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大批學生帶著書本走進校園、三三兩兩走入休息區,表情緊張中帶著興奮,面臨人生中最大轉折的考試,考得好就海闊天空,考得差就流放天邊,考得不上不下就蹲在房間。
  
  「啪唰」布料甩開與空氣用力摩擦的聲響傳進在場學生耳中,不約而同地抬頭看向門邊,一身華美紫色警備隊制服印入眼簾,頭上戴著同色系的警備隊帽,胸口金色的校徽繡紋顯眼地張顯出校屬及身分──Atlantis考場警備隊。
  
  帽緣底下露出一張溫和漂亮的臉龐,擁有漂亮紫色眼睛的黑髮少年拿起麥克風,唇邊帶著溫良笑意說道:「同學們安好,我是Atlantis考場警備隊第二小隊的副隊長.藥師寺夏碎,大家的休息區安全及需要將由我們第二小隊負責,有問題歡迎詢問,很期待大家考進Atlantis喔。」
  
  「哇啊。」休息區瞬間騷動起來,興奮的尖叫和討論聲大到要掀掉屋頂。
  
  「安靜!」冷厲的聲音突然從廣播系統傳出,台上走出一名身穿黑色警備隊制服的銀髮少年,紅色眼睛掃過台下的人,表情淡漠地開口:「在休息區請保持安靜。」
  
  雙排扣、鑲了金邊的立領與華麗的暗色挺拔軍制服,連肩上的金色流蘇都非常精緻,胸前紋了大片流線般的金色校徽帶著奢華的美感,黑色的中低跟靴子在台上敲出冷脆的聲音。
  
  再次將麥克風靠近唇邊,大家正期待那美麗的人要說出什麼貼心話時,對方只是喚了一個單字:「褚?」
  
  什麼東西?除什麼東西?台下的人一片茫然。
  
  少年皺緊眉頭,正要在呼喚第二聲時,有個人慌慌張張地撞開後門,「碰」的一聲響徹全場,一名穿著白色軍制服的黑髮少年喘了口氣趕緊從階梯式的禮堂尾端跑向台前,走上樓梯還不小心絆倒,撲在台上連痛都沒來得及喊又馬上爬起來往銀髮少年身邊衝。
  
  「學、學長,我剛剛不小心被那隻雞、呃西瑞……抓去搬飲料。」
  
  「你這、」忍耐似地閉了閉眼,紅眼帶著怒氣和無奈看著氣喘吁吁的人。
  
  「向各位介紹,穿黑制服的是我們小隊的隊長──冰炎,另一位很可愛的是我們小隊的小隊員──褚冥漾,很高興能為大家服務,請各位加油。」夏碎不慌不忙地舉起麥克風為大家介紹,奉上微笑解除現場微妙的氣氛。
  
  又過了一陣子,學生們開始專注在課本上,不再注意台前顯眼的三個人,要是再這麼看下去別說要考上Atlantis了,連未來都要看破了!
  
  「啊好多人。」褚冥漾小聲說著,這是他人生第一次當警備隊,被冰炎以「打雜」的名義抓進來的,結果還真的幹盡各種打雜活,從早上開始搬桌子喬椅子掃地拖地開門關窗寫板書(把考場規則寫在黑板上)等等,各種亂七八糟的事他都得插上一腳。
  
  「你,等一下都跟著我,不要亂跑。」
  
  「可是我等一下還要去找──」
  
  「叫那個人有事提頭來見我。」
  
  褚冥漾閉上嘴,抓抓臉,此時預備鐘聲響起,他猛然想起自己的工作,趕緊站到門邊當個好考場輔導員──幫學生找到教室,但是站了五分鐘,大批女學生圍繞在夏碎與冰炎身邊,假藉問路之名行搭訕之實。
  
  這樣真的好嗎?同學們你們人生第一個岔路就要岔錯路了這樣好嗎?考試要遲到囉?褚冥漾有點緊張地想著。
  
  「請問,1-C教室要怎麼走?」
  
  「啊。」剛好是他的教室,褚冥漾抬頭看見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孩子有點不安地拿著准考證問他,指出方向並報以微笑說道:「往那邊走,第一間教室就是了。」
  
  「謝謝你!」女孩子紅了臉有點緊張地說,小跑步往外跑去。
  
  『啊,好可愛,希望她能進來當學妹。』忍不住這麼想著,褚冥漾撓了撓臉想著。
  
  「請各位往考場移動不要占用警備隊員的時間!」冰炎帶著怒氣的冷冷聲音沉沉砸進褚冥漾耳中。
  
  看向對方一臉隱忍般的表情,褚冥漾乾笑了幾聲,跟在冰炎身後隨著最後一批考生走出休息區,看著他們進了教室,原本嬉鬧的表情一整,變得有點嚴肅,褚冥漾唇邊泛起一個微笑,一個不小心又被絆倒撲倒在地上。
  
