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任務地點:酒鄉(世界之最)
  任務類型:清除
  武力動用許可:中
  搭檔申請:■是 □否
  搭檔人選:  冰炎  
  
  為了學長的那幾句警告,褚冥漾熬了一整個晚上仔細反覆的把注意事項研究了一遍又一遍,只差沒勤奮的抄筆記或者把任務書吃進去而已。
  「決定了?」一出教室就看見倚著牆壁看手機的冰炎,褚冥漾有種他連最後一頓飯都享受不到的可悲蒼涼之感。
  「走。」冰炎甩起地上的束口背包,把手上的東西拋給褚冥漾,無視其他人的目光向前走去,褚冥漾只能捧著袋子跟行李跟上,苦笑對著身後幫他加油打氣的友人揮揮手。
  冰炎站在校門前的空地,雙手環胸看向苦情啃著三明治的學弟,褚冥漾三兩口把最後一大口三明治塞進去,帶著略為痛苦的表情對冰炎點頭。
  見狀,一直沒什麼表情的冰炎突然勾起一個微笑,說:「希望你不要後悔。」
  當然,還來不及讓他後悔冰炎已經張出傳送陣,將兩人傳送到一個很漂亮的地方,藍天白雲、青山綠林、紅磚土道,空氣中充滿濃烈的酒味,褚冥漾臉色開始發青,忍不住那一波波的噁心感,摀著嘴衝到一邊狂吐。
  怎麼進去怎麼出來最可悲了。
  無力的往臉上潑清水,褚冥漾看著水鏡上瞬間憔悴了十歲的自己,抹把臉,走向一臉閒適的冰炎,鼻間充滿了厚重的酒氣,好像光呼吸就會讓他醉到翻掉,哇靠才剛這樣想完他好像開始不能走直線了!
  「白癡,別看地上。」冰炎揪住他的領子把他的頭往天空一扳,褚冥漾瞬間脫離了那種頭昏眼花宿醉未醒的感覺,冰炎在他身上塞了個木刻符後,他才覺得酒味沒那麼嗆鼻了。
  「這裡的地板上刻著千層陣。」褚冥漾揉著臉跟上冰炎腳步,一邊聽他說:「瞥一眼致眼撩,瞄兩次始混亂,盯三遍永沉醉。層層疊疊反反覆覆,陣中陣圈中圈,當你陷下去之後就醒不過來了。」
  囧!殺人喔!
  「世界之最,釀酒之鄉,鞭酒果酒雜糧酒、烈酒薄酒蒸餾酒,應有盡有。」不理會一臉神魂具滅的人,冰炎繼續解釋著:「所有的物體都會存在著精華。這裡的人相信所有東西都有辦法釀出酒。」
  褚冥漾突然惡寒了一下,腦海中隱隱約約想起某部影片,有個偏執的香水製造學徒好像也是這樣深深相信著,不管什麼東西都有它的氣味——不管什麼,都能提煉出『香水』。
  腦海中一閃而逝的想法讓他突然覺得毛毛的。
  「不錯,難得腦殘有用。」冰炎突然彎唇笑了,若有所指的稱讚讓褚冥漾更加驚悚。
  「這裡是世界之最。」
  褚冥漾克制不住的脫口而出:「蛤?什麼?」不是他要這麼白癡的招冰炎白眼和冷瞪,他是真的聽不懂,可以給點貼心的小說明和名詞解釋嗎?畢竟任務單上不會附上什麼風俗民情或者觀光好去處啊!
  「最,酒醉,陳罪,沉醉,犯罪。」冰炎乾脆的忽略他癡呆討打的表情,省得忍不住把人揍進醫療班裡躺。
  褚冥漾滿頭問號,他完全聽不懂,見冰炎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左看右看,漂亮的硬石砌成的二層樓矮屋和地窖,不管男人女人通通滿面紅光,笑呵呵的拽著酒瓶或扛著酒桶互相倒酒然後一口乾掉,豪氣干雲啊。
  要不是那顏色紅的像是蘭德爾學長很愛喝的那個什麼東西,他也滿想喝一口的,聞那味道應該是什麼果酒,(根據原世界的經驗)一般來說果酒應該都不會太嗆吧?
  不過……這樣喝真的沒問題嗎?酒精肝在這裡很盛行吧?醫療班在這裡絕對賺錢的!
  「酒對這裡的人沒什麼影響,喝酒跟喝水一樣。」冰炎淡淡說道,紅眼向小弄中的暗處瞟了幾眼,嘴角淺淺勾起微妙的微笑,繼續說:「血液中揮發掉的不是酒精,身體裡留下的不是酒氣。」
  褚冥漾用一種全新的眼光看著冰炎,他總覺得學長好像一直話中有話,非常玄妙,他道行太淺完全參不透。
  「明亮的看不清,黑暗的才顯型。」腳步停駐在一間漂亮的歐風小屋前,冰炎仰頭看著招牌,瞇了瞇眼,小聲說了:「你怎麼想?」
  「蛤?」正在東張西望的褚冥漾被講的一頭霧水,年輕的招待小姐對著他笑笑,他立刻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跟上。」已經踏上樓梯的冰炎回過身看著他,抬眼對上對方視線的褚冥漾瞬間心驚,隱在暗處的冰炎只能看見那雙螢亮紅眼,非常嚇人,他吞了吞口水,微微往後退了一步。
  ——黑暗才顯型。
  腦中瞬間閃過這句話,褚冥漾心臟狂跳,嚇的腳都要軟了。
  「客人有什麼事嗎?」招待小姐的臉突然湊到他面前,褚冥漾愣了一下後臉又爆紅,聞到軟軟的花香,心神略略放鬆,剛才鑽進鼻子裡的都是酒味,差點連打嗝都帶著酒氣,難得來了一個清新的味道啊。
  深深吐了口氣,抬腳踏上樓梯,偷偷看向冰炎發現對方表情一如以往的冷淡面癱,沒什麼變化只是隱隱帶著不耐,像是在考慮要把他從樓梯上踹下去一樣。
  「跟好,這裡有空間摺疊,走錯路就回不來了。」
  褚冥漾瞬間靠近冰炎一大步,半步不離,只差沒直接貼在對方身後當壁虎,雙眼警戒的看著周圍,就怕哪邊的空間突然開了一個口把他吃下去還不吐骨頭。
  冰炎嗤笑一聲,走向房間,推門,很簡單的一衛配兩張單人床,兩張床之間夾著一張小木桌,落地窗邊擺了一張躺椅,窗台上種著很像狗尾草的東西。
  「那是釀酒的麥種。」冰炎放下束口包,睨了他一眼。
  褚冥漾摸摸鼻子,卑微的走到另一張床邊收拾行李,一邊收一邊小聲的問:「學長,這個任務是要清除什麼?」
  「你說呢?」冰炎挑眉。
  總不會是叫他們把所有的酒都清掉吧!囧!
  冰炎冷冷的睇過來一個眼神,就像是在說他第一個想要清除的就是他的腦袋。
  「對不起。」褚冥漾立刻乖乖的整理行李不敢再多問多說多想。
  整理完行李後,冰炎換上一套便服說要出去,讓他待在房間理顧行李,褚冥漾面對那種「因為他太會礙事所以把他鎖在房間裡」的口氣,只能摸摸鼻子認了。
  有權的是大爺,這就是階級鬥爭啊。
  回應他的是冰炎的甩門聲。
  
