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男人一天平均說8000字。(記錯了也別管
  *PS:女人是男人的2-3倍
  *萊斯利亞、褚冥漾同居設定。
  *萊斯利亞麻豆設定。(豔姿撩人設定)
  *純粹是,因為,我爽而已(幹
  
   *
  
  褚冥漾開始注意自己說出口的話,講話前都再三思考,能簡潔絕不多話、能用手勢表達絕不開口、能避開人群避開說話場合更好!
  但是在面對熟悉親密的人時,總是會下意識的回話、應聲,於是字數一個一個減少,等他意識到時,禁聲藥水已經端到他面前了。
  最討厭的不是說不出話,他漸漸能接受筆談或是電腦打字,但是他無法接受接起電話時卻沒辦法出聲,好幾次就這樣被對方罵了,他那暴躁的直屬學長甚至直接衝過來揍他。
  他也沒辦法接受想跟萊斯利亞說話時只能苦逼的挖出手機一字一字打簡訊,或是只能拿著筆記本寫字,寫到手痠還不見得能把他想說的寫完。
  而且,要知道萊斯利亞的簡訊向來是簡短精幹,與其來回傳簡訊浪費錢還不如講電話。
  『唉--好想說話--』明知道無法出聲,褚冥漾還是啪啦啪啦的對著好友千冬歲抱怨個不停。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淡定的將筆電轉到他面前,褚冥漾抿了抿嘴角,憋了一下,還是在鍵盤上打起字來。
  占滿了半張A4版面的字體其中有大半在抱怨今天被某隻雞逼的講了不少話,然後夾雜著幾句或許本人也沒察覺到的、類似撒嬌般抱怨的話?千冬歲看完後,微微挑起嘴角。
  「漾漾,那就什麼話都不要回,除非必要。」
  『有喵喵不可能…………………………』後面拖了一長串的點點點。
  「不要說話是最好選擇。」鏡片上逆光一閃,千冬歲嘴角邊的笑看起來頗犀利嚇人。
  『是喔?』褚冥漾看著寫滿了雜亂句子的簿子,思考著。
  
   *
  
  褚冥漾花了好幾天觀察自己八千字是怎麼用完的,結果發現他很多時候都在回應一些重複的問題(或廢話),平常或許沒怎樣,頂多浪費些口水,但是在有字數額度的壓力下,這就是個必須解決的問題,而且必須立刻馬上改善。
  他遵照千冬歲的意見,不說話不回話不應聲。
  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老師們開始喜歡點他起來回答問題,冰炎也三天兩頭冒出來找他討論專業報告和實習問題,不相干的路人也找他問路或問些有的沒的。
  扣掉這些之後,他大概還有一兩千字額度,原本以為沒事了,但是社區大媽阿姨和叔叔伯伯突然也健談了起來,這邊扯一句那邊笑一聲,回到家之後只剩七八百字了。
  到底哪來那麼多話?你兒子要念A校跟他有什麼關係?B系風評怎樣他怎麼會知道啊!各種崩潰啊啊啊啊啊----
  「喀噠」一聲,門鎖被解開,褚冥漾看向推門而入的人。
  「回來了?今天比較早?」問完,頓了一會兒後抱頭無聲慘叫,問這什麼廢話啊!還不如講些有意義的!
  「累了嗎?還順利嗎今天?我下午被系上老師找過去說什麼實習地點有問題……」越是想控制自己越是失控,直到門鈴響起才閉上嘴,他緩緩嘆了口氣,上前開門,看見扇董事在鐵門外笑咪咪的看著他。
  「小漾漾,今天的額度用完囉。」
  他確定自己身上沒被放監聽器或是隱型攝影機,但是扇董事每次都出現的很及時。
  唉------
  長嘆一口氣,喝下藥水,微微皺眉,他討厭這股甜味了。
  「晚安囉小萊~」扇董事甩開摺扇啪噠啪噠的搧著,收回空藥水罐後揚長而去。
  萊斯利亞淡漠的金眸看著無聲站在門口的褚冥漾許久,過了一陣子,才看見對方慢吞吞的轉身,微微低著頭上樓。
  「明天沒通告,一起上課。」
  褚冥漾頓了一下,緩緩點頭。
  隔天,萊斯利亞下樓時褚冥漾已經坐在沙發上了,靜靜望著淡藍色的天空,而後轉頭對他露出一個笑,拎起背包走向門口。
  兩人走過依然寂靜的校園,學生餐廳裡還沒人,只有打掃阿姨在走動,向櫃檯要了解藥喝下後,褚冥漾示意他坐好,自己端著托盤挑早餐去。
  萊斯利亞看著他走近,冷淡的出聲道:「說話。」
  只見他愣了一下後,撓頭笑了笑,用略微沙啞的嗓音說:「早安。最近想跟你說都來不及。」
  放下早餐,褚冥漾講了一下昨天被找去系辦公室的後續,又講了幾件最近發生的事,講完後,發現萊斯利亞一口都沒動,不好意思的說:「先吃吧。」
  「一三八四。」
  「啊?」對上那雙淡然的金眸,裡頭微微滑過一道流光。
  「今天我陪著你。」萊斯利亞直勾勾看著他,語氣依然淡漠:「想說就說,不用擔心。」
  「咦?」
  「一三八六。」
  「等等等、你這樣數我會有壓力啊!」
  「一三九九。」
  「喂……聽人說話啊……」
  「我在聽。一四零五。」
  我在聽。褚冥漾心臟猛然跳了一下,低頭避開那直接又毫不收斂的視線,臉上微微發熱。
  我在聽。
  他努力留存額度,就是想說話給這個人聽,如果只是跟他說話的話,八千字或許足夠,但是有了其他人來分享,就遠遠不足了。
  
  
  TBC
  
   *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