  褚冥漾下巴狠狠磕了一下,痛得他滿天滿眼都是小星星。
  
  「好笨。」冰炎的聲音從頭上砸下,眼冒金星的狀況好像更嚴重了。
  
  揪著褚冥漾往上提,冰炎眼底帶上笑意看著對方一臉哀怨,撿起落在地上的帽子拍了拍,幫對方戴上並調整好,伸手抬起他下巴,看見一塊紅紅的痕跡。
  
  「喔?看樣子會瘀青喔?」
  
  「在下巴應該還好吧?」
  
  「不曉得,你還是去給提爾看看吧。」冰炎摸了摸那紅色痕跡,隱隱有腫起來的感覺。
  
  「學長,這樣摸很……癢。」褚冥漾表情像在忍耐什麼一樣,很想撥掉冰炎的手。
  
  「你真的很禁不起摸,上次摸個頭也說癢。」冰炎手指故意往下滑,溜過對方喉結。
  
  「啊、喂──學長你別再亂摸了啦!」
  
  「摸一下而已,看看你氣管有沒有撞斷啊。」
  
  「騙誰!」褚冥漾壓低聲音回了一句,還是沒膽子拍開對方的手,任憑那隻手曖昧地停留在領子邊緣。
  
  「騙你啊。」語氣涼涼的回應著。
  
  「咳、外面兩位警備隊員調情吵架請自重──教室裡面要準備考試了喔──」監考老師忍不住出聲打斷外面已經渾然忘我的人,看著冰炎像是變臉般收回臉上微笑,對著老師淡淡點頭後抓著褚冥漾的手離開考區。
  
  褚冥漾一臉想死地跟著冰炎在長廊走動、巡看,兩人的鞋跟敲出了冷硬的聲響,褚冥漾這才想到夏碎不見了。
  
  「……看到你剛剛那樣對她笑我就覺得很不爽。」淡淡的話語從冰炎唇邊飄出。
  
  「什麼東西?」被對方沒頭沒腦地砸了一句,褚冥漾一頭霧水。
  
  「嘖,沒事。」
  
  「啊、是她。」褚冥漾看見自己班教室裡、自己的位置上坐著剛剛那名向他問路的女孩子,有點愉快地想著真巧,正好看見對方抬起頭,與他對上視線。
  
  唇邊拉出一個微笑想向對方打招呼,卻被冰炎伸手蓋住了視線,用力拖離現場。
  
  「學長?」
  
  「……你會害她考不好。」
  
  只是打個招呼沒這麼嚴重吧……褚冥漾看著冰炎冷凝側臉偷偷想著,但還是縮了下肩膀小小地懺悔了一聲:「抱歉。」
  
  撇了撇唇,他不是想要對方道歉,但是,算了既然被誤會就算了。
  
  兩人繼續走向無人的操場,途中向其他小組的警備隊員打招呼,經過救護站時猛然被裡頭衝出的藍級救護隊長撲倒。
  
  「獅、輔長!」
  
  「唉呀,是小朋友啊,跟冰炎在巡邏?」看輕懷裡抱著的人不是那朝思暮想的美麗身影而是另一名可愛的吉祥物之後,滿頭爆炸性捲髮的高大男人咧開一個笑打招呼。
  
  「放手!」冰炎火氣極大地踹了對方一腳,把人踢回救護站裡,清楚地聽到了一串乒乒砰砰的聲響最後在一聲悶哼之後回歸寂靜。
  
  伸手整了整歪掉的帽子,褚冥漾有點不安地想要探頭看看對方怎樣、會不會被踢到過橋了,卻在靠向門邊時被冰炎一手拉著往前走。
  
  「走了,他死不了!」
  
  「學長你踢得很大力欸!」
  
  「我哪一次不是那樣踢的?」
  
  「唔……」
  
  聲音越來越遠,勉強從橋那端走回來的救護站長探頭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忍不住撐著門框笑了。
  
  「唉唷唉唷~感情真好~」曖昧地怪笑了幾聲後,伸伸懶腰繼續回站裡待命,一邊想著那人什麼時候才會坦率地說出喜歡,腦海同時浮現那穿著白色軍制服的背影,漸漸地,對方一定也會成為一個能夠配得上他的人。
  
