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其實褚冥漾對萬聖節真的沒什麼概念,畢竟他是一個從小接受東方思想老媽教育的小孩,對西方的節日除了被商業廣告洗腦的西洋情人節和聖誕節(小時候只記得這天是什麼行憲紀念日可以放假)之外一點研究都沒有。
  
  要不是他念的學校很中西合併,不管中式節慶還是西方節日通通要大肆慶祝一番,他大概也不會去注意到萬聖節吧。
  
  就算知道了萬聖節,他大概也只有「跟中國的中元節是一樣的概念」這種想法,毫無浪漫情懷可言(出自好友西瑞所言)。
  
  不過今年,他突然覺得西瑞說的很對,萬聖節也可以很浪漫--在某種意義上。
  
  褚冥漾一臉糾結地看著剛剛被女性友人塞進手裡的螢光小南瓜吊飾,聽說是系上出錢製作的萬聖節禮物,還有南瓜糖,拆了一顆來吃卻發現有個地瓜的味道,太神祕了他無法理解。
  
  看著眼前一堆奇型怪狀的人,喉嚨撕裂噴血、頭上被刀子砍到、膝蓋中了一箭、科學怪人、狼人、吸血鬼之類的裝扮,說到狼人跟吸血鬼,他倒是沒看過有比尼羅更適合狼人、比蘭德爾學長更適合扮吸血鬼的人了。
  
  褚冥漾走出大門,縮起肩膀等著某人,過了一陣子,那輛不管看多少次依然騷包又搶眼的重機停在他眼前,萊斯利亞遞給他一頂安全帽和一條圍巾,褚冥漾有點不好意思地圍上圍巾、戴上安全帽。
  
  「那個……萊斯利亞,我們去哪裡?」
  
  「有個萬聖節party,可以自由攜伴參加。」明明冷冷的聲音混著冷風傳來,卻讓褚冥漾有種臉要燒起來的感覺,瞬間不怎麼冷了。
  
  到了派對地點之後,褚冥漾瞠著眼看著從身邊走進去的人,比起學校裡的群魔亂舞,這裡的裝扮顯然是更高水準的,被撕裂的喉嚨裡汩汩地流出鮮血、表情抑鬱的吸血鬼對著他露出虎牙微笑、身高直破天際的科學怪人頂著半開的腦袋從他眼前走過……
  
  褚冥漾開始覺得不自然,只能跟在依舊一臉面無表情的萊斯利亞身後進入。
  
  來到一間換裝室,褚冥漾看著眼前一套又一套的衣服,滿精緻的,摸起來的手感不像是租來的那種廉價觸感……
  
  「選一套換上。」萊斯利亞看了他一眼,挑了一套就進試衣間,留他一個對著眼前一排又一排的衣服乾瞪眼。
  
  他應該不用換吧?其實他只是想來看看而已,抓了抓頭,看著眼前的衣服嘆氣。
  
  「還沒換?」身後突然傳來萊斯利亞的聲音,讓他狠狠抖了一下,還來不及應聲手上就被塞了一套衣服,等等這摸起來像是絲綢欸這是真絲嗎喔喔喔等等欸欸欸欸這樣真的可以嗎?
  
  「去換上。」
  
  被人推進試衣間,褚冥漾只好小心翼翼地換上衣服,滑滑涼涼的絲質襯衫穿起來很舒服,略微高腰的窄瘦呢絨吊帶褲貼著肌膚的感覺也不算太糟,果然布料都是最好的吧?見鬼的有錢人!
  
  看了看全身鏡裡的自己,還--滿能看的。
  
  褚冥漾抓著絲巾傷腦筋,說實在的他不會打領巾。
  
  「叩叩。」門上被敲了兩下,褚冥漾只好抓著領巾跟披風出去,困窘地笑著:「那個、我不會打領巾。」
  
  看見萊斯利亞時他呼吸都屏住了,剛剛只是匆匆一瞥只知道好像是軍服之類的,現在看清楚之後褚冥漾突然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一身黑,跟往常一樣的打扮,但是中跟的黑色長皮靴,黑色的軍裝,有鑲了銀邊的十字架和一堆銀色扣環穗帶之類的,是……納粹還是德軍嗎?他搞不懂也不曉得,但是那身黑色的筆挺裝扮真的--讓人有種心跳加速的窒息感。
  
  褚冥漾小心地控制著呼吸,眼睛偷偷往上瞄,瞬間整張臉爆紅。
  
  對方只留下一搓長髮編成辮子垂在身前,其餘的頭髮都紮起來收進黑色軍帽裡。
  
  紅色的黑色的冷銀色澤般的。
  
  褚冥漾撇開頭不再看對方,但是腦海中卻深深留下剛剛的印象,黑色筆挺軍裝、白色手套、銀色腰扣、黑色束腿長褲、黑色中跟長皮靴,腰上還掛了一把綴了紅穗的銀色西洋劍跟一綑捲起來的銀鞭。
  
  他快要呼吸困難了!!!!!
  
