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我的。』
  
  「呃?」
  
  「吼唔唔唔唔唔唔────唔嘎啊啊啊啊啊────」野獸巨大的身體被蟄伏在陰影處的扭曲氣息拖住,緊緊糾纏不放,那陰損的惡劣氣息不放過身邊的所有活物,將死去後的生命吞吃下腹轉為自己的能量。
  
  「夏!你帶褚先過去!」冰炎回過身一擋,畫出半圓的槍尖阻殺了後方不要命追上的、失去理智被扭曲了的動物。
  
  「褚,走。」夏碎隨手一拎,把褚冥漾帶向那發出痛苦嘶鳴的地方。
  
  「米納斯,幫我拖住那東西!」褚冥漾開了一槍,看著水藍色子彈向前飛馳,過沒幾秒後就看見前面某處炸出高高的水氣和滿天的水泡,伴隨著獸類哀鳴和難聽的嘶叫。
  
  『主人,牠已經不行了。』米納斯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隨著那聲像是要刺穿心臟的尖銳鳴吼,褚冥漾咬牙,察覺到情況不樂觀的夏碎也加快速度趕上前。
  
  當他們趕到時,只看見被水線層層綁縛的妖獸正低喘著氣,混濁的眼閃過戾氣,卻礙於剛轉化身體沒什麼力氣而動不了。
  
  「褚,你找機會。」褚冥漾看著夏碎扯緊冬翎甩走上前,對方掙開了水的束縛,一口咬上去,冒著絲絲黑氣的身體就像他小時候看的某部卡通裡的山豬神一樣,可惜這裡沒有包容一切萬生萬物的山獸神可以幫他們解決這發狂的獸。
  
  這可是一隻渴望力量和血肉的新生鬼族。
  
  夏碎靈活地揮動冬翎甩,將它的行動封鎖在這片小小空地,佈下陣法困住它四肢,回頭瞥了下褚冥漾示意對方抓緊這空擋處理掉。
  
  「風之氣水之息,土之實木之堅,火之萬物燒盡新生!暗之氣退卻!」
  
  褚冥漾念出咒語的同時將銀白帶紅的子彈射入那巨大的身體,從裡到外將所有骯髒氣息梳理過後淨化掉。
  
  「好了。」喔他真的愛死這些簡單好記的咒語了!忍不住露出笑容,褚冥漾走上前,突然身後出現了尖銳的利爪,夏碎眼神一冷揮鞭把那只爪子打散,烏黑色的血濺了褚冥漾半身。
  
  「唔嗷──」一隻黑色的不曉得是熊還是鹿的東西搖搖晃晃跑向夏碎,暗濁的血紅色眼睛充滿憤恨和血腥的快意。
  
  「喔,冰炎那邊的漏網魚嗎?」夏碎輕哼了聲,舉起手輕巧地拉鞭一扯,將那扭曲的軀體粉碎掉還灑了滿地黑漆漆的液體,溫聲說道:「褚要自己小心點,不知道他們會從哪邊跑出來。」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掏出幾個護符往身上加,暗自叫苦,但是也不敢對夏碎怎樣,只能默默應聲:「好。」
  
