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是虛構。
  *在看之前請跟我念十遍:「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
  *因為眾說紛紜,我決定全部都自我流了←
  *不要糾正我,我是不會住手的(淦
  
   *
  
  陰七月,鬼門開。
  褚冥漾看著比平時更加「熱鬧」的轄區,這個揪著那個的頭到處跑、那邊的在眾鬼的起鬨下爬到屋頂上說要撈星星(大白天的撈什麼啊)、旁邊有個花了三小時想偷吃供品,不過因為不是供給他的所以吃不到。
  他是神,不需要跟他們打交道,所以只是看看就走,沒對人類造成危害就好。
  褚冥漾帶著米納斯手杖走到轄區邊界,敲了敲結界,確定沒有任何破損之後就回到廟裡。
  盤坐在香灰上看著廟祝走來走去,準備各種蔬果、肉品還有水盆毛巾梳子各種梳妝洗漱的用具,褚冥漾才想起來,雖然他跟他們不同路,但是也是要請他們吃飯的。
  眨了眨眼睛,他想起好友千冬歲的話:「他們很有用的。」
  臉上帶著說不出的、可以稱得上是邪惡的笑,後來千冬歲笑著說他曾經用一頓好料拜託他們去整某個討厭的人,七天,一天不少。
  後來那個人就安分不少也沒再一天到晚去他廟裡給他找麻煩,這是後話。
  總之,跟他們交好絕對有好處,嗯……除此之外好像還有一件事……可是他突然有點想不起來……
  底下廟祝擲筊告之他要開始普渡,褚冥漾手一揮給了聖筊表示知道。
  撐著臉頰看著廟祝上香、請普渡公來做見證,他想著自己是不是要迴避一下時,穿著黑白兩色長袍的普渡公已經來了,在廟門口對著他微笑作揖,褚冥漾趕緊起身回禮。
  「普都來打擾大人了。」一把清亮好聽的聲音。
  「不會不會,呃、請,你們請。」褚冥漾看著完全稱不上「公」字輩的清秀青年,他印象中普渡公不是很兇嗎?奇怪,他記錯了嗎?啊啊啊跟不同路神明打交道就是這點討厭,認錯了都不知道。
  腦袋裡轉個不停的同時,褚冥漾看著普都指揮著眾鬼排隊等待,偶爾有一兩個推擠的也被安排的好好的。
  等到一切程序都好了,普都先吃,吃完後微笑擦嘴飄到高處,白皙的手指著香說道:「自己看著時間看著辦,哪個敢推擠爭搶亂來,呵,試試看。」
  吃完,幾百雙眼睛巴巴的看著香緩緩燃燒,直到見底時,廟祝又上了香告請眾位好兄弟可以開席了。
  瞬間,所有鬼搶成一團,那場面就跟人類世界的商場一元甩賣出售差不多。
  「這箱乖○老子要打包帶回去啦!」
  「放下你手中的鮪魚罐頭--」
  「誰搶老娘梳子!!!欠揍嗎!!!」
  「哎唷大姊,別把口紅都用光啊!妳的嘴已經夠紅了!」
  「嗚嗚嗚嗚這實在太好吃了嗚嗚嗚嗚接下來十一個月都吃不到怎麼辦?」
  「你吃康●傅?滾蛋!這裡是給吃維○坐的!」
  「吵屁!老子就愛康●傅,不爽來修怕啦!!!」
  「翻桌啦!!!!!」
  「這哪個白癡拜的罐頭!不給個開罐器叫老娘怎麼吃?」
  「你腦殘啊?你的牙齒比開罐器還好用啊!」
  說完,那鬼愣了一下後,張開嘴就朝著罐頭咬下去,褚冥漾就眼睜睜看著那罐頭被尖銳的牙給咬穿。
  願此生,都不要再回想起這畫面。
  眼前畫面是一片混亂,食物水果桌子梳子椅子滿天飛,而普都只是微笑看著。
  等等這真的沒問題嗎?說好的不推不擠不爭搶呢?他們打到只差沒直接戳對方眼睛欸!
  「大人見笑了,他們已經一年沒吃過東西了。莫怪。」
  「啊哈哈……這樣啊……」對上青年微笑的臉,什麼怪罪的話都說不出來,而且他們也不歸他管,他憑什麼罵啊……
  「若是太過分,普都自當會阻止。」
  「哈哈……」褚冥漾只能乾笑。
  眼看著眾鬼越搶越厲害,有好幾個都直接翻臉,露出原本厲鬼兇殘的模樣抓著路邊的石頭丟來丟去,還不如用你們指甲互……等等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好幾次差點甩進他廟裡,有結界護著也經不起你們這樣戰鬥力節節高升好不好,嗚,搞不好廟真的要垮了……
  任憑褚冥漾內心波滔萬丈,外面依舊一片火熱,廟門前的石獅緊張的戒備著,防止他們打輸衝進廟裡破壞洩憤……不對,是避免他們打過頭。
  「這有點太過分了……」
  已經不是有點了好嗎?
  「真是,舒服一年過後,都欠整治了。」青年微笑著,原本清秀的臉孔突然扭曲,變成一張極度嚇人的兇惡樣子,身上散發著剽悍的威壓。
  看見普都深深吸了一口氣,褚冥漾下意識的把耳朵摀住,可惜對方的剽悍不是他手掌之力可以擋住的,那驚天動地、夾著懲戒力量的吼聲讓他廟宇的結界也不穩了起來。
