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是萊斯利亞的萊。
  
  
  
  
  * * *
  
  
  半睡半醒中,意識還模模糊糊的,褚冥漾從左邊滾到右邊,又從右邊翻回左邊,最後整個人攀到枕頭上感受枕頭的柔軟舒服。
  
  緩緩在枕面上游移的手忽然觸碰到一個柔軟冷涼的東西,恍惚地將那東西捏在手上輕輕搓揉,細緻而豐厚柔軟的觸感,伴隨著一股氣息,若有似無地纏繞在他鼻尖。
  
  睜開眼,褚冥漾看見一片紅色的花瓣被他捏在手裡,腦袋一片模糊,呆愣地一下一下揉捏著花瓣卻不見有任何損傷,連點折痕都沒有。
  
  嗅聞著玫瑰的香氣,香馥的氣味沒有轉淡反而越來越濃厚、甜蜜,懶洋洋地閉上眼,再度沉進夢中,他看見自己站在黑暗當中看著腳下的池水,水中有個紅色影子緩慢浮沉,他以為是大戰時被分離的冰炎趕緊伸手去撈,卻只抓起滿手的豔紅鑠金的玫瑰花瓣。
  
  「欸?」
  
  破水而出的瞬間,炫麗芬芳的花瓣被風颳起輕輕掃過他全身,擦過肌膚的柔冷感覺讓他恍神了。
  
  「叮噹叮噹叮噹、啷啷啷啷啷啷──」尖銳大聲的鈴響劃過耳邊嚇得褚冥漾從床上彈起來,一團紅紅泛著金光的東西撞上他的臉接著那紅色的東西像是雪花一樣的飛散,驚恐地伸手往眼前一抓,摸到了冷涼的花瓣觸感。
  
  「哪來的花?」褚冥漾分神接起手機卻只聽到斷線聲,回撥回去卻說是空號,剛睡醒的腦袋還無法思考只能愣愣看著手機,放棄思考,抓著頭看向床鋪上數量多到只要他一動就會有大把紅掉下去的花瓣。
  
  他的床雖然搆不上雙人床的地步但是好歹也強過一般尺寸的單人床啊!話說這些花瓣是哪裡生出來的!
  
  褚冥漾轉頭看向床頭的花瓶,雙眼直勾勾地瞪著,晨光灑在花上只是越加襯托那束花的無辜與嬌豔。
  
  「花……花、花……都是花……」窗外的大氣精靈好奇地疊在一起竊竊私語著,探頭看向那一堆紅豔嬌美的花瓣,看起來好漂亮但是一摸就會被那骯髒的氣息汙染。
  
  「不能摸、不能摸、髒的壞的……」
  
  「什麼?」褚冥漾抓起一把花瓣看著那在窗邊推擠的精靈們,聽不太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呵呵……紅色的紅色的……好多的不同紅色……」精靈們一哄而散,褚冥漾無言地看著擺動的窗簾,視線再轉回滿床的花瓣。
  
  「……唉。」抓抓頭,頭上也掉了幾片花瓣下來,褚冥漾一愣,伸手撥過頭髮,一堆花瓣隨著他的動作掉下來。
  
  他徹底無言了。
  
  所以他剛剛是抓著這一堆花瓣睡覺嗎?
  
  想起那像是要被花瓣淹死的夢,褚冥漾無奈地撚起一片紅瓣,細嫩的精緻觸感在指腹上泛開,摸起來又軟又舒服。
  
  「現在不是讚嘆它美好的時候!」褚冥漾甩頭,下床,看著被花瓣淹沒的床,遠看還真像到處噴血的什麼命案現場,嘆口氣、轉過頭帶著滿身異樣的香氣走向隔壁跟冰炎借浴室梳洗。
  
  過了一段時間,他才帶著一臉清爽和頭上一個腫包回來,換下睡衣,結果當他脫下褲子那一刻,為數不少的花瓣也跟著掉了出來,他並不想去思考花瓣怎麼跑進他褲子裡,就讓這個問題永遠成謎就好。
  
  一回頭就看見滿床紅豔,褚冥漾撓撓頭,試著呼喚幻武兵器:「米納斯──」
  
  腦海裡響起了清靈鈴響,米納斯輕輕應了一聲後房間瞬間冒出水泡,將花瓣包覆起來集結成一顆大花球。
  
  『床底下還有。』米納斯提醒道,水潤雙眸輕輕瞟了一眼床底,說道:『需要一起處理掉嗎?』
  
  隨著水泡啵一聲消失掉花瓣也被王水腐蝕殆盡。
  
  褚冥漾讚嘆了一下他家幻武的好用,請她把床底的也一併拖出來處理,沒想到拖出來的不是預想中的花瓣而是一大把玫瑰。
  
  「等!」褚冥漾急忙伸手想取出裡頭的花束。
  
  『主人!』米納斯往他身前一擋卻還是快不過對方的動作。
  
  「哇!好痛!」褚冥漾的指尖被酸蝕掉一小塊,痛得眼淚都冒出來,血立刻流了滿手,滴在地上濺出一個又一個的紅點。
  
  「呃啊啊啊啊、會被殺掉啊!怎麼辦啊?」褚冥漾慌張地舉起手,結果只是讓更多血液飛濺灑在地上,在米納斯提醒下勉強擠出一句治癒咒語:「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癒。」
  
  傷口緩緩癒合,只留下一個淺色的疤,褚冥漾才鬆了口氣,拿起衛生紙擦掉地板上的血跡,糊開的血漬看起來真的很像兇殺現場,眼神死地瞪著那擦不去的痕跡這麼想。
  
  最後好不容易搞好了亂七八糟的血紅色,褚冥漾才想起那束玫瑰,開始認真思考這是不是那個傢伙的新招?想用玫瑰和花瓣搞死他?
  
