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是萊斯利亞的萊XD




  * * *


  沉沉地喘著氣,他有種好像內臟都要吐出來的痙攣感受,早知道就任憑那隻笨蛋雞去撞樹了,反正也死不了,他就是雞婆才會把自己搞成這死不死活不活的樣子。
  
  衰從來就不是病,只是衰起來要人命。
  
  閉了閉眼睛,褚冥漾吃力地從懷裡掏出火符,捏在手上,低聲念道:「……火符,隨我思想化為焚葬之用。」火符化成掌心雷,帶著火焰般的色澤與金黃的刻痕,扣下板機,火焰圍著他旋繞、焚燒了四周所有。
  
  但是符咒效力不夠,只能用來燒掉周邊被襲奪生命力而枯萎的植物和屍體,可惜很衰小的是他剛剛被狂獸撞了那麼幾下,光吐血就來不及了還拿什麼力氣去淨化啊!
  
  「噠。」那一聲細微的腳步聲伴隨著耳邊突然急響震盪的鈴聲,褚冥漾感覺胸口好像被什麼壓住一樣,壓得他下一秒就要斷氣。
  
  憑空竄出的炎光依著原本逐漸衰弱的火焰而生,拉捲成高大的火牆狠狠地向四周蔓延開來,頭暈腦脹的褚冥漾不清楚是因為那空間流露出的闇色讓他呼吸不過來還是火焰燒盡了空氣中的氧氣。
  
  迷茫的視線中看見一抹流光般的焰紅滑過眼前,胸口的壓迫感又變得更沉了,好像真的快要掰掰了,啊、眼前出現一道光隱約還聽到什麼過橋喝湯不用錢……
  
  「呼哈……別、別碰……」臉頰上搔癢的感覺讓褚冥漾回過神,吃力地喘著氣,從乾澀燒灼的聲帶硬生生擠出聲音,伸手按住萊斯利亞的手阻止對方觸摸傷口。
  
  焰光在那長長的紅色頭髮上閃爍、在那雙金色的眼眸裡跳動,黑色的衣褲把火焰的光芒都吃盡,硬生生的隔閡,操控火的他卻從不讓火焰靠近他。
  
  手中操控的火符終於完全熄滅,但是四周的大火卻沒有燃盡,依舊奔騰竄躍,熱烈得連空氣都嘶鳴作響,褚冥漾第一次感覺到空氣的重量,連咳嗽都無力,嘴角濕潤、嘴裡都是腥澀的味道。
  
  有夠慘的!又搞到吐血了……
  
  「……不要碰、我。不可以……」
  
  褚冥漾努力撐起眼皮,看進萊斯利亞冷漠的眼裡,伸手壓著肚子上不斷溢流鮮血的傷口,再次阻擋對方的觸碰,深深喘了一口氣後才開口:「你──」
  
  空氣中猛然劃開一道細長痕跡,黑色氣息從裂縫中流淌出來,貪心地想要纏上褚冥漾的傷口,米納斯純淨的水氣炸開築起一道牆格擋兩方、老頭公設下結界防禦,冷然的水氣意圖驅逐萊斯利亞。
  
  萊斯利亞不甚在意地避開尖銳的水刃,彈了下手指,火光全數熄滅,連灰燼都沒有了餘溫,焰光滅卻瞬間冷熱交替帶起了狂嘯的風,將那火焰色長髮吹到褚冥漾臉上,冷細的觸感。
  
  踏進了闇色的空間,黑暗完全包覆萊斯利亞身上搶眼的火色,不留任何痕跡。
  
  「咳……咳、米納斯……有辦法、下雨嗎?」
  
  『可以。』
  
  看著水色的子彈在空中炸開,沒多久大量雨水開始落下,沖掉了灰燼洗刷了一切,露出光禿裸露的土地,水滴重重打在他傷口上簡直痛得要命,褚冥漾懷疑這是來自他美麗幻武兵器的報復。
  
