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一如以往。
  
  蛋糕又出現了,褚冥漾抓著頭看著出現在他房間桌上的黑色印著絢爛火焰印記的蛋糕盒,除了那火焰紋章勉強可以當作裝飾外連條緞帶都不綁,就烏漆嘛黑的一個蛋糕紙盒。
  
  聞著空氣中淡淡的甜苦芳馥的氣息,掀開蓋子,果然是巧克力,黑色的蛋糕體灑了可可粉,連夾層都是半固狀的巧克力慕斯和巧克力布丁,沒有奶油花也沒有巧克力片點綴。
  
  徹底的黑,而且還黑得很沒有層次。
  
  至少,從原本的純巧克力海綿蛋糕進步到有夾層有內餡了。
  
  褚冥漾看著那一團黑,無言地將蓋子蓋回去,看著蛋糕盒微微皺起眉不確定該怎麼處理,他依舊沒有勇氣也不想去鼓起勇氣去吃鬼族送來的蛋糕,誰知道吃下去會不會被毒死或者同化?
  
  「褚冥漾──在叫你下來你有沒有聽見啊?」白鈴慈的聲音傳到二樓,那氣勢大有把房門劈開的感覺。
 
 「我來了我來了啦!」褚冥漾跑下樓,不意外又是被叫去買東西,撓著頭看了看手上被塞過來的購物袋和清單,還不只一個地方要跑!
  
  「外面下雨,會冷。」經過客廳時,褚冥玥咬著餅乾喊了一聲,隨手就丟了一件外套過去,揮揮手送一臉哀怨的弟弟離開。
  
  喀喀喀咬著餅乾走向窗邊,看著弟弟撐傘、縮著肩膀走出大門,走沒幾步雨傘就開出一朵花,褚冥玥微微挑起嘴角看著對方手忙腳亂的樣子,不管他怎麼扳傘骨都扳不回來,狼狽地淋了一身濕。
  
  感受到某種聳動氣息即將來臨的騷動,褚冥玥嘴角一撇拉上窗簾,坐回沙發繼續看電視。
  
  正在跟雨傘奮鬥的褚冥漾突然頓了下,帶著一股惡寒、打從心底毛了起來的感覺突然竄過背脊,左右張望四處看了看,沒有看到人或奇怪的東西,「喀擦」一聲把傘骨扳回來,正要往前走被突然冒出的人擋住腳步。
  
  瞬間逼到臉上的壓迫感讓他皺起眉,設下結界減緩那種銳利到令人窒息的壓力,褚冥漾不是很意外地看著眼前的人,只是表情有一瞬間的癱瘓。
  
  「你……在這裡做什麼?」褚冥漾瞄了下家的方向,口吻裡帶有忌諱。
  
  「找你。」一如以往地簡潔有力。
  
  「……」看看地點看看時間看看場合啊!褚冥漾的臉忍不住扭曲了,他又沒有遣返高階鬼族的能力,其實並不是沒有──有一瞬間這樣細微的想法劃過心頭,但是很快就被忽略掉。
  
  萊斯利亞仰頭看了看褚冥漾房間,感覺到自己給出的東西還留著。
  
  「你該走了。」抿住唇,雖然在結界裡暫時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是受到強大力量吸引的東西開始靠近聚攏,難保等一下褚冥玥不會衝出來斃掉對方順便掐死他。
  
  萊斯利亞沒應聲,伸手撫上褚冥漾左耳,指尖略過有些濕潤的髮梢、滑過銀色耳環的瞬間閃過一絲金紅流光,火焰紋路熱烈閃耀。
  
  「叮──噹。」
  
  隨著耳環震盪的聲響某種東西剝離破碎的聲音清晰響起。
  
  『主人,結界碎了。有東西想靠近。』
  
  「呃啊!什麼──」褚冥漾趕緊拍出老頭公護身,伸手又要再下一個結界卻被對方抓住。
  
  「沒什麼影響,只是在釋放力量。」萊斯利亞又撫了下耳環,看著耳環綻出妖紅光芒。
  
  褚冥漾臉色大變,看你講得很輕鬆他卻聽得心很寒啊!
  
  「放手!」
  
  萊斯利亞鬆開手,褚冥漾正要處理對方搞出的問題,卻發現什麼事都沒發生,沒有想像中亂七八糟東西或妖異傾巢衝出的景象甚至可以聽見它們尖叫逃跑的聲音。
  
  「想要吃下力量,也要有同等階級才行。」
  
  無言看著萊斯利亞冷漠妖美的臉龐,褚冥漾永遠搞不懂對方在想什麼,或許也真的不要去了解比較好,驚嚇過後,那種沉重壓迫感逼近,讓人反感又毛骨悚然。
  
  在學院有三董設下的萬用結界,在原世界只能靠他自己,而且顯而易見地是他的結界還很不牢靠。
  
  「走了。」萊斯利亞淡淡拋下一句,身影瞬間消逝在眼前,但是那種被注視感還是存在。
  
  褚冥漾頭痛地看著眼前空無一人的街道,他知道對方沒有回去只是隱藏在深層的空間,但是他也管不到對方行蹤──他又憑什麼去管?公會武力鎮壓部門又不是他家開的!不過那個部門是管袍級暴動的不管鬼族侵略欸……
  