  「唉呀,一想到小朋友要被搶走了就好傷心啊。」
  
  「說錯了,那是內定。」溫潤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伴隨著茶的香氣飄到鼻尖。
  
  「我說藥師寺小朋友跟雪野小朋友,你們躲在這邊好嗎?」提爾轉過頭看著佔用了桌子和椅子正優閒泡茶吃餅乾的兄弟檔。
  
  「我這是體貼冰炎和褚喔。」啜了一口茶,帶著和善笑意這麼說著。
  
  「學長和漾漾須要多一點時間獨處。」摘下了眼鏡的紅制服少年難得帶上笑意說道。
  
  「偷懶就偷懶說這麼好聽勒……」抓了抓頭上的蓬毛,不得不說他也很想八卦一下就是:「所以他們到底進展到什麼地步?」
  
  「滿壘準備清場囉。」
  
  「蛤?」
  
  
  * * *
  
  
  「辛苦了,請喝水。」褚冥漾帶著微笑遞出杯水,看著表情開始呈現呆滯的考生們,有些甚至已經錯亂到在默念著亂七八糟的詩經唐詩大雜燴,只能說著一句辛苦了安慰他們受到重創的心靈。
  
  「啊。」遠遠地他看見那清秀的女孩子走過來,正想走上前打招呼,卻被冰炎擋在身後。
  
  「辛苦了,請喝水。」冷涼的聲音不失禮貌但也稱不上熱絡,大概只剩那張臉皮能夠帶給女性考生一點慰藉了。
  
  「學長?」
  
  「杯水發完了,跟我到後面拿水。」
  
  「喔,好。」放下手上的空箱子,褚冥漾跟著冰炎走向臨時充當置物區的後台,然後再也沒出來。
  
  夏碎有點無奈地端起笑容,繼續發水對著考生們說辛苦了,一邊想著要怎麼讓冰炎吐出他現在辛苦工作的福利。
  
  同時間後台,黑色與白色帽子交疊落在地上,過了一陣子才被人拾起,幫著腦袋當機的人戴上帽子調整好,冰炎才大步走出,繼續未完的工作,又過了一會兒,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走出去,拉低了帽沿讓人看不清楚他的臉。
  
  「褚。」溫潤的聲音突然響起,讓他嚇了一跳,抬起臉看向夏碎,略帶疑惑。
  
  「釦子要扣好,要不然冰炎會生氣的喔。」夏碎指了指胸口和脖子微笑,輕笑著拋下一句:「嘴唇也抿一下,太明顯了喔。」
  
  褚冥漾嚇得馬上抿緊唇、低下頭,發現自己的衣扣被解開了,瞬間脹紅了臉,困窘的眼眶都要滴出淚水,心中恨恨起誓他再也不要跟冰炎一起當什麼見鬼的考場警備隊了!
  
  結果隔年又被強迫性地抓去當打雜隊員並且在後台鬧出一樣的事之後都是後話了。
  
  
  
  
  END
  
  
  * * *
  
  
  立領軍制服什麼的最棒了!
  祝各位考生出關愉快!!!!!
  考慮再入關的考生們也請不要放棄!!!!
  希望大家能把握每一個機會也不要小看自己,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所Atlantis,它或許不是最好的,但是它會是最適合你的XD
  請給它機會也請你給自己機會去認識它!
  最後祝大家擒人節快樂快去獵殺一個屬於自己的LOVER吧(提槍上膛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舞玄音
  • 真希望我考試的時候也看的到這些人(??
    (這樣就不用考了吧???
  • 他們會直接把妳關廁所吧(?

    布丁控 於 2012/08/14 20:00 回覆

  • 舞玄音
  • 廁所....(遠目
    不要廁所.....
    如果他們在那的話變成鬼我也要考進那所學校(??
    (直接被除靈
  • 楠
  • 制服什麼超棒的制服什麼超棒的制服什麼超棒的制服什麼超棒的制服什麼超棒的制服什麼超棒的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小花滿地)
    話說我發現啊"過橋"這個梗不是人人都懂唉(?)
    下面是吾乃親歷之實事...
    某天和一群朋友約去玩,集合時發現少了一車的人。
    我:人都去哪裡了?司機不是認識路嗎?是開到過橋了哦…(#)
    友人:....? 到這裡不用過橋啊,過了就要繞路了也。(附近叉路真的有橋)
    我:......是過奈何.....算了(眼神死)
    感覺這時認真回答就輸了啊啊啊~(#)
    果然文化差異是存在的嗎…
    沒人懂梗好寂寞嗚嗚(掩面)
  • 喔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DDDDDDDDDD
    不要想太多開心就好咩:D

    布丁控 於 2016/09/05 14: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