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第一點、不管怎樣都要先有掃把和畚箕
  
  褚冥漾看著地板上薄薄的一層灰塵,太久沒回家地板上會積灰塵一點都不奇怪,但是,一想到他是因為這個理由被勒令回家就覺得有點傷心。
  
  回想起那通驚天地泣鬼神的電話,褚冥漾不免有些胃痛,當時他在會死人的星象學教室中拼老命閃躲隕石碎片和天上掉下來的石頭時老媽的聲音毫無預警的響徹整間教室……
  
  『褚冥漾你給我回來掃你房間──』
  
  然後整個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死了。
  
  所以,他現在才會站在這裡。
  
  「發呆幹嘛?趕快掃一掃,都是灰塵。」從他身後晃過的褚冥玥冷冷說道。
  褚冥漾將行李堆在門邊,啪啦啪啦的走下樓到廚房,問道:「媽,掃把在哪裡?」
  
  正在大火翻炒高麗菜的白鈴慈握著鍋鏟指了指陽台,丟下一句「給我好好掃乾淨不然我三餐掃灰塵給你吃」後往鍋子裡加了點料理酒,整個鍋子熊熊燃燒起來,霎那間,褚冥漾好像看到地獄爬出來的修羅。
  
  抓了掃把畚箕往房間走去,褚冥漾抓起掃把開始掃,灰塵揚的滿房間都是,好不容易從門口殺到窗邊趕緊把窗戶打開。
  
  「哈啾哈啾哈啾!」狠狠連打了三個噴嚏他只覺得腦壓瞬間升高好像連腦漿都要噴出來了。
  
  轉頭看著掃了快一半的房間,褚冥漾揉了揉腰,不過就是這樣彎著腰一段時間就痠的不得了,被學長抓去這樣那樣翻過來翻過去都沒這麼夭壽。
  
  往後仰深了個懶腰,稍稍扭了下脖子。
  
  「啪!嘰喀!」
  
  褚冥漾有點驚恐地看著自己的腰,心裡錯亂地想著會不會等一下一彎下去就斷掉了?
  
  「你很久沒運動了嘛。」咬著蘋果從門口走過的褚冥玥不輕不重地扔下一句,還附贈一聲冷笑。
  
  其實他天天都在運動啊,被這個追被那個打被這個誰叫出去決鬥被那個誰丟出去跟……拼命,他一天下來搞不好勝過同齡正常地球學生一年的運動量欸!褚冥漾不敢違抗對方,只能點頭說是。
  
  彎著腰,將灰塵掃在一起再掃進畚箕,褚冥漾吁口氣直起腰。
  
  「啪嘰!」
  
  一瞬間好像有種連腦神經都一起斷掉的感覺,褚冥漾倒向床鋪,揚起了許多灰塵,剛掃好的地板上又鋪了一層棉絮。
  
  「哈──啾!!!」
  
  「掃完還要吸地板。」褚冥玥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著揉著鼻子的人,說道:「然後用抹布擦,聽到沒?」
  
  「……」褚冥漾眼神死透地看向自家姊姊。
  
  「這是你兩個月不回家的懲罰,你就認了吧。」
  
  
  第二點、掃到腰快直不起來是必然的後遺症
  
  褚冥漾將地板再掃了一遍,也用吸塵器吸了一次,最後跪在地上又擦又抹的,終於把地板弄乾淨,光亮的地面已經乾淨到可以照出他憔悴的臉。
  
  將所有狀況回報給媽媽後,褚冥漾揉著痠痛的腰趴到沙發上,感覺好像被狠狠翻攪過一遍又一遍。
  
  手機忽然響了,褚冥漾接了起來,還來不及應聲就聽見對方丟下一句:「我今晚會過去你們家。」然後就只剩空洞的斷線聲。
  
  「媽,今天學長說要借住我們家。」
  
  「喔!你那個學長啊?那你去把客房打掃一下!掃吸拖一個都不准給我少聽到沒?床也要記得鋪!」
  
  「……我把床讓給學長說我打地鋪好不好?」褚冥漾縮在沙發上,腰還痠吱吱的,一動就覺得無力,這種家庭運動讓長期曝露在Atlantis危險生態的他也吃不消。
  
  下次,他一定按時回家見老媽!
  
  「你還在沙發上做什麼!快去給我鋪床掃地!」白鈴慈拿著掃把和抹布遞給褚冥漾。
  
  「你問一下你學長有沒有想吃什麼?還是不吃什麼?好久沒看見人了,要好好招待一下。」
  
  那妳兒子呢?兩個月沒回家都不問他想吃什麼嗎?
  
