紅果實,褚冥漾任不出那是什麼,但是看起來很像是長在葡萄藤上的桑葚。
  「這是酒果,能使酒氣芳醇。」冰炎繞著果棚走了一圈,不大,一下子就走完,沉吟半晌,走向一邊,在地上刻了一個陣法,叫褚冥漾站在裡面不要動。
  褚冥漾只能看出應該是某種護陣,但是具體作用不清楚,元素之間的交互作用太複雜,他勉強看懂有隱藏咒跟匿蹤咒,有了這兩種咒以後去跟監一定不會被發現,真應該在原世界推廣的!狗仔跟抓姦一定很需要。
  「叩咚!」冰炎眼睛抬也不抬的隨手扔了一顆小石頭,褚冥漾抱著疼痛的額頭閉腦不敢再妨礙冰炎。
  畫完後,冰炎也走進陣裡,褚冥漾一愣。
  「學長你進來……」幹嘛?這個陣法不是為了隔絕他這個死老百姓的礙手礙腳嗎?
  「你是不是忘記這個任務是為你而接的?」冰炎冷冷的拋出這句話。
  褚冥漾低頭做出懺悔的樣子,但是他還是不懂冰炎為什麼也進來了,兩個人傻傻的站在陣法中、四周除了果棚之外只有青草樹木,感覺超……智障的……
  「啪!」
  「少給我亂想!」
  「對、對不起——」
  褚冥漾看著一臉大爺相的冰炎,默默蹲下來望著遠處的鬧區燈火,感覺自己的處境莫名有些淒涼,等了一陣子,四周除了蟲鳴之外,還有蛙叫,什麼事都沒發生,蟲蛙依舊叫,白癡仍舊蹲……
  冰炎忍住了想要把學弟踢出陣法的衝動,紅眼緊盯著遠處的鬧區,看著燈火一點一點熄滅,直到只剩街燈在夜晚中幽幽明滅。
  「褚。」
  已經恍神到在想著紅酒牛肉好好吃的褚冥漾下意識抬頭,他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眼花,站起身,等暈眩過了後又瞪著昏暗的鬧區看,好像、真的、貌似有人走過來了,而且還滿多人的?
  是要來採收的嗎?大半夜收成不覺得很奇怪嗎?
  對於褚冥漾逃避現實的內心活動,冰炎完全不予置評,紅眼盯著那群慢悠悠晃過來的人,看見冰炎一句話都不說褚冥漾就知道事情不對勁,他努力瞪大眼睛去看,依然什麼都沒發現。
  「看那群人,他們的樣子。」
  褚冥漾看了又看,才發現他們走路的樣子有點怪,很像是喝醉酒又硬要走路的樣子,東倒西歪的,但是一群喝醉酒的人相約外出不是超詭異的嗎?心裡碎碎念著的同時還隱隱有著一絲古怪。
  那群人越走越近,褚冥漾藉著明亮的月光看清楚之後,有種全身血液都逆流而上、背脊寒毛直豎的感覺,那群人很奇怪,非常奇怪,他們這麼多人走過來卻沒有交談,只有腳拖在土道上行走的鈍響還有什麼東西滾動的聲音。
  等他們靠近了才看清楚他們滾著幾個空的大酒桶過來,摘下了各類水果放進酒桶裡,似乎是要釀酒,但是這一切都太詭異了,誰會在大半夜跑出來摘水果釀酒啦!!!
  冰炎默不作聲,只是淡然的看著,褚冥漾猛吞口水,拼命保持冷靜,但是看到最後他還是忍不住尖叫了。
  桶子裝滿水果後又摘了酒果放進去後,那些人開始割腕放血,把酒桶裡的果子都淋過一遍,褚冥漾毛骨悚然,這些人絕對不正常!
  等到那些人拖著桶子離開後,褚冥漾仍然不敢放鬆繃緊的肌肉,他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冒了不少冷汗,心底有種涼涼的感覺。
  「剛剛那個……」褚冥漾的聲音有點抖,但是他克制不住,「那個聲音我聽過。」那個酒桶拖行的聲音——他曾經聽過,就在下午的夢裡。
  「叱——啦、叱——啦」的聲音,像磨在他耳膜上一樣,讓他全身發寒。
  冰炎沒看他,點頭表示知道了,紅眼看向鬧區,燈火通明的景像,剛剛的昏暗彷彿不存在般,就像是個恍神的幻覺。
  「走了,你還站在這邊幹嘛?」冰炎撤掉護陣後,斜眼看了下褚冥漾。
  「走去哪?」不會是去看他們釀酒吧?
  「回去,睡覺。」
  「……」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