  緊接著,一團亂七八糟的黑色物體從周圍衝出來圍攻他們,夏碎揮鞭一掃就是全軍覆沒,不像褚冥漾只能一槍打一個。
  
  「褚,小心!」
  
  「咦?」褚冥漾一個沒注意被撲倒在地,肩上被狠狠咬一口還被捅出一個血淋淋的洞。
  
  「啪唰」一聲,夏碎掃掉他身上的東西,一時分不開身,只能提醒對方:「褚快起來!」
  
  說的容易啊!褚冥漾摀著肩翻過身,對著向他撲來的東西開槍,忍住即將暈過去的貧血感咬牙喊了一聲:「米納斯!全部、掃出來包著讓夏碎學長處理。」
  
  『主人你會撐不住的。』
  
  聽著米納斯不贊同的聲音,他管不了那麼多了,深吸了口氣就朝天空開一槍,急遽消耗的精神力讓他有種意識迷茫的不安全感,但是聽見耳邊隱隱傳來的破空聲響就覺得安心多了。
  
  「……!」
  
  好像有人喊了什麼,但他聽不清楚,只覺得脖子邊好像被什麼咬上,瞬間疼痛飆竄到大腦,寒冷的氣息從傷處灌進來。
  
  「唔哇啊啊啊──」他聽見自己慘叫,但他沒有力氣去抵抗,視線朦朧中有紅色和金色的色塊晃過他眼前,脖子邊的疼痛就消失了,然後他終於昏過去。
  
  「褚!撐著!」趕過來的冰炎拍著那眼神渙散的人試圖喚回對方意識,但大量流失血液又受黑暗毒素侵襲的褚冥漾已經陷入彌留。
  
  「冰炎,醫療班來了。」夏碎看著亮起的傳送陣微微鬆口氣,一個反手揮出冬翎甩解決最後幾隻扭曲小妖獸,跟著蹲下身看著臉色死白的學弟。
  
  「夏,你先看著褚。」冰炎瞇眼看著四周,有種過分壓抑的氣氛死死沉著讓空氣都凝滯。
  
  「夏,你有沒有聞到野火的味道?」一種焦、燥而乾熱的威脅氣味。
  
  面具下的紫眸微微閃動了下,還沒問清楚,後援的藍袍就扯開兩人開始為褚冥漾急救,輸血、補充體液、維持血壓、監控心跳呼吸等生命現象。
  
  「那個誰快點把褚同學帶回醫療班關三個禮拜!快!」認出醫療班常客的藍袍馬上揮來擔架準備把這個急救榜上樣樣出名的白袍帶回去好好地一天三餐加消夜的再教育。
  
  一旁的冰炎和夏碎專注地戒備著,彈指設下不少結界和護咒,仔細注意周遭狀況,發現只有他們這邊有動靜,周圍卻是一片沉凝的寂靜,一反剛剛群魔亂舞、妖異到處亂竄的情形。
  
  「啪、啪、啪……啪啪……」細微的爆裂聲響傳來,越來越密集,草枝、枯木和殘破的屍體突然冒出細小火苗還越燒越猛烈,連渣都不剩地燒毀。
  
  「快撤退!」後方藍袍猛然大喊,冰炎嘖了一聲迅速往後奔去支援,看著藍袍圍成一圈拉出大型防禦結界、佈下傳送陣,火焰突然爆竄,將四周能燒的東西全燒得乾乾淨淨。
  
  「快走!」冰炎收回幻武,雙手往地上一按,森白冷霜蔓延、圈圍出一個不受火焰侵襲的空間。
  
  豔麗火光輕易燒透霜層,強勢地攀上結界、破開,火焰宛如刀般銳利切過即將啟動的傳送陣,硬將所有人留在這裡,周圍的東西都被紅金色炎火吞噬了火勢卻沒停下,幽幽冷冷地晃動搖曳著,混合著難聞的屍臭,同時,一道冷漠嗓音傳來──
  
  「惡劣低等的,也不能放任。」
  
  隱藏在空間和陰影處的劣質扭曲一個個被火焰拖了出來,硬生生貫穿、燒毀,難聽的嘶啞聲和翻騰的黑影在焰光中漸漸消失。
  
  豔色長髮一縷一縷從火焰裡出現、帶著張狂氣壓飄動著,淡漠邪美的臉孔接著探出,映出火焰的金色眼眸冷冷凝視著褚冥漾,黑色暗紋占據了整片胸膛延伸到臂膀,暴烈的陰冷氣息連藍袍的都快壓不住。
  