  「米納斯,麻煩妳把王水泡泡消掉。」
  
  鈴聲響了一下,泡泡消失,花束掉進他懷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刺著他手腕,隨手抽起來看,同時感覺到某種尖銳的東西劃過手掌,鮮紅的血沿著傷口流出來,滴在玫瑰上染紅了花芯。
  
  「唔哇啊啊啊啊──」痛感瞬間爆開,褚冥漾哀嚎了一聲後才忍住痛咬牙唱了百句歌治療自己。
  
  這是真的要他死吧?
  
  褚冥漾有點無力地捧著花,看著沾了血的翠綠花莖,上面的尖刺銳而小,一不小心就會被扎個滿手。
  
  「上次的……?」褚冥漾湊近床頭的花瓶一看,發現床頭那束的莖身都很光滑,連個突起破皮都沒有。
  
  所以這次是真的要他死吧?
  
  想起那雙金色眼睛,他心頭微微一緊,打了個寒顫,垂著頭看著懷裡泛著金色流光的玫瑰,發現顏色似乎有點不一樣,比起床頭那束,他手裡這堆的顏色更加深沉,乍看之下是豔紅,但是仔細看卻可以看見紫紅色或紫藍色的紋路爬滿花瓣。
  
  氣息也更加冷冽,不是記憶中那清冽的味道,過於厚重的香氣讓他有種刺痛和暈眩的感覺。
  
  皺眉微微收緊了手,花刺扎進掌心,血珠冒出來沿著掌紋流了滿手。
  
  「啊。」吸吐著芳馥的玫瑰氣味,視線開始模糊,麻軟無力的感覺從手炎身上手臂進而氾濫到腦袋最後占領全身。
  
  軟綿綿又昏昏沉沉地倒在床上,褚冥漾空茫視線看著散在眼前的玫瑰,花上的紋路像是催眠。
  
  伴隨著頭暈昏沉感,闇色的私語鑽進他耳中,細細小小的在心上撓著,然後越來越大聲,像是回音般轟隆隆地在耳邊響著但卻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
  
  然後在一抹焰色晃過眼前時,聲音全都消失。
  
  遲鈍的腦子無法去思考發生什麼事,只看見那亮晃晃的瞳心掠過眼底後意識就斷了連線。
  
  悄然無聲踏入房間的萊斯利亞看著徹底昏死過去的人,拾起床上的花,垂眸看了一會兒後燃起焰光全數燒盡,細小難聽的尖銳嘶喊消失在空氣中。
  
  冷冷地看著那帶著暗色紋路的玫瑰,輕輕捧起滿手花,在手中、一朵不剩地全部燒光,房間裡依然充斥著那低劣氣味。
  
  伸手抽起床頭的豔金花朵狠狠揉碎,將碎開的柔軟花瓣和蕊心鋪灑在褚冥漾身邊,看著花瓣吸走對方身上沾染的花毒後自燃殆盡,褚冥漾泛紫的唇色才漸漸轉紅。
  
  萊斯利亞伸手輕輕觸上那乾澀的唇,指尖蹭過唇上的細紋。
  
  撫過喉間的突起、滑到鎖骨上、再順著鎖骨走向摸上肩頭和臂膀,撫過手臂、輕輕摩擦著帶有韌性的肌膚。
  
  執起對方掌心,冷冷地凝看著那條細疤,低頭、湊近,張嘴就要咬上柔軟的掌心,最後卻只是輕輕擦過那道疤,唇上抵著溫暖的掌心若有似無地磨蹭,對應他冷涼的體溫。
  
  感受著指尖掠過軟熱手掌心,與疤痕邊緣微微翻起的粗糙呈現對比。
  
  傾身,任憑紅色髮絲落在對方身上,與旁邊略帶流金色澤的紅玫瑰融成一片,眼角滑過起伏的胸膛,伸出手想要撫上褚冥漾心口,一抹水色身影擋在他面前,玲瓏蛇尾微微捲上褚冥漾手臂,水氣漫起隔絕他的靠近。
  
  萊斯利亞冷漠地看向米納斯,手上燃起小簇小簇焰花,豔麗地在掌心上跳動,猛然穿透水霧的守護碰上那溫熱跳動的心口,被純淨水氣撕裂的傷口正冒出黑色扭曲氣息。
  
  『離開!』
  
  冷豔金眸一瞟,僵持了下才收回手,傷口隨即收口,連同扭曲一起收回體內,連點痕跡都沒有。
  
  『現在、立刻離開!』
  
  急促振響的鈴聲讓空氣也泛起漣漪,不在乎王族兵器的力量劃過他身上,萊斯利亞低頭再看了褚冥漾一眼後扯破空間間隙,踏進闃暗的異界,瞥了一眼緊抿著唇的兵器靈體。
  
  耳環突然震盪起來,幽紅色澤從褚冥漾耳邊晃漾開來,往下蔓延到胸口,在心口位置濃郁的泛濫,待空間縫隙完全閉起後,褚冥漾左耳上的銀飾正微微閃著金紅光芒。
  
  米納斯彎下身查看褚冥漾的狀況,接著輕輕地在額上留下一吻,回到手鐲裡休息,排解掉不小心染上的些許闇毒。
  
  
  
  
  END
  
  
  * * *
  
  
  即使只是靠近,都能夠傷人←
  感謝鍵閱啦XD
  
  萊斯利亞X褚冥漾《日愛日未》預購中囉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