  褚冥漾在白鈴慈的目光下可憐兮兮地撥了電話出去,有氣無力地問道:「喂?學長,我媽問你有沒有想吃什麼?有不吃的東西嗎?還是要指定菜色都可以。」
  
  
  第三點、必要時肌樂痠痛貼布會是你好朋友
  
  「看你這樣子,沒做過家事喔?」褚冥漾含淚聽著母親說教,最後,白鈴慈丟下一句「自己去找痠痛貼布貼」就出門採買晚餐的菜。
  
  褚冥漾只能吃著滷肉湯汁拌飯配上青菜蛋花湯,好吃歸好吃,但是心裡總是有種空虛寂寞的感覺啊。
  
  順手洗了碗坐到沙發上,伸手摸進客廳茶几下的小抽屜,摸出幾片藥膏貼布,動作遲緩地貼到腰上,連手臂、肩膀也不忘貼幾塊。
  
  「千錯萬錯都是掃把太短的錯。」
  
  趴到沙發上閒閒沒事翻個報紙雜誌或是看電視打發時間,痠痛的腰讓他沒辦法維持同一姿勢太久,看個電視還被旁邊的褚冥玥嫌棄像是蟲在扭。
  
  傍晚,當冰炎拎著簡便行李出現在褚家門口時,來應門的是褚冥玥,對方依然美麗漂亮又跋扈飛揚,眼睛微瞇,一如以往隱隱散發出不好惹的氣息。
  
  「打擾了。」
  
  「知道就好。」褚冥玥不客氣地回應道,看見對方不變的冷然臉色,微微挑起嘴角說道:「進來吧。」
  
  「漾漾,你學長來了。」褚冥玥丟下一句後就往廚房走去。
  
  癱在沙發上生死不名的褚冥漾緩緩抬起頭,語氣輕緩地說道:「學長……」好像下一秒就要被風吹走般的虛無口吻讓冰炎挑起眉。
  
  「客房已經鋪好了,就等學長您住進來了,呵呵。」已經累到有點錯亂的人說著亂七八糟的話,結果毫不易外地被狠狠揍了一拳。
  
  「準備客房?伯母何必那麼麻煩,我睡你房間也可以。」
  
  「不是我媽,是我。」褚冥漾揉著後腦坐起身,淒淒慘慘地說著:「我掃吸拖全都弄好了,保證地板乾淨到可以當鏡子,要溜冰也可以。大冬天能弄到滿身汗,連腰都直不起來……我以後畢業要是不賣雞排搞不好還可以當個家政夫什麼的。」
  
  「你敢就試試看?」冰炎淡淡說道,瞥了要死不活的人一眼繼續說:「要你來持家我還不如直接去外面請管家。」
  
  「學長我不求你安慰但求你不要加倍破壞我幼小心靈。」褚冥漾換了個姿勢不小心動到腰,原本慘淡的表情瞬間扭曲。
  
  在冰炎的視線下褚冥漾覺得自己命苦就算了,還像個白癡。
  
  「好了,吃飯囉──」白鈴慈的聲音從門邊傳來,微笑著說:「稍微煮了幾樣菜,看看你喜不喜歡吃。」
  
  褚冥漾探進廚房一看,糖醋魚、冬瓜雞湯、冬瓜盅、炒高麗菜、佛跳牆、滷豬腳,金光閃閃的桌面上褚冥漾只看見「費工」兩個字,還不是為他煮的。
  
  自己生的兒子真的不不上外面來的啊啊啊啊──
  
  有誰體諒他腰痠背痛啊啊啊啊──
  
  
  
  
  END
  
  
  * * *
  
  
  沒做過家事的人就會這樣←
  
  昨天的有氧舞蹈讓我深深覺得那燃燒的不是脂肪或體力,是我的生命←
  跳了整整半小時沒停下來我都覺得好像跳到快過橋了(悲傷
  
  其實不是昨天,這篇是第一次跳有氧的時候敲的,具體來說已經是一個多月之前的事了(淦
  總之又是噗浪小劇場拿來重發ry
  感謝鍵閱w
  
  萊斯利亞X褚冥漾《日愛日未》預購中喔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這位先生(小姐......?......算了)......有吸塵器幹嘛不一開始就用?
  • (攤手聳肩)情趣囉!

    布丁控 於 2016/09/28 00: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