  「沒用的。」萊斯利亞湊向那幾乎沒了氣息的人,冷冷的眼眸中閃著什麼。
  
  「退開!」藍袍揮出幻武想逼退那令人全身發冷的存在,但連衣角都還沒掃到就被拖進火焰裡,生死不明,其他藍袍沒一個例外也全被拖進去。
  
  「萊斯利亞!」冰炎忍著體內四竄的寒氣和騷動的炎息,握著烽云凋戈逼上前,槍頭冷凝寒氣在燒灼的火海中畫出一道冰牆。
  
  「冰炎!」夏碎才剛有動作就被火焰纏住,萊斯利亞再一個彈指,從指尖竄出一道細小火光直直貫穿夏碎四肢,暫時癱瘓對方行動能力。
  
  「你們只是在浪費力氣。」神色漠然地看著那被甩進火焰裡脫不開身的黑袍。
  
  將注意力放回失去藍袍協助、沒了聲息的褚冥漾身上,白袍上滿是汙穢痕跡,敞露的胸口青色血管淺淺浮現,裡頭流過的絲絲黑暗氣息纏著心臟脈搏不放過。
  
  看了一會兒,萊斯利亞伸出手,掌心燃起濃稠的黑色焰花,將那朵小小闇火放到褚冥漾額心,暗稠的色澤瞬間鋪展開來貪婪地捲裹他全身。
  
  「離開他,唔呼呼呼,這明顯撈過界了喔貴族。」冷銳的鐮刀鋒芒掛在脖子上,漫不經心地在他頰邊留下一道痕跡,流淌出糾結的黑色。
  
  萊斯利亞不為所動,只是垂下眼睛看著闇火逐漸被吸收完,最後在那有了小小起伏的胸口留下一個青黑色的火焰痕跡。
  
  「弄好了就閃,有多遠閃多遠。」九瀾的口氣懶洋洋的,卻算不上好:「生者是屬於鳳凰的。」收回武器,蹲下身察看褚冥漾的狀況。
  
  扯開黑色空間,萊斯利亞冷然地看著,手掌一抓一攏,四周的火焰瞬間消熄。
  
  「他是我的。」淡漠的金眼掃過倒成一片的藍袍、掠過紫袍,最後停在冰炎身上。
  
  
  * * *
  
  
  『我的。』
  
  那冷冷的聲音這麼說,然後他感覺到有股冰冷氣息從額頭往下爬過胸口、腹部、腰臀、爬過全身最後凝聚成團停留在心臟裡。
  
  
  * * *
  
  
  「醒醒!給我醒過來!」耳邊突然爆出一道女聲,伴隨而來的是──
  
  「我醒了!」大力睜開眼,褚冥漾看著那臉色很冷很黑很糟糕的姊姊,趕緊討好地叫一聲:「姊……」
  
  「醒了?還不放手是欠揍嗎?」
  
  褚冥漾看了眼自己的手,乾笑了幾聲,趕緊放開以下犯上的手,縮著肩膀就怕等一下被拖下床揍一頓。
  
  褚冥玥揉揉手腕,那幾乎要捏斷手腕的力道,掛起微笑:「很、大、膽、嘛!嗯?一段時間不見就敢動手動腳了?」
  
  傻笑、傻笑再傻笑,褚冥漾稍微感覺一下自己的狀況,沒有重傷後的痠痛無力,只有疲倦還有一點冷冷的,不禁感嘆偉大醫療班人才濟濟到處是鳳凰,要不然他現在躺的就不是醫療班是阿嬤旁邊了。
  
  「啪叩!」
  
  「想什麼?」風涼的聲音落下,褚冥漾含淚看向自家姊姊,不敢表示什麼只能搖頭。
  
  環起胸,褚冥玥注視著時不時滑過豔金流光、在燈光下顯出暗紅色調的眼眸,臉色一沉,氣不過地伸手又揮了褚冥漾後腦一拳。
  
  「沒事了,等一下藍袍來你就可以回去了。」揮了揮手,褚冥玥踏出病房腳步一轉,往重症病房走去,表情淡漠沉凝。
  
  偉大的姊姊大人前腳剛踏出去,越見月見兄弟後腳就進來,兩人上上下下仔細地檢查過一遍後才放人。
  
  褚冥漾乾笑著看著恨不得把他關上十天半個月禁閉的越見,在月見無奈眼神下趕緊跑出醫療班回黑館,省得等一下有人不甘心把他揪回去關十天。
  
  走近靜悄悄的黑館,一路衝上四樓,略帶猶豫地走到冰炎房間,輕敲了幾下後等了好一陣子門才敞開。
  
  「進來。」冰炎端著馬克杯站在他面前,壓下倦意問道:「怎麼?」
  
  「學長……後來那天怎麼了?」抿著唇角,褚冥漾抬頭看著冰炎淡然的臉,注意到對方輕輕皺眉,紅眼中閃過一抹難解的情緒。
  
  他還記得,意識斷線前一刻,他看見萊斯利亞從虛無中晃過的眼眸,那白皙的手穿出空間掐住了妖獸。
  
  「萊斯利亞救了你。」那瞠大的眼裡閃過流金光芒,表情並不訝異反而很矛盾,冰炎瞇眼。
  
  「鬼族會治癒術?」到底什麼樣的牛鬼蛇神賜給他們這種力量?不是只有鳳凰族人才是傳說中受到眷顧的神醫一族嗎?
  