  「水符……隨我思想──」
  
  水氣凝聚的雨水交雜著符咒畫出的水光,化為洗刷之用,覆蓋掉火焰曾經燒灼的光芒,流淌出的血淡淡融在水裡,一絲一絲緩緩透進土壤、滲進灰燼裡。
  
  褚冥漾全身上下都痛得讓他想趕快昏過去了事,但是一想到剛剛燒在皮膚上的溫度,他就怎麼樣都死不過去,用盡全力摀住傷口,緊緊地抓住了血汙的袍衣。
  
  「……白袍褚冥漾報告,任務完成,現場有傷患一名請求藍袍支援,完畢。」
  
  
  * * *
  
  
  「叩喀、叩喀、叩喀」冷冷的鞋跟敲擊聲從走廊的另一端靠近,原本閉著眼睛休息的褚冥漾瞬間睜眼,全身緊繃,只差沒喊出「誰快去把門封死」這種沒用的話。
  
  「唰啦。碰。」平靜到異常的開門聲和關門聲,褚冥漾開始覺得肚子上的傷又痛了起來,很認真地考慮是不是要先按下急救鈴以免等一下被人打昏沒有人幫他救命。
  
  「褚冥漾,你沒死啊?」一席紫裝襲上他眼角,衣角甩出一個銳利的圓,黑色的眼睛像是要割傷人一樣的冷銳,紅唇翹起一個殺死人的弧度:「那我們就來算帳吧!」
  
  「姊……」褚冥漾顫巍巍的拉出一個笑,看著表情凝著冷然怒氣的姊姊,嘴角嚴重抽啊抖啊,兩人僵持不下,最後是褚冥漾認輸般地小小聲開口:「妳知道了?」
  
  「廢話!」冷冷重重一哼,褚冥玥凝視著褚冥漾,想起當時血緣者感受到的衝擊讓她差點想劈了公會大門直接衝出去,但她依然是照著程序走,按捺著。
  
  「那時候要是唱淨化之歌我肯定會直接跟著阿嬤過橋,所以才想說放火燒比較快……」火可以在一瞬間就吃掉所有。
  
  「你還太遜了。」褚冥玥雙手盤在胸前,看見弟弟露出一個傻笑,有一瞬間很想用力巴下去,她這越長越大越顯得沉著冷靜的弟弟,已經開始懂得只說實話了,放在心裡的真話卻一個字也不說。
  
  褚冥玥想起剛剛穿過Atlantis學院結界的瞬間,她看見了隱在黑暗中的那抹幽紅,閃逝間、已經錯身而過,然後,從結界的突破口流竄進來的空氣中突然泛起濃郁不散的玫瑰花香,那種讓人感到被壓迫著、威嚇著,讓她非常非常不愉快。
  
  瞟了下掛在床邊的嶄新白袍,比對送到公會破破爛爛滿是髒汙血漬準備報廢的那件,褚冥玥臉色凜然,說道:「然說你可以去本家找他研究一下怎麼樣才不會把自己一起燒成灰的方法。」
  
  「喔。」褚冥漾應了一聲,難得看見姊姊穿著紫袍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張飛揚美豔的臉孔帶著冷凝笑意,讓他全身發寒,傷口好像又開始抽痛了。
  
  「叮──」細細的鈴聲在他耳邊震盪,褚冥漾有些神經質地想伸手壓住耳環但是他硬是忍住,緊張地瞟了眼自家姊姊,卻發現對方瞇起眼睛看著他的耳朵。
  
  咦咿咿咿──耳環被發現了嗎?
  
  褚冥漾的心跳快速又急促,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耳環的存在,裝滿亂七八糟理由的腦袋已經轉到快要燒掉,鼻尖突然聞到了玫瑰花的香氣。
  