  厲鬼們被阻止了,只頓了那麼一下下,回頭又往對方臉上抓去,尖利的嘯聲蓋過普都的鎮吼。
  場面真的失控了。
  褚冥漾緊張的抓起手杖準備衝出去,雖然不同路管不著也不該管,但是如果一路失控了,另一路是可以跨足支援的,只是,他從沒支援過這種狀況啊啊啊啊救命!
  一般來說陰界的事應該歸城隍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只有陰七月,城隍什麼事都不管,即便罪大惡極也要等鬼門關了之後才能上稟懲處,所以他孤立無援、只能孤軍奮戰。
  「毫無規矩。」冷冰冰的聲音兜頭淋下,明明是白天,寒氣卻突然濃重了起來,憑空出現的火焰化成細鏈綑住了鬧的最嚴重的幾個。
  青面獠牙的普渡公轉眼就恢復原本清秀的樣貌,略為惶恐的看著來人。
  「萊斯利亞大人,是普都辦事不力、管教無方。」低垂著頭,普都原本溫和慵懶的語氣變為恭謹小心。
  萊斯利亞沒說話,鎖住還在掙扎的厲鬼,彈指,火焰將靈體連同戾氣吞噬殆盡。
  一瞬間就什麼都沒有了。
  眾鬼們安分了,老實的坐在安排好的位置上吃飯。
  『陰由荒,陽由神。』
  他管不動的事,由荒者掌控。
  接下來三炷香的時間內,除了碗筷和咀嚼聲,一片安靜,普都垂著頭飄立在萊斯利亞身側,姿勢沒變過。
  時間到了,眾鬼依序起身、對普渡公和火焰貴者行禮後離開,褚冥漾看著這畫面,心裡只有「高壓強權」的感慨。
  普都忐忑的等著萊斯利亞處分,就算直接了結他也不意外,畢竟是他故意縱容百鬼鬧事,想給新來的土地神示威,只是他卻沒想到火焰貴者會出面維護。
  「沒有下次。」金色的眼眸冷淡望著低頭不安的普都。
  「是的大人。」萊斯利亞的目光帶著濃重的威壓,讓他的靈體不穩,隱隱有些潰散。
  普都轉身對著褚冥漾行了個最高規格的揖禮,褚冥漾趕緊回禮,對方才緩緩離去。
  萊斯利亞淡漠的面孔讓褚冥漾有點心驚,而且對方生來就帶火,火焰的威壓也讓親水的他很緊張,但是對方出手幫了他,他就必須道謝並且給予相同代價的謝禮,而且謝禮必須由對方提出,這是陰與陽往來的規矩。
  「一半的陽火。」
  陽火跟他不相容吧?要那個幹嘛?
  雖然疑惑,但不敢多問,褚冥漾趕緊把香爐裡永不熄滅的陽火分出一半,緊盯著明亮黃澄的陽火飄向萊斯利亞的手心,確定對方收下謝禮後,褚冥漾微微鬆口氣。
  萊斯利亞收起陽火,灼熱的感覺在他陰寒的身體裡擴散,但是過不久就被他吃光,成為他力量的一部分。
  抬眼,看著褚冥漾,感覺到自己給他的耳飾掛在他腰間,開口說道:「有事可以叫我。」轉身離開。
  褚冥漾看著那瀟灑離開的背影,有點回不過神,傻愣在廟門口,皺著眉拼命回想,但是卻不敢確定對方剛剛轉身時是不是有開口說什麼。
  過一陣子,結界被敲了幾下,褚冥漾應了之後,冰炎的身影馬上出現在眼前。
  「這麼順利?都乖乖走了?」
  「有點意外,萊斯利亞有來幫忙--」鎮壓,想了想還是改口:「盯場。」
  冰炎看了眼茫然又不知所措的學弟,解釋道:「貴者,雖然被賜名,但是依然是荒魂,他們不受拘束,能夠無視規則,來去自如。」
  「……」褚冥漾用表情充分表達了他的不解。
  「貴者可以直接插手生死兩界的事,意思就是如果你出手了,等著你的是百鬼侵襲、轄區裡不安寧和寫不完的悔過書。」冰炎直接給痛快,鄙視的睨了他一眼。
  冰炎坐到煙霧上,語氣淡然的說:「荒之魂,殘缺格,無法則,皆自得。」
  聞言,褚冥漾心臟一跳,這下子,他終於確定剛剛萊斯利亞模糊不清的話是什麼了。
  『土地神,是為神,掌陽間,管凡人。火之貴,由荒魂,燒萬物,滅鬼神,安寧皆自得。』
  這是指對方一個不爽就可以把他從裡到外、連同神格也一起燒毀對吧?
  救命,他現在申請換區來的及嗎?
  
  
  END
  
   *
  
  其實我只是想寫萊斯利亞不只是無法消除的BUG跟外掛之外,他還是眾鬼的頭頭←
  他可是,↖煞氣a萊斯利亞↘捏!(盲目
  &再度強調,以上純粹是虛構,我只是聽說廟宇好像也會拜普,所以想寫土地公而已,如果沒拜就沒拜,別來找我吵(淦
  普渡公比較像是見證人&管理者,他會看著普渡進行,這是他的工作。
  普都他是普渡公族系裡的其中一個普渡公,他家族裡還有很多兄弟姊妹叔叔阿姨姑姑舅舅阿公阿嬤舅公嬸婆等等等,但是,世代交替嘛,上一代退下來輪到他們這一輩在做,等他們有小孩後就給小孩做。
  其他設定就沒有囉。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