  「當然不會。」冰炎睨了他一眼,用眼神狠狠鄙視他,喝掉杯子裡的咖啡後扔下一句:「他們用交換。」強制性的,近乎掠奪。
  
  「嗄?交換?用什麼?」還等價交換勒!他哪來的東西交換給鬼族?……咦他好像突破什麼盲點了?
  
  「用你有他也有的東西。」
  
  「那是什麼?」褚冥漾腦中瞬間閃過很多紛亂的可能。
  
  冰炎看了看表情呆愣的褚冥漾,朝他勾勾手,見對方走向他,伸手指著他胸口,說道:「你覺得他能用什麼換給你?」
  
  看見學弟先是一愣而後臉色變換,越變越紅、越變越困窘,冰炎感覺臉上浮起青筋,冷冷出聲打斷對方腦內妄想:「停止你亂七八糟的想像。」深吸口氣抑制揍人的衝動,閉起紅眼、抿唇,忍耐。
  
  「……也只有力量可以換吧?」從虛無的鬼族身上能討到什麼?褚冥漾有點遲疑地看向冰炎,見對方點點頭,他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鬼族的力量來自命核。
  
  在他身體裡。
  
  褚冥漾心情複雜地摸上胸口,感受著心臟跳動,擔心地呢喃了一句:「去照X光會不會照不出心臟啊……」
  
  「靠!」冰炎一拳揍過去,怒氣沖沖地坐上沙發,翻開報紙,不理會蹲在地上抱頭呻吟的人。
  
  「那、那那萊斯利亞他?」還好嗎?褚冥漾頓住,該問嗎?
  
  「要交換你實在不需要太多力量。」冰炎將對方掙扎的表情看盡眼底,哼了聲,打擊對方號稱幼小脆弱的心靈。
  
  褚冥漾用哀怨的眼神睇了冰炎一眼,低頭想了想,小聲開口問道:「那我換了什麼過去?」畢竟他當時是昏迷狀態,被趁火打劫了什麼總要知道一下吧!希望不要是器官還是陽壽什麼的,他已經被安地爾害的短命三年了!
  
  「以後就知道了。」
  
  「……超級敷衍。」
  
  「碰咚!」
  
  「唔噢噢噢噢!學長!用馬克杯會死人的!」這是二度傷害!蓄意謀殺!天啊腦袋裡面的東西不會就這樣漏出來吧?
  
  「我在幫你爭取內部整頓的機會。」
  
  你騙誰!
  
