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請自行斟酌取用




  * * *
  

  褚冥漾有時會覺得很痛苦,指腹似乎還留存著聲帶震動時的細緻感受,隔著薄薄肌膚的輕輕顫抖,那種令人難受的顫抖。

  看著自己的手指,緊緊收緊掌心、捏住指尖的顫抖,褚冥漾用力的吸了口氣,憋住,吐出,閉上眼睛感受氣流通過那薄弱聲帶的顫動,耳邊依然無聲。

  冰炎站在他身後,聽著那衝過聲帶的擾流,氣息嘶啞的嘹喨聲音,像是出生嬰兒的哭聲第一次衝破這未知的世界,原始而純粹,但是不同於嬰兒,裡面包含著非常多的感情。
  
  「哈啊────」
  
  就像一隻摔斷翅膀的鳥。

  
  * * *

  
  從開始學習發出聲音開始,到褚冥漾能夠穩定發聲已經是半年之後的事了。

  冰炎開始教他認識譜號和唱名手勢,手握拳放在肚臍的Do、斜上45度在橫膈位置的Re、平舉掌心朝下位在肋緣的Mi……這些並不難,褚冥漾略帶遲疑的看著冰炎。

  『我不知道聲音對不對。』

  『用眼睛看。』

  冰炎端出一個小小的杯壁不怎麼厚的玻璃水杯,伸手拉起褚冥漾的手輕輕壓在喉結上,另一手比出Do的音符手勢。

  冰炎吸了口氣,褚冥漾感覺到指腹下的喉結輕輕滾動了下,聲帶開始震動,中央Do音一出玻璃杯開始輕輕顫動,水面盪起不少漣漪。

  『共鳴。』

  就像當初喜歡上「冰炎」一樣,「共鳴」同樣美麗的讓他屏息,像是蜂蜜緩緩在水中擴散融化的感覺,透著淺色的光澤和美麗的甜蜜氣息。
  
  『這裡,』冰炎輕輕按著褚冥漾壓在自己喉結上的手,然後點著水杯邊緣,『這個──』

  『共鳴。』
  
  「啊……」近乎嘆息般的氣音滑出褚冥漾嘴唇。

  冰炎看著對方凝看著他手勢而微微瞇起的黑色眼睛,一臉喜歡的不得了的樣子,近乎著了迷。

  
  * * *
  

  就好像可以聽到聲音,從很深很深的地方,冒出來,像是從很深的海裡冒出來的泡泡一樣。
  

  * * *
  

  「聲音就像是石頭,丟下去,水面就會有漣漪。他的聲音不只讓空氣盪起漣漪,還讓全世界沸騰。」紅眼凝看著站在空曠會議室裡作發聲練習的人,冰炎不經意的就這麼開口了。

  「……那是只有你的世界才會沸騰吧,冰炎?」旁邊的人帶著笑意說道。

  「吵死了!閉嘴!!!」

  
  * * *
  

  冰炎看著表情緊張的褚冥漾,然後緩緩彎起一抹笑,慢慢的說道:「唱的不錯,下一首開始練《小白花》。」

  故意不打手語,強迫褚冥漾讀唇,黑色的眼睛直勾勾的凝看著冰炎的唇,看見對方的稱讚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看見冰炎挑眉等著他的回應,他撓了撓頭,反覆確定了幾次發音位置後才深吸了口氣後、張嘴:「啊、ㄍ……ㄍㄧㄟˋㄍㄧㄟ˙……?」不是很確定的看向冰炎,冰炎伸手揉了揉他的頭。

  『有進步。』

  『謝謝!』褚冥漾帶著大大的笑容看著冰炎。

  接過樂譜,褚冥漾一邊看著一邊比著首調唱名手勢,嘴唇無聲的輕蠕著,音符、調號進入心底,開始出現許多顏色和景象,這些音符的樣子感覺起來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組合在一起就有不同的感受和畫面,Do堅硬又柔軟、Re膽小又害羞、Mi又高又尖、Fa低沉穩重、Sol平凡樸實但是有時又很美麗耀眼、La神經質、Si過分亢奮。