  
  TBC
  
   *
  
  血液中揮發掉的是人性,身體裡留下的是執念。
  ↑其實只是想要表達這樣的想法(誰懂
  總之,沒意外的話就是這樣啦!(哪樣
  &《世界第一的王子殿下》已刪,因為半年前的思緒現在看起來很亂,所以就毫無懸念的掰了,會直接開新的,忘了說XD(但是補上日不定)
  感謝鍵閱啦\ODO/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mile99sw
  • 喜歡這個設定ˊ艸ˋ!
    非CP的冰炎跟漾漾也很有趣ww
    「最」這個字也很用心,看布丁大的文章都很喜歡這種小細節///(???)

    血液中揮發掉的是人性,身體裡留下的是執念。>這句話超喜歡!!!!!
    冰炎總是意有所指這點真是讓人看得心癢癢XDD
    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很喜歡布丁大的文//
    \會持續關注的/
  • 哇謝謝你QDQ
    不知道該說什麼表達一下激動只好請你看著我嚶嚶嚶的哭了(不要

    就是覺得玩同音異字很有趣所以就玩了,而且冰炎就是、你知道的,很適合當這種說明&說教的角色(NO
    我喜歡看他念漾漾的樣子(欸

    布丁控 於 2013/09/07 00:04 回覆

  • smile99sw
  • 嚶嚶嚶哭泣的布丁大大我可以///(你哪位
    嗯開玩笑的我去面壁QQ

    重看一遍之後又會發現不一樣的東西(?
    學長威能啊外掛全開www但是這篇好神秘噢XDD
    漾漾不管被怎樣揉捏都很萌Q//Q(病了

    偷偷說壁虎那句好可愛XDDDDDDDDDD
  • 學長本身就是外掛←
    所以他做什麼都很正常(?

    其實本來想用背後靈XDDDDD
    但是一定會被冰炎幹掉所以還是算了XDDDDDD

    布丁控 於 2013/09/11 12: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