  「咦?」唇邊溢出輕輕的疑問,一個眨眼間,幽幽冷冷、清清冽冽,玫瑰的香味在瞬間溢滿了整個病房。
  
  「叮──叮──」耳環又細細的敲了兩聲,讓他恍了神,無意識地伸手摸上耳環。
  
  萊斯利亞。那個幽冷的名字閃過心底,褚冥漾近乎空茫地跟著呢喃出聲。
  
  褚冥玥感覺到空間突然泛開某種奇異的波動,看見從閃著紅光的耳環盪出的大片豔金瑰紅的氣息在弟弟身後抹開,並且緊密纏繞著他,讓她狠狠皺起眉,心裡有種被挑釁的不快。
  
  看見弟弟的表情突然從放空轉為慌張,褚冥玥握起拳捏住勾畫到一半的咒訣,想起自己似乎從來沒有跟褚冥漾提過一件事──
  
  從窗外吹進一陣不合時宜的冷風,沾滿妖氣的金紅色花瓣漫天鋪蓋而來,那張狂的妖孽紅覆蓋在褚冥漾身上,冶豔地在病房中綻放,玫瑰的氣味越來越香濃。
  
  「你!」褚冥玥召喚幻武、架起十字弓,氣勢兇狠地指向窗外,一道細而狹長的黑色裂縫帶著異界濃稠的扭曲氣息緩緩裂開,一抹紅色無聲地晃過她身邊,眼角追隨著那抹焰紅,看見萊斯利亞站在病床前向褚冥漾伸出手,掌心上燃起了一朵焰花,玫瑰於此中徹底綻放。
  
  腦中一片空白的褚冥漾看著萊斯利亞的冷漠臉孔,習慣性接下玫瑰後,突然驚覺不對,轉過頭看向自家姊姊,她一臉冷凝肅殺地站在窗前、背後又有一條黑色的空間縫隙,看起來比某個傢伙更像個鬼。
  
  萊斯利亞靜靜看著呆愣的褚冥漾,揮了下手,從掌心燃起的焰花燒掉地面上流散的花瓣,病房內的香氣又濃郁不少。
  
  緊緊捏著十字弓,褚冥玥很想裝作不小心手滑射幾發到萊斯利亞身上看看,但最後只是抿緊唇放下幻武,將幻武寶石緊緊捏在掌心收進紫袍。
  
  「嘖。」褚冥玥不耐地甩了下衣袖,旋身大步走向病房外,甩起的紫袍擦過萊斯利亞腳邊,她大步跨出房門「叩喀、叩喀、叩喀」的高跟鞋聲漸漸遠去。
  
  褚冥漾緩緩低頭凝看手中的玫瑰花,無意識轉著,看著那若隱若現的金色花心,在眼中亮晃晃地閃爍。
  
  腦海中想著褚冥玥離去前那雙黑色的眼眸中像是被荊棘纏繞著,令人光是看著就可以感受到徹底的痛。
  
  「叮──」
  
  褚冥漾難得開始思考起遙遠的事,然後他發現到他果然沒辦法想太複雜的事情,不管怎麼選擇似乎都沒什麼好結局。
  
  萊斯利亞看著褚冥漾,金色眼睛逐漸泛起黑色漣漪,從裂縫中洩漏的汙染氣息染進病房,異界的低語聲在角落間傳盪,滿懷著不安分的心思,隨著萊斯利亞的默許一點一點滲透進來。
  
  「你……」
  
  
  * * *
  
  
  「白袍褚冥漾與殊那律恩惡鬼王手下火焰貴族.萊斯利亞略有交情,其耳上所穿戴之耳環為辟邪火之用,經醫療班羅林斯.提爾與九瀾.羅耶伊亞鑑定屬實。以上,黑袍冰炎報告完畢。」
  
  「請黑袍冰炎、醫療班羅林斯.提爾、醫療班九瀾.羅耶伊亞多加觀察注意白袍褚冥漾動向,若有違規,當應立即警示並依照規定請示上級處理。」坐在台前的審判官看向台下的紫袍,淡淡問道:「還有異議嗎?」
  
  「沒有。」瞇起眼,褚冥玥低聲應著。
  
  散會後,冰炎垂著眼睛走出會議廳,冷霜般的表情讓公會裡亂七八糟的東西不敢鬧他,提爾一邊碎碎唸一邊扯開藍袍的領扣,九瀾雙手插在醫師袍的口袋往前走,突然陰森森地笑起來。
  
  「嗚呼呼、小朋友,來公會回報任務?」
  
  冰炎抬眼、瞇起,看向那個背著光的人,視線對上一雙映著金色波光的黑色眼睛,隱隱嗅聞到了淡淡的玫瑰香氣,萊斯利亞漠然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等我找到了理由再告訴殿下也不遲。』
  