  「哈啾、哈啾、哈、哈──啾!」吸了吸鼻子,褚冥漾轉身回家打算先換掉一身濕衣服再出門。
  
  開門的同時正好白鈴慈端著一個剛烤好的海綿蛋糕跑出來:「小玥小玥妳幫我試試看味道……褚冥漾誰讓你這麼早回家的!東西呢?」
  
  褚冥漾站在玄關,一臉無言地看著端著蛋糕凶人的媽媽。
  
  「你怎麼搞得全身濕搭搭的?快去換衣服!」若無其事地將蛋糕遞給褚冥玥,白鈴慈把兒子趕到樓上換好衣服後又把人扔出去,丟下一句:「這次沒買好東西不准回家,聽到沒?」
  
  「喔……」褚冥漾拎著傘站在門口,說不出半句話,摸摸鼻子走進雨幕中,嘴角抑不住地上揚。
  
  按照清單,從小超市逛到大賣場,買的東西零零碎碎,說很重要也沒很重要,主要功能是把他丟出去好準備吧?
  
  提著購物袋,褚冥漾慢慢地、悠閒地散步回家,想著萊斯利亞每年都會有的蛋糕,對方總是時不時地出現在眼前,於是,漸漸地開始意識到他的存在。
  
  操控著火焰、滿身邪氣的火焰貴族。
  
  一旦開始有這樣的認知之後就會意識到自己逐漸地受吸引,連掙扎都只能想著對方,褚冥漾腦中有一瞬間呈現空白,嘆了口氣,這樣的糾纏、妖師跟鬼族,就各種方面而言真的沒問題嗎?
  
  「媽,我回來了!」將傘掛到架子上晾著,褚冥漾一邊拖鞋一邊喊著。
  
  「喔,那你幫我把東西放好,我平常怎麼放就跟著放,聽到沒?」白鈴慈的聲音從廚房傳來,切菜聲不停,聽起來很忙。
  
  撓了撓臉,提著袋子到客廳的儲藏室把洗衣精放好,發現有一份精美的禮物署名要給他。
  
  「咦?」
  
  「幹什麼?還不快點放,要吃飯了!」褚冥玥走過他身邊,微微勾起一抹笑說著。
  
  「嗯、喔喔喔!欸?」轉身往儲物櫃走去,一打開櫃門,不容忽視的禮物包裝就在眼前,拿出禮物再把東西放進去。
  
  「姊……」想要問自家姊姊到底發生什麼事,卻被對方一個挑眉的表情封了嘴,轉身繼續放東西、拿禮物。
  
  等到他一臉疑惑又不解地抱了滿手禮物後,白鈴慈也在喊吃飯了,褚冥漾只好先把東西搬回房間再去廚房。
  
  「漾漾生日快樂!」
  
  「喜歡喵喵的禮物嗎?」
  
  「嗨學弟,打擾了。」
  
  「咦──?」瞪大眼睛看著眼前一群人,不敢相信他們這麼一大群人剛剛居然一點聲音都沒有地躲在廚房裡!廚房居然容的下他們也很神奇!
  
  「你朋友想來給你慶生,還不快去坐好?」褚冥玥難得帶笑說道。
  
  褚冥漾嘴邊不自覺抹上笑容,歡樂熱鬧的氣氛迴盪在屋子裡,被追著跑抹奶油、吹蛋糕蠟燭、一大群人瘋狂唱歌慶生,跟以前在學院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還有,爸爸給你寄回來的,說是當地很不錯的紀念品。」從媽媽手上接過一個小包裝,褚冥漾在大家起鬨下打開,是一條保佑一切平安順遂的項鍊,聽說很靈驗。
  
  這種歡樂無限的感覺直到上床睡覺,褚冥漾的嘴角都還是上揚的。
  
  視線掠過桌上的蛋糕盒,在燈光照耀下的火焰圖騰像是真的要燃燒起來般生動美麗。
  
  褚冥漾伸手揭開蛋糕蓋,喃喃自語道:「我就相信你一次……」
  
  試探性沾了一口放進嘴裡,濃郁的巧克力香氣散開,軟而綿的奶油好吃又不膩,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已經切了一塊來吃了。
  
  苦澀的可可粉化開後帶來濃厚的香氣,跟巧克力奶油和柔軟的蛋糕混合成一種很甜美的風味,巧克力布丁和幕斯吃起來超滑順,讓他一口接一口吃不停。
  
  「叮──」耳環突然盪起清脆鈴響。
  
  「啊。」褚冥漾看著眼前被自己吃了將近四分之一的蛋糕,趕緊蓋起來衝下樓冰進冰箱。
  
  刷牙漱口後還是刷不到巧克力馥郁的香氣,讓他困擾了一整個晚上,半睡半醒間又好像看見了那妖美的紅色長髮和豔情的金色眼眸。
  
  朦朦朧朧間好像有說了聲什麼,之後就沉沉地睡了。
  
  
  
  
  END
  
  
  * * *
  
  
  我記得有個希臘神話,有個女神被冥王擄走,被哄騙吃了一半的石榴,結果從此地上半年地下半年。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亂吃東西(NO
  大概是覺得褚冥漾堅持了這麼久,從高一到現在……有三四年了,結果還是會吃下蛋糕,畢竟心本來就是偏的啊……(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總之,感謝鍵閱w
  萊斯利亞X褚冥漾《日愛日未》預購中XD
  下一次更新就是完結篇囉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