  冰炎像是Sol。

  美麗又耀眼。

  
  * * *
  

  褚冥漾覺得聲音不是像冰炎那樣說的,是從聲帶震動產生的,而是從身體某個地方產生出一種東西,只是它的出口剛好在喉嚨而已。

  閉著眼睛雙手抱頭,將聲音集中在鼻子輕輕哼出一個長長的音,好像也有哪邊也跟著聲帶的震動一起被觸動了。

  從心臟出發、蔓延開的戰慄和顫動。

  現在的他已經可以準確的發出每一個音,也知道怎麼做漸強和漸弱、抖音和喉音,一些基本的歌唱技巧他已經會了,只是,光要學會這些就花了他五年的時間。

  冰炎卻說,在他還不能登台前,他也不會唱歌,於是,冰炎從歌壇消失了將近五年。

  糟糕的是,他的咬字到現在還是不行。

  能有多少個五年讓他消磨?

  用力的收緊掌心,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氣,回憶著記憶中發出那個音高時的聲帶緊張度和顫動的感覺。

  「哼哈啊──」輕輕軟軟的Sol音從記憶裡,滑過他的聲帶,溜出他的唇。
  
  冰炎默默在褚冥漾身後,隔著大會議桌看著對方靜靜坐在桌腳邊,微微瞇著眼睛,張嘴發出了一個純粹的Sol音。

  小心翼翼的流過了整間會議室,又輕輕的收了回去。

  褚冥漾的唱腔很特別,起始為輕軟的鼻音、接續著是帶著氣息的聲帶震動,然後聲音會逐漸堅實穩固。

  就像他開始學唱歌一路走來的感覺一樣,輕軟、小心翼翼、逐漸堅實。

  
  * * *
  

  「緊張,怎麼辦?」每一個字都帶著稍嫌濃重的鼻音,一個大男生、大男人的聲音卻像是個奶娃一樣幼稚,但是一旦看到那雙眼睛卻又覺得這樣帶點黏膩的軟稠聲音似乎很適合他,說不出的奇妙矛盾感。

  「放心。」冰炎微笑著說道。

  千冬歲拍了拍他的肩,給了他一個淺淺微笑,像是沒什麼難事一樣。

  冰炎看見台上的鏡做出邀請的手勢,拉住還在慌張轉個不停的褚冥漾,額心抵著他的額心,輕握著那有點冷涼的手,看見對方深吸了口氣後緩緩閉上眼睛,彎起唇角笑了笑。

  握了下褚冥漾的手當作起始的訊號,將聲音集中在鼻子,輕輕的哼出了一個Sol音,耳邊聽見對方也哼出了一個Sol音,兩人的聲音融在一起合出了一個獨特的音色。

  ──共鳴。
  
  『歡迎冰炎。』
  
  冰炎走上台,刺眼的鎂光燈讓他看不見台下人,隱約只看見如花般旋轉落下的歡迎手勢和為數不少的壯烈掌聲,稍微行了個禮後,對著站在舞台邊緊張的不得了的褚冥漾做出邀請的手勢。

  然後,就像當年那個時候一樣,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走過來了。

  從學著發出聲音那一刻開始,努力又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
  
  「在闊別十年後,再度回到這邊,感謝各位蒞臨。此後我將會帶著他,一起在台上,唱歌。謝謝。」

  冰炎微微側著臉看了下褚冥漾,優美的唇對著他無聲說道:
  
  『來,唱歌吧。』
  


  
  ─啞特蘭提斯-海底的聲音- 完─
  

  * * *
  

  身心愉快耶比\()′д`()/
  我都可以靠著這些小片段過活了wwwww
  然後噗浪貼有病喔###一直發神經不給發啦淦!(崩潰)
  所以我決定我要愛google了www(淦)
  
  是的,他是接續《失落的聲音》www
  然後不意外的,他是噗浪上發洩的產物XDDDDDDDDDDDD
  雖然我會在噗浪上發這種短文,不過並不是常常,而且還會隨意斷頭,比如說啞特蘭提斯(欸)
  最後,《圖書館》預購倒數10天囉W
  感謝鍵閱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