  等等這是萬聖節不是變裝大會吧???啊啊啊啊啊--是吧?是吧?是吧?
  
  「你們是好了沒?換衣服換這麼久!」
  
  門被用力打開,穿著一身中山裝扮成學生樣子的冰炎滿臉怒氣的站在門口,好像隨時可以把側揹著的書包拿起來當武器砸過來,旁邊跟著扮成老師模樣(但其實褚冥漾覺得那更像是總裁秘書,還是腹黑滿點的那種)的夏碎,笑的一臉溫煦無害。
  
  「喔,軍人與小吸血鬼啊。」夏碎像是沒看見褚冥漾紅的要爆炸的臉一樣,溫和笑了笑,繼續說道:「這可是跨世紀的組合喔。」
  
  說到跨世紀你們兩個在一起才更奇怪吧!褚冥漾一片混亂的腦袋裡只出現這樣的想法。
  
  在冰炎的怒氣下褚冥漾有點慌亂的綁好披風,跟在萊斯利亞身後走出去,走著走著,褚冥漾有意識地落後冰炎跟萊斯利亞幾步,夏碎瞄了一眼,微微彎起唇角,跟稍微落在後頭的褚冥漾並肩走在一起。
  
  「褚,還好嗎?」夏碎關切地問道,對於一直垂著臉不肯抬頭也不出聲的褚冥漾表示關心。
  
  「……」褚冥漾搖搖頭。
  
  「但是你一直低著頭,怎麼了嗎?脖子不舒服?」
  
  褚冥漾又搖了搖頭,依然不出聲。
  
  「這樣啊……」夏碎看了下前頭微微側過身看著褚冥漾的萊斯利亞,唇邊掛起一個不懷好意的淺笑。
  
  「是覺得不想來參加這個派對嗎?」
  
  聞言,萊斯利亞冷冷的金眸閃了一下,沒有感情地注視著夏碎。
  
  「……不是啦,我沒事。」褚冥漾有點急促的說。
  
  「還是覺得這套衣服不好?」
  
  「不是!」褚冥漾很快地應聲,微微抬起頭看了夏碎一眼。
  
  「覺得我們三個扮的不好?」
  
  「不是!!」
  
  「喔,那是……」
  
  「藥師寺夏碎你有完沒完啊!」冰炎轉過身冷冷看著夏碎逗弄褚冥漾逗得不亦樂乎,有眼睛的人都有看見剛剛褚冥漾是臉紅不是臉色蒼白或發青,想也知道是為了什麼。
  
  「唉呀,別生氣啊,夏碎老師馬上過去。」
  
  「……靠!」
  
  夏碎青笑著迎上冰炎,率先走出長廊踏上大廳。
  
  褚冥漾有點遲疑地走到萊斯利亞身邊,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抬起頭,露出羞窘到滿面通紅的臉,吞了口口水後才開口:「我那個、不是覺得你不好……」
  
  萊斯利亞停下腳步,靜靜望著他。
  
  「我是覺得……那個、嗯--」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臉越來越熱,聲音都在顫抖:「你你你你你你很好看!很很很很很很……很帥--!」講到帥字還不小心咬了自己舌頭一下。
  
  萊斯利亞金眸沒有任何波動,只是直勾勾地看著他,語氣冷淡地說道:「參加完party,再帶你去吃飯。」頓了一下後,緩緩再補了一句:「是我招待你,所以,糖果給我。」
  
  等等完全不是這樣吧?雖然他也搞不懂萬聖節傳統到底是怎樣但是應該不是這樣吧?這是搶劫吧?啊?是吧?啊啊啊啊啊啊--什麼東西啦----
  
  褚冥漾崩潰地看著萊斯利亞,兩人互看了好一段時間後,褚冥漾才乾乾地說:「我只有南瓜糖喔?」
  
  「有就好。」萊斯利亞撕開包裝,卻把糖果塞進褚冥漾嘴裡,然後跟著親上去,像是地瓜又帶點蜂蜜香氣的甜味迅速擴散開來,腦袋瞬間飆到幾乎沸騰的程度感覺昏昏沉沉的。
  
  「……謝謝招待。」
  
  褚冥漾感覺頭更暈了。
  
  
  
  
  END
  
  
  * * *
  
  
  我是參考納粹安全警察的制服(還是軍服其實我也搞不清楚(跪(?????(自己招了
  不過,嗯,就是那樣啦,只是看那身制服帥而已(幹
  大家萬聖節快樂------------
  招待或被招待都要開心喔(?????????
  
  完全不忍說剛剛goo到的這張圖跟我想像中的萊斯利亞超像的(閉眼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