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不就在你、後、面、嘛!」褚冥漾聽著冰炎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看著他的視線像是要把他捅出兩個洞。
  
  「謝謝謝謝謝!」褚冥漾感受到那股壓迫他的殺氣又更濃厚了,胡亂道了謝之後轉身就立刻閃到萊斯利亞身邊,冒著冷汗看著煞神怨毒的視線從他身上轉開。
  
  「褚,別太晚回去,要外宿記得跟歲說一聲。」與之前截然不同的氣氛,但是完全、沒有比較好!褚冥漾驚恐地看著夏碎一臉春風般的笑容,再比照冰炎殺神殺佛殺無赦的氣場,發現有人真的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幸好我明天沒課不用面對他……」褚冥漾突然好慶幸自己因為偷懶把明天的課都排開,可以休假一整天。
  
  萊斯利亞拉了褚冥漾的手就往前走,那頭泛著金色燦光的紅色長髮醒目地不得了,吸引了所有人視線,連帶著褚冥漾也被行注目禮。
  
  垂下臉,尷尬地看著地板,感覺到整張臉都像要燒起來般的火熱,忍不住伸手掩住臉,多少想遮去身邊人的視線以及自己羞恥到不行的困窘表情。
  
  「碰。」輕輕撞上了前面的人,褚冥漾抬頭一看,看見對方停下腳步注視著他。
  
  「……怎、怎麼了?」
  
  「你一直低著頭還遮臉。」
  
  「呃,沒事沒什麼。」褚冥漾沒想到對方會看見他這個動作,瞬間尷尬到整張臉爆紅。
  
  萊斯利亞沒再多說什麼,跨上車側臉看褚冥漾戴安全帽,確定對方上了車坐定位後才戴上安全帽發動機車。
  
  褚冥漾伸手將對方的頭髮攏成一束抓在手裡以免被甩得滿臉都是,當機車經過冰炎和夏碎身邊時,他好像聽見某學長暴怒的吼叫,從照後鏡看著那兩位學長不顧場合的就在路邊打罵起來,再加上某學長爽燦笑容,看起來真是萬分刺眼。
  
  怎麼平平是表兄弟個性卻差這麼多?褚冥漾偷看著萊斯利亞沒有表情的臉和冰炎堆滿青筋揍人的表情,這之間一定有大於基因遺傳的神祕變化產生。
  
  「到了?」褚冥漾仰頭看了下招牌,HOT ENOUGH,是一間小火鍋店,號稱什麼類型的鍋都有只要你點的出來,聽說風評還滿不錯的。
  
  頂著冷颼颼的夜風進到店裡,瞬間的溫度差讓他全身開始發燙。
  
  點完餐之後過沒幾分鐘就送來,火鍋咕嚕咕嚕冒出的蒸氣讓褚冥漾臉發紅,吃得全身都熱了起來,萊斯利亞不受熱氣影響般一臉冷淡地將食物掃進鍋子裡,雙頰依舊白皙,只有嘴唇稍微紅潤了點。
  
  褚冥漾咬著丸子,偷偷瞄了瞄四周的人,發現所有人的臉都微微泛著紅,甚至還有人整張臉都變成紅色的了,視線落到萊斯利亞臉上,更加確定是對方的問題不是他的問題。
  
  冷不防的,金色眸子在霧氣蒸騰裡對上他的眼,他嚇了一跳差點被丸子梗到沒氣。
  
  「咳咳咳、咳──」褚冥漾艱難地吞下丸子後馬上灌了一口水,戰戰兢兢地抬起眼睛,問道:「怎麼了嗎?」
  
  「……你的湯快沒了。」萊斯利亞看著滾燙的湯水減少了一大半,拿起一旁的湯壺就往裡頭倒下去。
  
  「喔、喔喔噢,謝謝。」褚冥漾尷尬地遮住半張臉,原本就紅燙的臉好像更加發熱了,他今天一直做出連自己也受不了的蠢事,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想把自己埋進火鍋裡煮。
  
  「你戴上了。」萊斯利亞微微瞇眼看著墨黑色髮際中若隱現的銀色光點。
  
  「我埋進什麼懷上了?」還在想著是不是該把自己埋進火鍋裡的褚冥漾一時昏頭應了這麼一句。
  
  萊斯利亞短暫的停頓後直勾勾地注視著他,他才意識到自己講了什麼,當場臉爆紅、紅到無法忽視或用任何藉口掩飾,當下真的想把自己埋進火鍋裡煮熟算了。
  
  「你戴上耳環了。」萊斯利亞伸手越過桌面,輕輕摸上褚冥漾的耳垂。
  
  「嗯嗯嗯啊,啊對我戴上了打耳洞有點痛洗澡時還差點把耳環弄掉。」褚冥漾一口氣喘也不喘地說完,緊張地感覺著對方微冷的指尖點在耳垂上,不知道是過度敏感還是錯覺,剛打好的耳洞還有點微痛微麻的感受。
  
  等等他們現在明明吃火鍋手還這麼低溫是怎麼回事哇噢噢噢噢噢──不要再摸了!再摸下去他都要燒起來了!
  
  瞄見隔壁桌的人在曖昧竊笑,褚冥漾微微撇開頭,避開這種太過親近的接觸,伸手摀住耳朵,掌心與臉頰接觸的瞬間褚冥漾有種何不去死一死的念頭,他的手明明熱到快冒汗但是臉的溫度卻更高啊──
  
  「你很熱嗎?」萊斯利亞看著對方紅到快要炸開的臉色淡淡問著。
  
  「……」他真的欲哭無淚。
  
  褚冥漾悶頭將碗裡的東西全部吃完,不敢再抬頭面對現實。
  
  「請問兩位還滿意嗎?」櫃檯小姐漾著甜美微笑問著。
  
  萊斯利亞點點頭,褚冥漾只是傻笑,根本不敢說他後面完全食不知味。
  
  出了店門,一陣冷風颳來。
  
  「哈啾!啊我、哈啾!我的外套!」褚冥漾揉著鼻子要往回走,萊斯利亞擋住他,將外套披到他肩上還幫他圍上圍巾。
  
  「……你幫我拿的?」
  
  「嗯。」
  
  褚冥漾將頭抵著安全帽暗自呻吟,覺得自己真的蠢到不行,在對方面前完全、徹底地變成笨蛋。
  
  將人送到家,褚冥漾悶悶地道了再見後見萊斯利亞沒要走的意思,不禁疑惑地看著他。
  
  「我等你上去。」
  
  褚冥漾低吟了一聲顧不上面子,紅著臉飛快地擁抱了下萊斯利亞後轉身跑掉。
  
  從窗戶外偷看底下的人,對上那雙金色眸子輕輕點頭示意,目送對方的身影消失在街頭後全身脫力般地趴在床上。
  
  「漾漾,還好嗎?」千冬歲探頭進來,看見友人趴躺在床上沒有任何反應,倒是露出來的耳朵非常紅,了然地翹起嘴角,淡淡說道:「剛在一起的情侶,總是要多磨合啊。會做出什麼傻事一點都不用害羞啊漾漾。」
  
  「……千冬歲我求你什麼都別再說了。」
  
  
  
  
  END
  
  
  * * *
  
  
  熊熊冒泡的小火鍋,HOT!褚冥漾的LOVE,HOT!
  我的愛就像那火鍋,熊熊的冒著泡~~~
  咕嘟~咕嘟~咕嘟嘟~~~
  YOOOOOOOOOOOO情人節快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愉悅
  既然冰炎被夏碎夾去配了(?)那褚冥漾當然理所當然的送給萊斯利亞啦呵呵WW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