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跟唱歌唱到瘋到不行的友人道別後,褚冥漾從冷氣大放送的包廂裡出來,只覺得一陣腦昏眼花還兼耳鳴想吐,室內室外的溫差大到一種讓他覺得自己要體溫失調昏過去的感覺。
  
  「真是沒用。」冰炎撥了撥瀏海,看著褚冥漾臉色難看的趴靠在冰涼的水泥柱上,不輕不重的說了一句。
  
  「整整唱了二十四個小時,誰不會想死啊……」褚冥漾捂著臉,覺得自己好像以前熬夜過後又馬上被抓去出任務的脫力感,腦子很重但是身體很輕,有點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腳在哪邊了,感覺腦子裡現在有一團又一團糾結的毛線球在翻滾。
  
  冰炎撇嘴,伸手往褚冥漾背上一拍,那瞬間所有的症狀都消失了,甚至覺得精神非常好,感激的回過頭望向冰炎,看見對方壓低了帽簷,語氣平淡的說:「這招倒是還不錯。」
  
  褚冥漾翹起嘴角忍不住傻笑了兩聲,道了聲謝,跟上冰炎,慢慢走在十點過後的台中街頭。
  
  「啊……」轉過轉角的褚冥漾看見路邊有一個小小的東西,在稀微的路燈照耀下只照出了一團黑黑的影子,有那麼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又看到那些怪異的東西,但是氣息不對。
  
  小小的嗚咽、小小狗不知所措的嗚咽聲混在夜風中,輕輕的被吹進他耳中。
  
  「欸、啊……」褚冥漾轉頭看著冰炎,對方只是淡淡的睇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只是無言的環起胸,像是在等著什麼一樣。
  
  褚冥漾撓著臉,看著那團小小的黑色影子,聽著那軟軟的、幼嫩的嗚咽聲,忍不住皺起眉,想要做點什麼但是冰炎沒有動作他也不敢亂來。
  
  老實說,在深夜時分兩個人站在路邊實在是很詭異的畫面,希望附近住戶不要報警把他們抓走,是說、就算被抓走應該也不會怎樣啦,VIP卡亮出來還不怕局長跑出來泡茶給他們喝。
  
  街道的另一頭突然響起了一聲長長的、沉沉的嚎叫,乍聽之下還以為是狼人電影裡變身時的狼嗥,但是那叫聲非常的綿長沉穩,褚冥漾有點緊繃的看著街道那頭,有東西無聲無息緩緩的靠近,挾帶著某種莊嚴銳利的氣勢。
  
  「學長……那是牠爸爸嗎?」
  
  「白痴!你覺得看起來像嗎?」冰炎忍不住抽出手狠狠的巴了褚冥漾一掌,拉下帽子,銀色馬尾散在肩上,紅色的眼睛在夜色中醇紅的像是酒般的陳年色澤。
  
  「夜安好,巡陽者。」冰炎輕輕彎身行禮,對著無聲站在路燈幟白光芒下的黑色大狗說道。
  
  「啊您好,晚安。」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但是褚冥漾也跟著彎身行禮,反正跟著冰炎做總不會錯,對方身上散發出一種嚴肅冷凝的感覺,整體氣質很像是什麼引導者或使者之類的?
  
  冰炎瞥了褚冥漾一眼,給了一個讚許的淺笑,紅色眼睛望向黑色大狗腳邊已經死亡的小狗。
  
  褚冥漾聽見小小狗的嗚咽聲變得很慌張,然後腳邊突然出現了一種毛茸茸的感覺,低頭一看,一隻黑色的小狗縮成一團窩在他腳邊,圓滾滾的黑色眼睛、圓滾滾的黑色身體、連耳朵都是小小圓圓的。
  
  「這是……不想過去嗎?」褚冥漾有點困擾的撓著頭,蹲下身,不知道該不該伸手去觸摸牠。
  
  小小狗不只把自己縮成一團,還垂下耳朵,圓滾滾的眼睛映出不自然的白色光芒,不存在於原本物質世界的光影倒映在牠眼底,也難怪小小狗會覺得害怕。
  
  褚冥漾抬頭看了下冰炎、又瞄了眼黑色的大狗,看他們都沒有任何動作,所以是要他處理的意思嗎?
  
  抓亂了耳鬢的頭髮,褚冥漾猶豫的伸出手撫摸那團小毛球,那圓滾滾的黑色眼睛看過來,心臟好像被掐了一下,有一些東西瞬間衝進他心底,不知所措和慌張的情緒、茫然孤單和寂寞的感覺、怎麼不見了?還是被拋棄了?
  
  直勾勾的看著那雙有點難過的圓圓眼睛,褚冥漾一邊輕拍著小狗一邊低低的說:「不是拋棄你,是原本存在的世界已經不適合你了,那隻狗──呃、使者……反、反正他會帶你到一個地方,一個會讓你覺得安心舒服的地方。」
  
  冰炎看著褚冥漾臉上柔軟的表情,嘴邊挑起了一個淺笑,抬頭對著那靜靜看著這一切的黑色大狗行禮,意外的得到了對方的回應,那眸心中央閃著妖異青光的黑色眼睛迅速的劃過一絲流光,像是有趣、像是滿意。
  
  「──所以,不要害怕。」褚冥漾輕輕搔著小狗的耳朵和背脊,隨著話語落下,淡淡的銀色光點落在小狗鼻頭輕輕炸開,褚冥漾笑了笑,輕輕撫順小狗的黑色毛髮,把小狗推向巡陽使者。
  
  褚冥漾看著黑色大狗不管在他身邊團團轉的小小狗,低下頭抵著小狗身體失溫的鼻尖,輕輕的叫了一聲,那小小的身體就化成了白光。
  
  「謝謝!謝謝您!」褚冥漾對上那閃爍著青色光芒的黑眸,忍不住脫口而出,大狗只是輕輕點個頭,沉緩的長嚎了一聲後緩緩走進無光的角落。
  
  褚冥漾還在想著小狗會怎麼樣,感覺到頭被拍了拍,看見冰炎彎起淺淺笑容摸摸他的頭,那種摸法感覺就好像在撫摸什麼小動物一樣。
  
  「學長……」
  
  「怎?」冰炎很好心情的看著褚冥漾怪異的表情。
  
  「我沒事。」褚冥漾瞥了瞥冰炎的手,但是沒膽子撥開。
  
  「我知道。」冰炎回以一個更加好看的弧度,刻意搔亂褚冥漾的頭髮,然後拉起人,輕輕給了一個吻,說:「我以為你會給那孩子一個吻。」
  
  褚冥漾微微紅了臉,邁步向前走,尷尬的小聲說:「我們自己做也就算了誰會給小狗一個吻啊!」
  
  「褚,那可是你自己提出的『標準安慰程序』。」冰炎有點風涼的說道,慢步跟上走的有點急的褚冥漾,看著對方微微紅起來的耳朵,忍不住翹起嘴角。
  
  「……都給你說算了。」
  
  
  
  
  END
  
  
  * * *
  
  
  標準安慰程序:一抱一下,二唱歌,三親一下,四睡覺,五躺下後十分鐘內皆可臨時動(發)議(情)(這哪門子的臨時動議XDDDDDDD###
  感謝鍵閱ˇ
  
  《圖書館》預購中囉XD
  很謝謝大家的喜歡!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