  
  * * *
  
  
  萊斯利亞閉上眼睛稍作休息,他可以感覺到從另一邊傳來的脈動和氣息,那反覆嘗了許多次的氣味就在體內撩著。
  
  「我的。」萊斯利亞按著胸口,緩緩睜眼:「褚冥漾。」
  
  褚冥漾瞪大眼睛,手上一歪,餐盤裡的特餐掉了滿地,他有點驚慌地按住左耳和胸口,耳邊聽不見友人擔心的叫喚,只能聽著耳環盪出的鈴聲混著一聲又冰又冷的「我的」。
  
  我的。
  
  褚冥漾。
  
  「啊!漾漾!」喵喵瞪大眼睛看著黑髮之下的銀色耳環閃爍著紅色光芒,在褚冥漾頸邊暈出一片妖紅色澤。
  
  「什麼?」褚冥漾慌慌張張地回過頭,眼底閃過一抹流金光澤。
  
  「叮──」
  
  
  * * *
  
  
  「漾漾!你的眼睛裡面沒有一閃一閃的了欸!」喵喵可惜地看著那雙黑眸,之前還會偶爾有金色的光芒閃過,搭配友人的黑眸讓他覺得有種豔麗美好的感覺。
  
  「本來就不會了……」他的眼睛是地球出產的原裝貨好嘛!怎麼可能會閃!又不是霓虹燈!而且他自己看過好幾次都沒有,就不知道喵喵時候什麼看到的。
  
  褚冥漾無奈地看著噘嘴的女性友人,都已經是個大學生了還這麼……可愛,真是造孽啊。
  
  「前一陣子……漾漾的眼睛……顏色比較淡……」萊恩的聲音突然冒出,嚇了褚冥漾一跳,喵喵也拍了拍胸口瞪著碧綠眼睛看著存在感不高的好友。
  
  「變得,像是紅豆飯糰的顏色……」邊說邊遞出手上的暗紅色飯糰,說完之後又陷入空轉,沒注意到褚冥漾滿頭黑線。
  
  「萊恩說的沒錯喔!暗紅色的,還會一閃一閃的,很漂亮!」喵喵興致勃勃地湊上前,把眼睛睜得圓溜溜的,凝視友人的眼瞳,不滿地鼓起臉頰悶悶道:「可是現在都沒有了……好想再看一次喔!」說完還用一種哀求的目光看向褚冥漾,可憐兮兮的小模樣。
  
  褚冥漾默默地咬著午餐,不多做解釋,反正說了也沒用,多說只是浪費力氣還會把話題導向更詭異的地方,不如保持安靜吃他的飯比較實在。
  
  「啊!對了,漾漾下午是不是有任務?」喵喵拍手,歪頭問著。
  
  點點頭當作回答,看見喵喵馬上掏出隨身小包,一樣一樣的把藥品擺出來嘴裡還念著「防毒防身防色狼止血止痛止腹瀉」等等話語,最後褚冥漾只接過比較用得上的幾種藥膏,其他的全數退還給淚眼汪汪的友人。
  
  「我先走了喔──」褚冥漾揮揮手,踩進傳送陣裡,喵喵喊著「一定要平安回來喔」和萊恩一起送走了好友。
  
  「漾漾,好像變了。」
  
  「嗯。漾漾,有心事了。」
  
  「唉──這樣喵喵就不能號稱是漾漾最好的朋友了!」
  
  「嗯……」可有可無地應了一聲後,邊聽著喵喵說話邊跟著她的腳步走向教室,免得又迷路。
  
  被傳到任務地點的褚冥漾看了看周遭,埋下幾枚記錄用的水晶,稍微查看周遭後有些遲疑的輕喊:「……萊斯利亞?」
  
  左耳的銀飾輕輕震了聲,幽冷的嗓音隨著心臟跳動聲響從耳邊輕輕晃過:「在。」
  
  「怦咚。」心臟不自覺縮了一下。
  
  「白袍.褚冥漾。」那聽了二十多年的女性聲音從身後傳來,褚冥漾抓著頭轉向後方聽著:「於五月四日,任務開始,巡司.紫袍褚冥玥於同時監察任務狀況,有任何問題立即上報。」
  
  對上褚冥玥淡然的視線,褚冥漾微微低頭應聲:「是。」
  
  『我在。』
  
  『我在這裡。』
  
  『在這裡等著你。』
  
  『等著你跟我一起。』
  
  
  
  
  END
  
  
  * * *
  
  
  這次真的全劇終了(?
  真應該在昨天520日發的,520我愛你多美好(NO
  冰炎說的以後就知道了不是在敷衍他,是真的「以後他就會知道了」←
  花穗說我很過分想掐死我,但是我覺得……能被她這樣以死相逼高度表揚我非常榮幸
  好啦最後老話一句,萊斯利亞X褚冥漾《日愛日未》預購中啦XD
  PS:沒有番外捏,也不打算寫(淦
  PS2:4否有人想退定ㄌㄋ?????(深情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ゞ冬玥雪
  • 不好意思<不知道會不會破梗?

    所以說……
    萊斯利亞是以“彼此”的心臟作為交換嗎?
    同時把左耳銀飾給漾漾(本作就有的設定?)


    老實說,我以為萊漾是指萊恩漾漾
    (↑會被莉莉亞K)
    原來是萊斯漾漾啊!(開新門ww
    ↑因為今年才剛入特傳坑www
  • 是單方面的強制交換XD
    鬼族沒有心臟的啊wwwww
    所以萊斯利亞是一個無心的傢伙w(愉悅語氣)

    基本上看完下一篇多年之後大概就會比較懂一點了,總有一天褚冥漾的時間會無限靜止&延長,長到他忘了自己曾經身為人的那部分,曾經有血有肉有心有情,他會成為一個只有慾望、也只有唯一慾望——萊斯利亞——的存在。

    布丁控 於 2014/08/17 18:0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