  「啊哈哈哈哈,對啊!我來回報任務,但是可以請九瀾先生跟我保持三步以上的距離嗎?」
  
  「白袍褚冥漾,你最好馬上在十分鐘內到我辦公室回報任務。」褚冥玥捧著拿個文件夾無聲站在他們身邊,冷冷拋出一句。
  
  「欸、姊……我是說褚巡司我馬上去──」
  
  冰炎瞥了眼黑色短髮中的金屬光芒,早就已經不只是辟邪火這麼簡單了吧。
  
  ──他們都心知肚明。
  
  遠去的白袍衣角還染著半邊血紅,不知道從哪裡漫出的嗆味侵佔了眾人嗅覺,褚冥玥唇邊彎起一個不甘心的冷傲弧度,隱藏在血腥下的焦嗆味挑弄著她的脾氣。
  
  跟三人道別後,褚冥玥走向辦公室,一抹不可忽視的香氣和那令人全身發毛的鬼族之氣殘留在門邊,下了個淨化咒化去引人注目的氣息,有些不耐地進了辦公室。
  
  「好,開始。」將資料夾丟到桌面上,冷淡地聽取著褚冥漾回報任務狀況和結果,隱在髮梢下的銀色耳飾閃爍著金紅交錯的光芒,扎著她的眼。
  
  「嗯,我知道了。」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翻閱著對方呈交上來的任務日誌,褚冥玥冷不防抬眼,看進那雙滑過豔金色澤的黑眸。
  
  「呃、姊……巡司?」那種穿透一切的冷厲視線讓他感到緊張和不安。
  
  「……你搭檔呢?」撐著臉,問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
  
  「呃嗯……醫療班正在處理,這次搞得還滿嚴重的……」變成一隻烤雞了。褚冥漾偷偷轉開視線,含糊地應了幾聲,希望能矇騙過去。
  
  「漾漾。」褚冥漾抬起頭,對上褚冥玥毫不掩飾的視線,心臟一跳,聽見對方開口:「不管你做什麼選擇,我相信那都是出於你自己的意願,我不會管太多,你──覺得好,那我們就會傾盡全力支持你。就這樣,下次帶你搭檔一起過來,他還需要再教育,哼。」
  
  恍神地對著褚冥玥揮揮手走出辦公室後,站在人來人往的走廊,褚冥漾完全無法思考,思緒亂成一片,前一個問題還沒得到解答又一個問題冒出來,腦袋被迫高速運轉。
  
  所以說那是被發現的意思嗎?講得若有似無的好像是這樣又好像不是?到底是知道多少什麼樣的程度?到底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糾結到不行。
  
  「叮──噹。」耳環細小的鈴聲清脆地迴盪在耳邊,跟以往不同,有些變異的鈴聲。
  
  「啊。」眨眼之後突然被一片黑暗覆蓋,短暫落入某種不知名的空間,異界的聲音在耳膜上騷動,一絲一絲像是紅色絲線的東西從眼前輕輕晃過,再一眨眼,又回到原本的空間,依然人來人往。
  
  「唔哇!」領子突然被人揪住往後拉,等到站好之後發現才自己被拖進了辦公室,褚冥玥那張冷凝的臉上表情不善。
  
  「褚冥漾……你剛剛,去了哪裡?」對方身上那股瞬間濃郁起來的、夾雜著美豔芬芳的玫瑰氣息,以及些微的異界氣息緊密纏繞。
  
  「呃啊?」
  
  她知道,褚冥漾在自己也不清楚的情況下已經做出了選擇。
  
  「你身上有非常重的黑暗氣息你知道嗎?」
  
  只是選擇之後會變得怎麼樣,卻沒人知道。
  
  褚冥玥的眼神冷冷地沉了下來,狠狠燒過眼底的,是那示威般的黑色氣息,和縈繞在鼻尖散不開的玫瑰香。
  
  
  
  
  END
  
  
  * * *
  
  
  有人在問萊漾會有結局嗎?
  答案是:會←
  但是結局是好或壞我覺得那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結局,也是我理想中集所有私心的大成XD
  就在今天,萊漾順利完稿過稿啦!(歡樂)
  太好惹我要去寫後記惹(淦
  最後,萊斯利亞x褚冥漾《日愛日未》預購中喔w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